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15章 天真谋杀

第115章 天真谋杀


审讯室,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

脑后的橡皮筋已经松松垮垮地散掉。

湿湿的头发垂了下来,盖住了眼睛。

她低垂着头,几乎将头低到了桌下。

瘦弱的肩膀不住地颤抖。

她有一条腿的裤腿是空的。

她用指甲抠着手背,手背上已经渗出血丝来。

梁落尽量用不吓到她的语气问:“小朋友,你的名字是小鸢,对吗?”

女孩没有回答。

梁落又问:“你别害怕,警察叔叔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好不好?

你的名字是小鸢,对吗?”

女孩这次点了点头。

梁落问道:“你妹妹是你从楼上推下去的吗?”

女孩用听不到的声音回答:“是我,我推了她。”

梁落问:“你为什么推她?

你不知道这么高的楼梯,妹妹掉下去会死吗?”

“因为我......我讨厌她。”

梁落看着七岁小女孩眼睛里的乖戾。

他心里一惊,头皮有点发麻。

梁落问:“当时站在楼梯转角处的,除了你和妹妹,还有别人吗?”

女孩眼神有点呆滞,她摇了摇头。

“当时你妹妹滚下楼梯的时候,她怎么了?”

女孩声音发抖,“她脑袋流了好多血。

保安叔叔抱起妹妹,把她送到了医院。”

梁落忍不住问:“妹妹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吗?”

女孩抬起头,看着梁落说:“不伤心。”

......

隔壁审讯室。

题安问救起小鸢妹妹的幼儿园保安,“是你报的案是吗?”

保安说:“是我报的案。”

题安看了一眼资料:“你说你看到有只大人的手,推了小鸢的妹妹,是吗?

看得清楚吗?”

保安说:“我是在值班室看到的。

虽然隔着玻璃,但我清清楚楚看到,是一只大人的手。”

题安接着问:“是一只怎样的手?是男是女?

等你跑过去的时候,那里还有人吗?”

保安摇头:“没有。

那个人背在楼梯的拐弯处,我看不见。

我当时只顾跑过去救孩子了。

孩子没有反应,嘴巴鼻子里已经流出了血。

我赶紧大声喊园长,园长办公室就在二层。

园长慌慌张张地跑来。

小鸢是园长自己的孩子。

幼儿园放假,她接自己的孩子来幼儿园玩。

当时她脸色惨白,自己抱着孩子哭,让我赶紧打120救孩子。

救护车来了,园长哭得站都站不稳。

没办法,我扶着园长,跟着救护车去医院了。

但还在路上,孩子就不行了。

好不容易挨到医院,医生又检查了一下,对园长说,孩子已经死亡。

是什么什么颅底什么什么骨折啊损伤啥的,我也不懂。

园长的丈夫赶来医院,夫妻俩都挺难过的。

我安慰了他们几句,就自己骑个单车回家了。

回到家我先洗了澡,扔了蹭得满身血的衣服,吃了泡面,就睡了。

第二天我还没醒,迷迷糊糊中突然想到,这个事不对啊。

有人推了孩子。

我一激灵坐了起来问自己。

这种情况,是不是该报警啊?”

题安问:“你没有先给孩子母亲,也就是你们园长打电话吗?”

保安说:“打了,园长手机占线。

我就先报了警,后来才拨通了园长电话。”

题安说:“可是为什么小鸢说,是自己推了妹妹?”

保安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不是吧?

她是这么说的?

她当时确实也在现场。但我明明......

难道我看错了?”

题安问:“你们幼儿园有监控吧?”

保安说:“有监控,到处是监控。

但那个楼梯通向的是行政层,拐角那里好像是个监控盲区。”

题安问:“你仔细想想,那里有没有监控?”

保安说:“应该是没有。

但我想其他监控的角度,应该能看到大人的那只手。”

题安问:“你们幼儿园的安保怎么样?

陌生人有可能绕过监控,或者从哪里进入幼儿园吗?”

保安想了想,“我们幼儿园吧,是一个私立幼儿园,学费很贵。

安保这方面挺严的,我没有发现哪里可以进来陌生人。

但我也不确定哈。

毕竟我不是凶手,凶手的思路我不知道。”

题安低声跟欧阳台说:“欧阳台,你现在去幼儿园查监控,每个监控都要看。

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题安又走进一间审讯室。

审讯室坐着孩子的母亲。

经历了丧女之痛的母亲,看起来很憔悴。

题安先是表达了安慰和同情,待她情绪稳定一点,题安开始提问。

“宋玉女士,当时你的办公室在二楼,有没有听见什么异常的声响?”

宋玉疲惫地摇头,“我当时在打电话,没有听到孩子坠楼的声音。

我是听到保安的喊叫,才跑出办公室的。”

题安问:“当时你看到的现场有谁?”

宋玉说:“保安、小鸢、头底下有一摊血的小鹤。”

题安说:“保安说看到有一只大人的手推了小鹤,而小鸢说是自己推了小鹤。

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更大?”

宋玉一双深陷的眼睛空洞无神,“小鹤出事后,我第二天就去幼儿园监控室看了监控。

小鹤是突然向后栽下去的。

是有人推了小鹤。

保安是后来跑过去的。

这么看来,在现场的只有小鸢。”

宋玉说完,眼睛止不住地流泪,接着她掩面而泣。

题安递给她纸巾,“平常小鸢和小鹤姐妹俩,她们的关系好吗?”

宋玉说:“不太好。

小鸢和小鹤出生的时候,是罕见的腿部相缠连体婴。

五岁的时候,我带着她们去大医院,做了腿部分离术,手术很成功。

但小鸢从此就失去了一条腿。

小鸢应该是在心里记恨我和她爸爸,更记恨自己的妹妹。所以......”

题安终于知道,为什么小鸢只有一条腿了。

宋玉这时候抬起头,用恳切的眼神望着题安:“警官,小鸢只有七岁。

这件案子请到此为止吧,不要毁了她的一生。

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手心手背都是肉,小鹤已经死了,救不活了。

我如果申请撤案,是不是小鸢就可以回家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9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