笔趣窝 > 自首 > 第138章 至暗人生

第138章 至暗人生


题安问:“那你是把对小偷的憎恨,一并转移到这个人身上了?”

方芳两条腿叉开坐着,晃晃荡荡,“警察叔叔,我饿了,有方便面吗?

最好是红烧牛肉面。”

题安对梁落说:“给她去拿包泡面。

另外,你派人暗中调查她们村的情况,还有组织者和中间介绍人的情况。”

梁落:“好的队长,我现在去查。”

吃完面,方芳一抹嘴,满足地打个饱嗝。

题安问:“吃完了?能继续回答问题了吗?”

方芳点头,笑了笑,“可以啦,警察叔叔你问吧。”

题安说:“三千块钱对于你,对于你的家庭来说,是很大的数目。

所以你才会心中生出恨意,想致抢劫犯于死地?”

方芳抠着指甲上的指甲油,心不在焉地说:“三千块也不是很大的数目,我两个月多接点客人就挣出来了。

但那钱很重要。”

题安问:“为什么重要?”

方芳说:“我每个月工资除了吃饭和房租都寄回家了。三千是我辛辛苦苦攒了两年的钱。

那钱我本来第二天要拿去捐门槛的,挨千刀的小偷偷了我捐门槛的钱,害我错过了机会。

我咒他祖宗十八代。”

方芳又骂了一句更难听的。

题安问:“捐门槛钱?什么是捐门槛钱?”

方芳说:“就是去寺庙捐一个门槛,替自己受过,让千人踩万人跨,就可以减轻这辈子的罪过,来世有资格可以做清清白白的人。

那个小偷偷走了我捐门槛的机会,偷走了我这辈子的希望,偷走了我下辈子的希望。

今生来世再无指望。”

方芳低头,眼里有一瞬间的绝望。

题安诧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你年纪轻轻,说什么今生来世,这辈子好好过比什么都强。

你文化不高找高薪工作有点困难,但你可以去应聘服务员保洁员。

这样挣的钱干干净净,如果老想着走捷径,就是给你十辈子你也过不好。”

方芳说:“警察叔叔,我弟弟快到结婚年龄了。

我现在不赶紧抓紧挣钱,到时候我弟弟怎么结婚?”

题安问:“你弟弟多大年纪,为什么不自己出来打工?”

方芳说:“我弟弟还在上高中呢,明年考大学。

虽然考不上吧,但我妈说了,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他。

害,我弟学习还不如我呢!”

题安说:“斗米养恩,担米养仇。你就没有想要改变过自己的命运吗?”

方芳说:“我妈说了,人一出生命就定了,胳膊能拧过大腿吗?

人能扭过命吗?

我的骨头斤两我妈找人给我算过,轻的很。

我这种命就是受苦的命,没用的。

所以说嘛,我恨死那个小偷了,偷了我的门槛钱,让我下辈子也没指望了。”

题安问:“你就没有遇上过,想让你安定下来好好过日子的人吗?”

方芳摇头,又点了点头,她脸红了,扭捏着说:“那时候我刚来城里,有一次突然来例假了。

有个客人居然没生气也没退钱。

临走的时候还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我以后要嫁也是嫁这种对我好的。”

题安无语,他感觉方芳的世界简直是另一个世界,题安无法正常和她进行对话。

题安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无法对面前这个一脸天真却又无知的女孩说,跳出井口看看外面的天空吧,你的世界是畸形的。

可是,她无法知道她不知道的,她无法看到她看不到的。

她的认知决定了她出去之后,依旧心安理得地走着老路,向着一个方向,直到死亡。

什么都点不醒她,什么都叫不醒她。

刑警队办公室。

梁落拿着资料给题安看。

“队长。方芳他们村的情况搞清楚了。

他们村是一个因为化工污染,集体得癌症的癌症村。

这个化工厂污染了村里的水源。

村民的饮用水、生活用水、灌溉用水全是这个水源。”

题安问:“村民没有联名让化工厂迁走吗?”

梁落说:“没有,奇怪吧?!

环保部门来查的时候,村民都帮着遮掩呢。

村民站在厂门口跟保护自己家似的。

村民把化工厂给的补偿款,当成重要的生活来源。

很多村民以能进入化工厂当工人为豪呢。”

题安问:“那么那些得了癌症的家庭,也不追究化工厂责任吗?”

梁落说:“村里得癌症的,大多是七十岁的老人。

老人得了癌症就在家,也不去医院医治。

因为化工厂并不是补偿医药费,是按癌症人头给钱的,一个人五万块。

村民说了,哪家七十岁以上的老人能挣来五万块?

活到这个岁数,也活够了,拿到钱死也死的值了。”

题安说:“老人们自己也愿意?”

梁落无奈地说:“至少我问的几个得了癌症的都愿意。

临了临了能给儿孙们留下五万块,心里也觉得没有遗憾。”

梁落接着说:“队长,还有。方芳是有一个妹妹的。”

题安问:“妹妹?”

梁落说:“是,死掉了。

方芳的妹妹经老乡介绍去边境当‘骡子’。

也就是从边境人体运du。

本来干骡子的,不能吃喝,怕胃酸腐蚀。

小女孩还是个孩子,不知道危险性,就偷偷吃了一块饼干。

橡胶膜被胃酸腐蚀,肠胃蠕动破裂,人当场死亡。”

题安听到梁落的话,呆愣原地,久久无言。

他终于知道方芳口中说的,自己没本事胃不好,所以才去做卖yin女真正的意思了。

题安问梁落:“你知道螃蟹定律吗?

渔民从海上打了螃蟹,如果只有一只就会把竹篓盖上,如果是一群的话,反而不用盖了。

一只螃蟹的话,它会千方百计地逃走。

一群的话,无论哪只螃蟹想要爬上去,其他的螃蟹就会伸出蟹爪,把要逃走的螃蟹扒拉下来。”

那个村子是个泥潭,伸手不见五指,那里困着的是一辈一辈人的至暗人生。

他们留恋着底层社会,那原始的,野蛮的甚至反智的生存方式。”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7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