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28章 钱和尊严

第128章 钱和尊严


题安将绿萝交给了鉴定中心。

鉴定中心给了结论,土里检测出了精神药品的成分。

文磊将药都埋到了土里。

证据确凿。

这个案子远没有这么简单。

题安让自己回到原点,从最开始查。

他们六人是舍友,就从大学开始查。

题安找到了他们的同班同学。

这个同班同学恰好住在文磊他们宿舍隔壁。

题安问:“文磊和宿舍人关系好吗?”

同班同学说:“挺好的。文磊挺需要钱的,他们宿舍人帮了他挺多的。”

题安问:“借钱了吗?”

同班同学笑笑,“不是借钱。是挣钱。

文磊包揽清洗所有人的衣服袜子,床单被褥。

宿舍其他五个人,家里条件都挺好。

文磊帮他们洗衣服,他们就会给他钱。”

题安说:“你见过文磊洗他们宿舍所有人的衣服吗?”

同班同学说:“不是我见过。男生宿舍楼里那一层的人都见过。

每到周末,文磊就搬着一个装满脏衣服的大盆,去卫生间的水龙头下洗衣服。

对了,不光是洗衣服。

他们宿舍买饭,洗餐盘,做作业,打热水都是文磊一人做。”

题安问:“文磊家条件很不好吗?”

同班同学说:“嗯,不好。

有一次班里发贫困补助,我看到了文磊的申请,好像是他妈有病。

文磊学习挺好,每学期都有奖学金拿。

我感觉加上他们宿舍人给他的‘工资’,生活费学费应该是绰绰有余。”

题安问:“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开心吗?”

同班同学说:“那我可不知道,我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但我说句实话。他那条件也不允许他不开心吧?

毕竟他又不是白干活儿,人家都付钱了。

你说对吧?警察同志。”

题安问:“他们宿舍有没有霸凌现象?”

同班同学说:“没有吧。反正我没见过。”

题安:“除了你说的情况,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关于文磊的事。”

同班同学想了想,“哎,警察同志你别说。

我还真记得有两件事。

有次我们班男生体育期末考要测3000米跑步。

但体育老师有事不在,就交代体育委员来给大家测试。

文磊一个人跑了一个宿舍的考试,18000米啊。

快赶上半马了都。

他们宿舍人站在终点为他欢呼,‘文磊牛×,文磊牛×,文磊加油,文磊够man。’

老袁后来跟我说,他们宿舍其他五个人一人给了文磊二百的替考费。

还有一次,全班同学体检,需要抽血验尿。

我听到抽血的护士喊:‘哎,你这同学怎么回事,怎么还换窗口抽血?’

护士走出来,撸起文磊的另一只胳膊,那只胳膊已经淤血一片。

护士生气地说:‘你都抽第三回了。

你替谁抽血呢?

叫你们老师过来。’

后来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解决的。”

题安问:“文磊大学是交过女朋友的吧?”

同学说:“嗯,他女朋友蔚然是我们学校的校花。

人长的漂亮,学习又好,但好像家庭条件也是不怎么好。

我们学校好多男生追她,她好像就喜欢文磊。

他俩出身差不多,更能惺惺相惜吧。

后面这句是我猜的啊,警察同志,我也不知道蔚然怎么能看上文磊。

她那时候估计还不知道,漂亮脸蛋是一种资本吧?

不过毕业后,文磊和蔚然分手了,原因我不知道。

因为有次在街上我见到蔚然,坐在老袁豪车的副驾驶座上。

后来他们结婚了。”

题安问:“还有别的能想起来的吗?”

同学说:“没了。

警察同志,能想起来的都说了。”

题安来到了老袁家花园,蔚然正在给花剪枝。

虽然天气萧瑟,但花园里的梅花开得正好。

蔚然看到了题安,她眼眸低垂,拢拢头发,将题安请进了家门。

题安问:“你是全职太太吗?”

蔚然将茶杯放在题安面前,“是的。”

题安说:“我今天来,是想问问关于你和文磊的事。

办案需要,可能涉及到隐私,希望你不要介意。”

蔚然低声说:“您问吧。”

题安问:“大学时候你们感情很好是吗?”

蔚然说:“是,我们感情很好。

对未来有过规划。”

题安说:“你和文磊是什么时候分手的?”

蔚然:“毕业后。”

题安:“方便说一下原因吗?”

蔚然低头,“文磊提出来的,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他的生活里只有贫贱没有尊严。”

题安说:“然后呢?你和老袁就在一起了?”

蔚然点点头,“老袁一直追我,我没答应。

和文磊分手后,我心灰意冷,就答应了老袁。”

题安说:“文磊没有因为你和老袁在一起,有过情绪失控的时候吗?”

蔚然摇摇头,“没有,我发信息给文磊说我和老袁结婚的事。

他说老袁挺好,祝福我。”

题安看了一眼资料,“大学宿舍聚会是两年前对吧?

也就是两年前他们宿舍的人,又重新聚到了一起?

那次聚会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蔚然眨了眨眼睛,眼里的雾气,凝成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泪。

“他们侮辱他......”

题安难以置信地问:“发生了什么?”

蔚然抽泣,“文磊为了还债,好像又送外卖,又干代驾。

那天吃完饭,他们宿舍的人,说起那时候文磊帮他们干活儿,他们给文磊钱的事。

我一直不知道这些事,所以看着文磊强颜欢笑的样子,我可能是脸色不太好吧。

老袁看了看我,主动提起文磊干代驾的事。

他提议除了文磊,大家都喝了酒,不如就像大学时候一样,照顾照顾文磊。

他们在代驾软件上下单,时间排开,选择的代驾司机都是文磊。

不仅付他代驾费,还有小费。

文磊愣了一下,但他没有拒绝,默默拿出了包里的代驾背心穿上。

文磊把同学送回家,骑着自己的电动车到饭店,再去送下一个。

我不知道他送到半夜几点。但一定是很晚了。

我跟老袁说,‘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老袁满不在乎:‘要没有我们大学时候的‘打赏’,他半路就得辍学。’”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8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