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34章 临终遗言

第134章 临终遗言


赵耀打趣道:“黑猫警长应该隔段时间就坐坐公共交通工具。

万一哪个不长眼的耗子,正好被你给嗅到,你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题安说:“赵耀同志,你说的很有道理。

术业有专攻,我逮耗子,你训耗子。

咱们一条龙改造出去的耗子,保证个个变仓鼠。”

赵耀摆手,“听我说,谢谢你......

你别拉我下水。

心理师的心理健康也需要小心呵护。

再多来几个苗艳芳这种,拿着三观当摆设,或者虽有三观但观观不正的主儿,我也得去心理治疗了。”

题安笑着抬手腕看了看时间,“怎么着?一会儿去打个球?”

赵耀说:“我后面还约了一个来访的人。改天吧。”

这时,苏珊走进来对赵耀说:“之前打电话预约的来访者到了。”

赵耀对苏珊说:“好,让来访者在心理咨询室等我。”

赵耀转身对题安说:“看见没。哥们儿还得接着工作。”

题安走后,赵耀接待了来访者。

来访者是一位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男士。

赵耀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预约人叫孔德,已经八十岁高龄了。”

男士忙解释,“我叫孔森,是孔德的孙子。

我爷爷现在在医院。”

赵耀疑惑地问:“他上周才打电话预约了咨询。怎么突然住院了?”

孔森说:“嗯,其实我爷爷得了癌症。

医生说就这几个月的事。

没想到昨天半夜突然他就不行了。

医生给他做了检查,对我们家属说,老人不行了,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抓紧时间。

我爸爸趴我爷爷耳边问他,还有什么嘱咐儿孙的事?

我爷爷睁开眼睛,说他约了心理师,他最后的话要和心理师说。

然后我就找到这儿来了。”

赵耀说:“您的意思......”

孔森十分抱歉地说:“我想能不能请您去趟医院,听我爷爷说一说他在这世上最后的话?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十分地无礼,十分地冒昧,但我们想让老人安安心心地走,不想让他留下遗憾。

您能不能考虑看看......”

赵耀想了想,“走吧。”

孔森和赵耀将车开进了翰兴市肿瘤医院。

肿瘤医院的绿化很好,但依然让人觉得沉闷。

这个医院是全市死亡率最高的医院。

孔森的车开进地上停车场,赵耀一抬头看到了最高的住院楼。

据说这座住院楼顶在没封上之前,平均每三天会从上面跳下来一个人。

赵耀走进病房,围着孔德床铺的儿孙们,感激地望向赵耀。

孔德的儿子对昏睡的孔德说:“爸,心理师来了。”

孔德慢慢睁开眼睛,对着自己儿孙们摆了摆手。

单人病房只剩行将就木的孔德和赵耀。

赵耀轻声问:“您孙子说您有话想说?需要我做记录吗?”

孔德张了张嘴唇,轻轻摇了摇头,“不要记录。

我跟您说完,我就该走了。”

赵耀合上笔记本,“好,您说吧,我听着。”

孔德床旁边的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提醒着赵耀。

这个老人说的每个字,都可能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个字。

孔德毫无血色的苍白面孔上是醒目的沟壑和老年斑,他扁扁的嘴巴嗫嚅着三个字,“捞尸人。”

赵耀一开始听成了“老实人。”

令他震惊的是,老人像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将胸中的秘密吐露出来。

“我叫孔德,我的职业是捞尸人。

我从小生长在水边,水性很好。

十八岁跟了一个师傅做捞尸人。

师傅死了,我成了那条河上唯一的捞尸人。

那条河里有自杀的,有被害的,还有失足落进去的尸体。

在我们那里,如果有失踪的人,家属就会给捞尸人相片画像什么的,让捞尸人留意。

如果捞尸人捞到了符合特征的尸体,家属会过来认领,然后给捞尸人一笔捞尸费。

干这行的比较晦气,命还得硬。

所以到年纪了,我虽然攒下了不少钱,但没人愿意当捞尸人的媳妇,我也就一直打着光棍。”

孔德说了这么多,他的胸口起起伏伏,一下子有点喘不上来气。

赵耀说:“您歇歇再说。”

孔德垂在床上的手轻轻摆了摆,“不行,我要歇一会......我的......我的有些话就说不完了。”

赵耀说:“好,您接着说,我听着。”

孔德闭上眼睛,似乎全身只有嘴巴的蠕动,表明他还有一口气尚在。

“我三十多岁,依然一个人,每天在那条河上等着尸体来找我。

是尸体来找我,不是我找尸体。

有的尸体捞几下捞不起来,就是他不愿意跟着我走。

想走的尸体,会漂到我能看到的地方。

村里有个相熟的大婶好心劝我,攒上一笔钱去别的地方,好好娶个媳妇儿,要不然没有儿孙给养老送终,死了也是孤魂野鬼。

我听了大婶的话,心里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女人?

不过,她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没有儿孙给养老送终,死了也是孤魂野鬼。

我见过河里的孤魂野鬼,那惨状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于是我加速了挣钱的速度。想攒够了钱去别的地方看看,能不能领养个孩子。

捞尸人有几条规矩,我全抛在了脑后。

有一天我刚上船走了没过久,就看到隔壁村的一个寡妇在河边洗衣服。

她身后放着两个装孩子的篮子。

可能在那一瞬间,恶念就来了。

我看了看周围都是雾气,而且没有人。

我将船慢慢划了过去,那寡妇只顾着低头洗衣服,没看到我。

我用捞尸用的长杆,熟练地勾住她的衣服,一把将她勾到了河里。”

“啊?”赵耀只觉得一股冷风深入骨髓。

他甚至闻到一股恶臭,是腐尸的味道。

床边的仪器开始发出警报声。

孔德不行了!

赵耀按响了床边的呼叫器。

医生护士和孔德的满屋子儿孙奔了进来。

赵耀惊恐地看着床上的孔德,他退到了墙边,再退无可退。

孔德最后的眼睛没闭上,他在死死地看着赵耀。

孔德的大儿子将赵耀送出医院,“谢谢您了。

我和我弟弟是我父亲捡回来的,父亲一辈子很苦,又当爹又当妈把我们拉扯大。

现在儿孙满堂,轮到我们好好尽孝的时候,他却走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7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