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30章 无底深渊

第130章 无底深渊


赵耀继续说:“你看你窝在床底下,本来是表演给别人看的。

但我都对你这么了解了。

你的表演也失去了观众。

你是不是应该出来一下,对我表示尊重?

来吧,从床底下出来,咱们坐着唠多好。”

床底下的文磊,不动弹不出声。

赵耀叹了一口气,“你看,你又错了。

这时候我都让你离开让你有安全感的地方了。

正常有妄想症的精神病人,早就把我当成了假想敌和迫害狂,害怕地躲避我或者疯狂地攻击我。

你这样的反应,太平淡......”

文磊干脆不说话了也不动弹,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起身子。

题安说:“你别以为这样躲着,就能躲过一切。

你虽然骗过了专家,但是骗不过仪器。

司法鉴定有一项,就是精神分裂的仪器化测试。

你的生物学指标会明明白白显示在屏幕上。

文磊,出来面对这一切吧,出来承担你该承担的责任。”

文磊没反应。

赵耀给题安一个眼色。

题安秒懂,然后走出病房。

题安的角色代表的是执法者,文磊会本能抗拒执法者,因为执法者可能将他送进监狱。

如果只剩赵耀一个,可能效果会好一点。

赵耀对着床底下的文磊说:“就剩你和我了。

我知道,你躲在这里,除了躲避法律,还有一点。

你喜欢作为疯子随心所欲的感觉。

因为之前的你,是连崩溃都得考虑后果的人。

你现在的疯狂,大概是积攒了很久的委屈......”

文磊听到赵耀的话,身子不自觉抖了一下。

赵耀继续说:“这么长时间的你,用自尊换生存,很辛苦吧?

深渊有底,但你的生活没有底,你用尽了力气,足够努力地爬,但抬头还是看不见阳光。

蔚然是你生活中的唯一亮光,你靠着这微弱但执着的亮光活着。

你是爱她的,你不想将蔚然也拽入深渊,于是你选择了放手。

世界肮脏、卑鄙、恶心,但她干净、纯洁、忠贞。

但我有一点不明白,你这次的计划里有老袁。

你明知道,如果老袁死了,你也亲手毁了蔚然来之不易的安稳。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文磊用牙齿咬着袖口,说了一句,“他其实可以不死。”

赵耀说:“那他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他就必须死?”

文磊说:“我本来想拽上他一起走出去。

他对我说:‘我走不动了,你背上我,我给你钱。’

哈哈哈哈,又是钱!又是钱!又他妈是钱!!!”

文磊癫狂地笑了起来。

赵耀问:“为什么要让他们冻死之前自相残杀?”

文磊歪着嘴角,“我要教会他们人人平等!

当人赤条条站在世界最终审判席的时候,才会平等。

我要让他们经历一下我曾经经历过的,身无分文的,彻底的世界真相。

我要让他们卸下虚伪,对着彼此挥出拳头。

就像......曾经他们对我做的一样......”

赵耀说:“他们打过你吗?”

“他们没有打我,他们杀了我。”

杀人者高高在上施舍着恩典,被杀者匍匐在地捡拾着生计。

赵耀手脚冰冷,“所以你干脆放弃了自我救赎,将自己变成了杀人者。

让他们偿还曾经从你身上拿走的尊严?

你错了,你根本没从曾经的泥潭里爬出来,你越陷越深。

如果说曾经的你丧失了尊严,现在的你就是丧失了良知。

你让你曾经的苦难变得一文不值。”

文磊慢慢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他突然手里多了一把尖利的东西,对准自己的脖间大动脉。

赵耀反应过来,文磊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打磨后的牙刷。

“你要做什么?你偷偷藏了牙刷?”

文磊笑,“我其实不想死。

我都躲到这儿来了,你们还不放过我!”

房间外的人冲了进来,赵耀忙摆手,“所有人,不要说话!不要刺激他!都先出去!”

题安和医生们相互看了看,退到了门口。

文磊邪魅一笑,“我这一文不值的生命,居然有这么多人拦着我死。

我知道你们不是怕我死,是怕我死了给你们带来麻烦。”

赵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说:“我不知道别人。但我知道至少有一个人,不想让你死。”

文磊突然把牙刷尖头对准赵耀:“你想用蔚然来绑架我?逼我就犯?你真是太他妈恶心了。”

赵耀平淡地说:“我不会用蔚然做筹码绑架你。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曾经的你,一无所有,蔚然为什么爱你?

她难道是爱你的一无所有吗?

她爱的是你的脊梁。”

文磊手臂放低了一点儿,怔怔地问:“她说的?”

赵耀说:“是,她说的。

衣衫褴褛的你,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穿过大雨,她觉得你是一面墙。

足够遮风挡雨的墙。”

文磊手臂垂了下来,瞬间的警觉让他又将牙刷尖头举了起来,“我差点就上当了,你不许再提蔚然!

你不想让我死在这儿,但你想让我死在刑场上!”

赵耀往前走了一步:“你想在这里躲一辈子?

好......

你的父亲将家里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只为治好你的病。

你在这里日复一日地扮演着一个精神失常的人。

你比自己想象中,还没有尊严......

比曾经跪着拿钱,更没有尊严......

一个普通的夜晚,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如蛆附骨的疼痛,把你疼醒......

你听着隔壁病床上舍友的喃喃自语......

你仿佛感觉到精神病院,所有困在白天躯体里的鬼魅都飘了出来,他们在你耳边哭着......笑着......

你想挥手来驱散这种感觉......

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抬起手臂......

绑了太长时间......

自由对于你来说,已经是奢侈品.....

你渴望沉沉睡去......

一天天的折磨,你已经精疲力尽......

昏睡反而成了你唯一可以清醒的机会......

药物让你脑中莫名其妙出现了另一个自己......

那个真正的疯子,他想要取代你......

你坦白......

你不是精神病......

谁来证明呢......

专家早就做了论断......

你忘了吗?

就是因为你是精神病人,你才不用坐牢的......

你拼命证明......

医生淡笑着对你说:‘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人,恰好说明你真的有病。’”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7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