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21章 画的秘密

第121章 画的秘密


这个房间很宽敞。

地上摆满了用塑料布和防撞泡沫保护起来的画。

墙上只挂着一幅画,《死亡之舞》。

梁晓燕指着画说:“我丈夫就是死在这张画前。”

题安看了一下画。

满目的红,血一样的红。

画中的火,像是地狱之火,从天而降。

一个女人在火中扭动着身体,像是用生命在舞蹈。

说是人,其实她更像是一个“魂”。

她既享受又恐惧的扭曲表情,凹陷干瘪如同骷髅的面颊,圆睁的双眼。

透过画布传达给了看画的人,让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

题安盯着画看了几分钟,他似乎听到了画中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题安问梁晓燕:“这张画是什么时候挂在这儿的?”

梁晓燕说:“我公公把所有收藏的和自己的画作,都留给了我丈夫。

公公去世后,我丈夫就将画挂在了这里。”

梁落问:“为什么所有画都在地上放着,甚至没拆保护膜。

只有这张被挂了起来?”

梁晓燕说:“我当时问我丈夫,为什么单单挂起了这幅?

他说,‘这张画里有秘密,父亲在临终前嘱咐我,要找到这个秘密。’”

题安问:“欧阳彦没有说找到什么秘密,就死亡了是吗?”

梁晓燕抹抹泪:“是的。他经常几个小时,呆在这个房间不出来。

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这个秘密。”

题安看了看画的署名,t&o。

问道:“这幅画的作者是两个人?”

梁晓燕凑过来看了看,“您不说我还没发现。

o的话是欧阳,也就是我丈夫爷爷名字的缩写。

那t呢?我还真没听我丈夫说过。”

题安说:“你发现欧阳彦倒在这里的时候,周围有什么异常?

比如窗户有没有开着,门是关着还是开着,有没有什么陌生人进入的痕迹?

你丈夫身边有没有脚印什么的?”

梁晓燕说:“当时我慌掉了。根本顾不上看这些,赶紧叫保姆打120。”

题安说:“那事后呢,你没有来检查这里吗?”

梁晓燕摇头,“没有。我不太懂。”

梁落问:“这个现场已经打扫过了?”

梁晓燕说:“打扫过了。”

题安说:“你们家除了保姆,你,欧阳彦,还有谁?”

梁晓燕说:“孩子在国外上学。

之前还有一个厨师,但我丈夫出事后,我就不敢再用他了。

厨师是新来的。

搞不好就是老二派来的。

每天在我丈夫饭里掺和点啥也说不定。

所以警察同志,麻烦你们认真查一查我丈夫的死因。

千万不要让凶手逃脱啊。”

两天后,二次鉴定的结果出来了。

林姐说:“死因鉴定和第一次一样。就是心肌梗死。

没有别的可能性。

找不到毒化物,没有致命内伤外伤。

冠状动脉闭塞严重,他应该有冠心病合并的瓣膜病变。

不过可能他自己没有发现。

因为他的血液里,没有发现治疗冠心病的药物。

只发现了治疗高血压的药物成分。”

题安问:“如果心脏已经有病变,突然受到惊吓,是不是会引发心梗?”

林姐说:“是的,心脏本来有病。

血液循环加快,心脏剧烈收缩突然高负荷工作,是会引发心梗。”

梁落对题安说:“队长。那这就基本能排除他杀了吧?

总不会有人进他心脏里,来一番他杀的操作吧?

咱们也重新勘察了现场,走访了邻居,老二也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题安心里疑云重重,“你说,会不会是欧阳彦,发现了画中的秘密,被这个秘密惊吓到突发心肌梗死?”

梁落说:“是的,队长,我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那幅画咱们也看了,除了确实血腥恐怖外,也没有什么神秘的地方啊。”

肖鸣的表情有点复杂,“我之前听过一个都市传闻。

有个作家的命运很多舛,将自己的血,混到了颜料里,创作了一幅画然后自杀身亡。

作者将自己对命运的愤恨,对世界的恨意,全部转移到了这幅画上。

所以这幅画有了魔性。

作者的魂魄能从画中出来,魅惑人们的心智,让人们也感受到他的痛苦。

深陷其中的人,会因为受不了折磨而自杀。

这幅《死亡之舞》会不会是画中被烧死的女人,出来找人复仇?”

题安说:“你是警察,怎么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

鬼魂杀人这样的传说,可以听一听,当个消遣。

但不能和办案混为一谈。”

肖鸣低头嘟囔:“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能解释这幅画的诡异?”

题安说:“这幅画不是欧阳酽一个人画的,而是和t合作完成的。

我觉得这幅画的秘密,和t有关系。”

梁落有点沮丧:“欧阳酽都去世多少年了,这个t也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咱们怎么查?”

题安想了想,“从那幅画开始查。

你给欧阳台打电话,拜托他表弟,找业界懂画的人,跟咱们再去一趟欧阳彦家。”

梁落还没来得及拨出电话,手机上就显示出梁晓燕的来电显示。

梁落刚接起电话,打开免提,电话里就传来一阵尖叫。

接着是梁晓燕慌慌张张心急如焚的声音:“快来,警察同志,快来,画上的......画上的鬼魂......鬼魂出来......出来索命了。”

“什么?”题安和梁落面面相觑,大白天的,梁晓燕说鬼魂出来了?

两人匆匆赶到别墅。

梁晓燕抱着一个十几岁女孩的肩膀,两人挨得紧紧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女孩眼睛直直地看着地下,身体不住地发抖。

她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有鬼......有鬼......”

梁晓燕对题安说:“这是我的小女儿。

她回国来参加她爸爸的葬礼。

我听到她一声尖叫,连忙循着声音,跑到了这个房间。

她瘫倒在地上,两条腿蹬着往后退。

像是有什么人,在向她靠近。”

题安问小女孩,“你看到的,是什么样的人?”

小女孩惊恐地望了望楼上的房间,“有一个浑身着火的女人,面目狰狞地朝我扑过来。”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8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