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23章 无人问津

第123章 无人问津


题安三人走到了克家庄。

克家庄村口的大槐树下,坐着四五个老人,他们在抽着水烟袋。

题安拿出欧阳酽的照片,问老人们有没有印象。

有个老人说,自己好像记得多年前有个画家,来乡下采风,在他们克家庄住过一段时间。

因为那个画家姓欧阳,是很少见的姓,所以他有印象。

这时一个老人也想了起来,“对了,当时那个叫欧阳什么的画家,就借住在我姑姑家。

他还给了我几块外国的巧克力糖。甜得很。”

梁落忙问:“大爷,您还记得他住了多久吗?”

这个老人想了想,“一个月?两个月?我记不清了。”

题安说:“来克家庄的路上,有个废弃的精神病院。

您大家伙儿,谁知道那个精神病院的事?”

几个老人议论开了:“精神病院?”

“那个精神病院,早就没人了吧?听说那里闹鬼。”

“我十几岁的时候,偷偷和村里孩子们去过。

里面关着的病人,不是疯,就是傻,人不人,鬼不鬼,可怕得很。

有的扒着铁门鬼哭狼嚎的。

有的被绑在椅子上。

还有的看起来挺正常,蹲墙角挖土。

这景象,真是可怕。”

“我有一次上城里打工,路过那个精神病院,看到每个病人都被绑起来了。

后来这些病人都被卡车拉走了。

据说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题安问:“里面发生过火灾吗?”

有一个老人说:“好像是有火灾这么回事,烧死个病人。

但我不确定,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对了,小伙子,你应该去村里问问香梅。

我记得香梅家爹以前是村长。

城里派人定期给村长家送米和面。

村长负责给精神病院里的病人每天送饭。

香梅她妈拿着一份清洁工的工资,隔段时间去打扫打扫,给病人洗洗涮涮什么的。

题安他们走进村里。

这个老人虽腿脚不好,但看起来年纪也就是七十左右。

题安上前扶着她坐到了石头上。

老人明白他们的来意之后,说自己对精神病院有印象。

老人回忆:“这个精神病院关的,基本都是罪大恶极的人。

为了不让他们继续成为祸害社会,就在这里建了一个精神病院。

这里偏僻,无人问津。

正好暂时可以用来管理这样的人。

不过这些人呆了不到一年就被转移走了。

我爸爸那时候是村长。

城里有人定期给我家送米面,卡车走的时候,顺便把精神病院死掉的人拉走。

我爸爸每天去给精神病院送一次饭。

我妈妈呢就拿着一份相当于清洁工的工资,有时候去打扫打扫,洗洗涮涮。

我那时候十几岁,帮着我爸爸送过几次饭。

我不敢进去,每次就隔着铁栅栏,将脸盆放进去。

人们一哄而上,抓起馒头往嘴里塞。

面目狰狞,口水流着,手脚扭曲。

嘴里还说着咿咿呀呀听不懂的话。”

题安问:“大娘,那这些病人里,有比较特殊的人吗?”

老人眯着眼睛想了想,“有,有好几个。

他们应该以前都是有文化的人。

即使再饿,吃饭也是斯斯文文,不争不抢的。

有天天练习踢正步的,有练习敬礼的,有蘸着泥水练字的,还有的之前可能是老师什么的。

管得那些疯子服服帖帖的。

哦,对了,还有一个天天练舞的阿姨。

可能被关起来之前,是个舞蹈家吧。

她走路姿势和别人都不一样,怎么说呢,很优雅。

我还偷偷学过她走路。

她头发高高地盘起,每天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我遇过好几次她在窗台上练压腿。

隔着铁栅栏拿了馒头,会礼貌地对我说谢谢。

但是她确实神经有点问题,倒不至于是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吧。

但她走路手脚总是抽搐,不自觉地摆来摆去。

像个手脚被牵起来的木偶,样子还挺怪异的。”

题安问:“您见过她跳舞吗?”

老人说:“见过两回。跳得挺好,很美。”

题安问:“后来呢?您知道她后来怎么样呢吗?”

老人遗憾地说:“来的时候二十几个病人,活下来的有七八个吧。他们都坐上卡车走了。

我爸爸说城里建了一个精神病院,病人统一管理。

但只有那个跳舞的阿姨被留了下来。

我问爸爸妈妈,阿姨为什么不走?

妈妈对我说,“她呀……”

我记得我爸发火了,用手里的扫把,打了一下妈妈,生气地警告我说,不能瞎打听瞎问。

我偷偷给阿姨送过几回馒头,被我爸爸发现打了几巴掌,我不敢再送了。

但是我碰见两回村里住着的一个画家,偷偷给阿姨送吃的。”

题安问:“画家叫什么名字?”

老人说:“我不记得了。”

题安说:“欧阳酽,您有印象吗?”

老人说:“你这么说,我想起来,好像是叫什么欧阳的。”

题安问老人:“您知道这个舞蹈家,后来怎么样了吗?”

老人回忆:“有天晚上我假装睡着。

听到我爸和我妈悄悄地说,:‘今天那个女人被拉走了。’

我妈问:‘她不是……?’

我听到我爸‘嘘’了一声。

我爸用更小的声音说:‘精神病院起了火,被烧死了。’

‘啊?’我妈说:‘不会是被......?’

我听到我爸说:‘管好自己的嘴巴。别乱猜别声张。’”

题安问:“后来您去精神病院看过吗?”

老人摇头,“没有,即使路过,我也是远远地走开。

因为我妈说,这个精神病院闹鬼。

我现在想起来,可能我爸妈怕我偷偷去,才编的这个理由。

但那里之前又死过那么多人,确实阴森森的。”

回城的路上,技术员开着车。

题安拿出笔记本,问梁落:“梁落,你怎么看?”

梁落说:“我觉得吧,打听到这个舞蹈家是关键。

我甚至觉得,这个老人口中的舞蹈家,就是油画里火中起舞的女人。”

题安点头,“我也这么想。

而且谭青山,这个舞蹈家,欧阳酽之间一定有联系。

这个联系就是画的秘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8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