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35章 自我重启

第135章 自我重启


孔德的大儿子说着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赵耀。

赵耀知道是钱,但他没有接。

他对孔德的大儿子说:“我并没有做什么。我只是倾听了一个老人的临终遗言。”

孔德的大儿子迟疑了一下,问道:“我父亲,他说什么了?”

赵耀问他:“你真想听?”

孔德的大儿子又后悔了,“对不起赵医生,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

我问出这个问题没有尊重我的父亲,更没有尊重您。

十分抱歉,我可能是悲伤过度失言了。

请您原谅。

这个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孔德的大儿子将沉甸甸的信封放到赵耀手里。

赵耀将信封还给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赵耀家阳台上,没有开灯的屋子,只有月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皎洁。

赵耀独自一人喝着啤酒。

他想起了孔德最后说的那句话是,“请你说一句话,就说一句,什么都行,就当是救救我。”

赵耀是职业心理师,他有一万句可以安慰人的话。

但他说:“无罪罪轻辩护是律师职责,不是我的。

宽恕是上帝的职责,不是我的。

我没有权力替受害人原谅你。

你想在死前从我这里得到宽慰和解脱。

很抱歉,我不会对你说的。

一个字也不会。

我只能说。

你有罪且罪无可赦!”

赵耀喝了一口啤酒,问自己是否后悔,吝啬给马上离开此岸去往彼岸的人,一句宽慰的话。

那句宽慰的话,是他的安魂曲。

他给了自己答案。

他不后悔。

他为罪人唱安魂曲,那谁为死在他手下的那具冤魂唱安魂曲?

——

赵耀想起来另一个来访者。

那是心理咨询中心刚获得经营资质不久。

来访者还不是很多。

赵耀用喷壶给窗台上的花喷洒着人工雨露。

手机铃声响起,赵耀接了起来。

和对方聊了几分钟后,赵耀挂断了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之前负责审批赵耀他们心理咨询中心的大领导。

可以说,这个心理咨询中心能不能开业,能不能继续开业,能开业多久,和这个大领导有直接关系。

这是一言断生死的阎王爷,赵耀自然不敢怠慢。

阎王爷打来电话为的并不是心理咨询中心的事,他也是受人之托。

那人请赵耀出诊,去自己家里做心理辅导。

阎王爷解释到,需要做心理辅导的人高位截瘫,只有脖子以上的部位能动。

显然让这样的人出门来心理咨询中心是不现实的。

赵耀答应了。

赵耀按照阎王爷给的地址,走进了一座带着院子的小洋楼。

院子不大,但是草坪花园盆景假山一应俱全,看得出来主人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且十分有品位的人。

就在赵耀对主人的身份猜测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进了赵耀的耳朵。

赵耀吓了一跳,因为他根本没看到人在哪里。

“是心理师吧?抱歉我不方便站起来,请往这边来。”

赵耀定了定,绕过假山走到了一个荫荫的葡萄架下。

他终于看到了说话的人。

他躺在一个木塌上,果然是高位截瘫。

露出来的手臂显示他的身体已经开始萎缩。

赵耀坐在塌边的椅子上,“是您需要做心理咨询吗?”

老人眼珠子动了动,“是的。”

赵耀看着这人挺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赵耀问:“那您来说说有什么困惑?”

老人压低声音,“我的脑电波被人篡改了。”

赵耀崩溃了一秒。

但他没有表现出崩溃,继续询问:“有什么现象表明您的脑电波被人篡改了?”

老人哼了一声嗓子里的混沌不清,“我每天都会经历一遍死亡。

我带着对死的恐惧,一秒也不敢闭眼,但死亡还是会如期而至。”

赵耀不解:“每天经历一次,意思是您每天经历过死亡之后,第二天就会复活吗?”

老人说:“是。我从一开始对死亡的恐惧到重生的喜悦,再到被它折磨,到最后我只想死了之后再也不会醒过来。”

赵耀懂了一点,“对于你来说,睡眠仿佛是死亡,但醒来又是重生,我描述得对吗?”

老人说:“大概对。但重生也只是一堆烂肉在这里继续躺着。”

赵耀问:“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

老人想了想,“半年多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赵耀迟疑了一下,“您有没有想过,这不是真正的死亡和重生,而是正常的入睡和醒来。”

老人说:“不是,不一样。

睡眠的时候脑电波是频率最慢的德尔塔波。

但我入睡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我的脑电波是频率最强的伽马波。

伽马波和阿尔法波的高度耦合,让我出现濒死反应,也就是大脑在回顾一生。”

赵耀惊讶,“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突然赵耀认出了躺在榻上的人,那是医学界的泰斗,权威中的权威。

赵耀无数次在医学杂志上看过他的照片和论文。

赵耀忍不住说:“您是......?”

老人打断他:“是。我是。

但我毕生的临床经验,竟然解释不了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所以,我想找心理师来看看。”

赵耀说:“濒死回忆也就是记忆闪回,会持续多长时间?”

老人说:“心脏骤停前有三十秒,心脏骤停后有十分钟。”

赵耀愕然,“您是这方面专家,有没有用过专业的仪器检测过?”

老人沮丧地说:“仪器显示一切正常。

我的心跳在孜孜不倦地跳动,它孱弱但它从来没有停止工作。”

赵耀说:“好,您濒死时候能想起来的,是些什么事?”

老人说:“我站在领奖台上的样子,我的名字出现在电视上的样子,我桃李满天下的学生们对我投来像崇拜神一样的目光,我曾经做过的大大小小成功的手术,病人家属跪在我面前的感激涕零。”

老人的话戛然而止。

赵耀追问:“还有呢?”

老人说:“没有了。”

赵耀疑惑地问:“每次记忆闪现的内容都一样?”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7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