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24章 自生自灭

第124章 自生自灭


题安去相关部门,查了几十年前的档案。

当时那个精神病院,其实叫“望洋劳改农场”,归劳改局管。

年代久远加上动乱,关于望洋劳改农场的档案,已经遗失无考。

没有人知道,曾经这个农场发生过的故事。

题安通过民政单位,找到了谭青山的妹妹。

谭青山的妹妹,已经八十岁高龄。

无儿无女,老伴已经去世。

她自己住在一个养老院里。

听养老院的护工说,老人的头脑挺清晰,没有老年痴呆那些病,生活也基本能自理。

就是眼睛不行了,有青光眼白内障。

题安问起她关于哥哥谭青山的事。

老人掏出手绢擦了擦眼睛,“我哥哥命苦,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题安问:“谭青山会画画吗?”

老人说:“会,我哥哥画得很好。

但我父母成分不好,他不能继续画画,就找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题安问:“是在克家庄附近的农业培育基地吗?”

老人说:“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我也不知道我哥哥具体在哪儿工作。

我当时去南方山里下乡了。

那时交通不便,我哥哥去世我都没能回来。”

题安问:“谭青山是怎么去世的?”

老人叹口气,“癌。他的那个工作,好像就挺危险,要接受辐射什么的。

没办法,那时候有个工作就不错了。

我心里一直觉得愧对哥哥,他去世我都没送了他一程。

返乡回来,我看到我哥哥留下的东西,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老人抹着浑浊的泪。

题安连忙问:“您哥哥留下东西了?什么东西?现在还在吗?”

老人说:“是几幅画。在,我一直带在身边。”

题安吩咐梁落,“快去找立体眼镜。谭青山的画里,一定藏着这件事的真相。”

题安面前放着画,他一幅一幅看过去,又将画重新排了顺序。

仔细看了几遍之后,表情凝重地将眼镜递给了梁落。

梁落疑惑地拿起眼镜戴上,接下来一秒,他震惊得合不拢嘴。

画上画的,是一个关于爱情和复仇的故事。

这时,一直未放弃找寻资料的同志,给题安打来了电话。

当时的望洋农场关着的,都是政治上犯过重大错误的人。

望洋农场确实关押过一个叫吴亭的舞蹈家。

吴亭父母都是高官,逃到了海峡那边。

她因为舍不得自己的爱人,就没有走。

她的爱人......叫欧阳酽。

吴亭接受劳改后,因为精神和身体都出现状况,不能继续劳动。

所以被关在了望洋精神病院。

题安忙问:“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调查人员说:“好像是身体不自觉抖动。像木偶一样跳舞,反正是挺奇怪的。”

题安问:“吴亭还有什么信息吗?

她怎么死的?”

调查人员说:“没有了,能查到的,只有她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题安挂了电话,又给医生朋友打了电话。

医生朋友按题安的描述,说这个人可能是患了亨廷顿舞蹈症。

题安第一次听说这种病。

医生朋友说,亨廷顿舞蹈症是一种基因疾病。

病人发病后,四肢不停震颤,就像跳舞一样,基本上15年左右就会死亡。

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案。

题安脑中的拼图,终于能完整拼出这个故事。

在农作物培育基地工作的谭青山,偶然间见到了精神病院里的吴亭在翩翩起舞。

吴亭是那么美好,那么优雅,那么与世无争。

他对她一见倾心。

他隔着围墙和栅栏为她画画,和她聊天。

他甚至帮她带过纸条给欧阳酽。

欧阳酽知道自己爱人被关在这里,以采风的幌子,住在附近的村里,偷偷和吴亭见面,给吴亭送吃的。

谭青山知道了欧阳酽和吴亭的关系,决定将爱埋在心里,默默守护着吴亭。

直到所有病人都被转移了,只剩下吴亭。

吴亭“罪大恶极”,是人民的敌人。

她接下来的命运,就是自生自灭。

吴亭在无人的院子里起舞。

无人知晓,无人问津。

谭青山建议欧阳酽带着吴亭逃跑,欧阳酽同意了。

但某一个夜晚,在值班室睡觉的谭青山,被远处的火光猛然惊醒。

他感觉到吴亭有危险,立刻朝她狂奔而去。

可惜离得太远,他赶到的时候,吴亭已经蜷缩成一团,面目全非。

谭青山看到了在墙角癫狂作画的欧阳酽。

谭青山看到了地上的汽油和火柴,他揪起欧阳酽,一拳将他揍倒在地。

质问欧阳酽怎么回事。

欧阳酽无语,只是默默流泪。

谭青山一瞬间明白了。

欧阳酽根本没打算带着吴亭逃跑。

吴亭的身份太敏感,所有人都被接走了,把她单独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就是最好的证明。

吴亭没活路了。

欧阳酽想有一条生路,他就要彻底和吴亭划清界限。

而烧死她,表明自己的立场,就是他的“投名状。”

谭青山不能声张,他的出身,他父母的出身都很敏感,他的妹妹还在下乡。

他将这件事埋在了心底。

但他没有放弃为自己爱的人伸冤的机会。

他跟欧阳酽提条件,不泄露出去可以,他要参与这幅《死亡之舞》的创作。

于是,他将钴粉搀进了颜料里,留下了画中画。

他把对吴亭的爱,压抑绝望的负能量,纹心刻骨的痛苦,全部宣泄在了画中。

这就是吴亭的诅咒,也是他谭青山的诅咒。

对这个世界的诅咒。

真相大白,题安和梁落谢过了配合调查的同志,开车离开了。

路上梁落问题安:“那个年代,真有那么恐怖吗?”

题安说:“那是个扭曲的时代。

扭曲的人性。

扭曲的历史。

善和恶被无限放大,又无限缩小。

善和恶的界限,变得模糊,无比接近。

宽容和救赎,癫狂和冷酷,往往就在一瞬间。”

这幅《死亡之舞》被装进了铅盒,贴上了剧毒的标志永埋地下。

因它死亡的人的白骨,能找到的,都被重新挖了出来,放进了铅盒里。

谭青山的诅咒成了现实,他在画中写道:“现世报,终有还。”

可惜,他因为自己的怨念,害了很多人。

谭青山成为了又一个欧阳酽。

屠龙少年最终成为了恶龙。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8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