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12章 医闹事件

第112章 医闹事件


村民依然坚持不尸检,就是要跟医院“私了”。

题安跟他们说:“想要弄清死亡真相,就得进行解剖界定责任。”

村长来了一句:“好好的人送到医院,人没了,就是医院的错。”

梁落怼他:“你们怎么不讲理呢?医院只能尽力给你救人,不能保证全治好。

照你们这么说,世界上所有的病,在医院都能治好了?

你们不要胡搅蛮缠,好好想想可能吗?

况且你们的人送来的时候哪是好好的?

到了医院已经不行了!”

村民涌了上来,死者的爸爸一个猛拳打到了梁落鼻梁上,“你们警察和医院是一伙儿的。

你们官官相护......你们......他妈的......”

梁落捂着鼻子,愤怒地指着村民:“你们这群刁民!

是你们村里的神婆,你们的愚昧,你们的无知耽误了治疗,害死了人!”

村民中的人已经大呼小叫,往梁落身上撞:“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事态渐渐失控,题安赶紧将梁落拉进了医院里面。

梁落气的直发抖,“穷生奸计,富长良心。

我以前不信,今天我见识到了。

我调查了,这个村子是十里八乡的恶霸村。

有条国道在他们村子边上,他们的村民把路破坏掉,趁着通过的车减速的时候,村民往路中间一站。

收钱!

大车五十,小车三十。

好好的路修好,被挖开,再添平,村民趁着夜色又挖开。

一条国道有三四个他们设的“收费站。”

你说能拿他们怎么样?”

正说着,院方的代表走过来,“警察同志,我们急诊科的医生表态了,绝不私了。

负责抢救的医生,说他抢救的每一步都合规合法,不怕他们闹。”

题安说:“那院方的意见呢?”

代表说:“我问了同行,这帮人是专业医闹,主要在三院门口闹。

之前有一次三伏天把尸体就那样放医院门口。

医闹里面有孕妇,有孩子,有老人。

保安来了,他们就拿刀和报安干架。

警察来了,他们直接往警察身上撞。

就是一帮有组织的无赖。

三院的院领导怕影响不好,亲自去和他们谈。

最后由院里赔了患者家属四万才了事。

生命在他们眼中,就是一笔钱,死相越难看,利润就越大。

这些医闹有的是时间和医院耗,他们的人各有各的分工,下跪的,哭丧的,拦着进出患者诉苦的,拿手机拍的,打砸的......

专门和院领导谈判的......

哎......

这次医闹给他们自己闹,应该更卖力。

院里的意见呢,还是本着不扩大影响的原则来处理这件事。

所以希望警察同志,给做个中间人,探探他们口风,要多少钱才肯了事?”

题安说:“医闹入刑法了,医院怎么还是这么忍气吞声?”

院方代表叹气:“没办法,持久战后也许院方会胜利,但医院停止运作造成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

每年卫生局对医院的考核里,患者投诉和司法案件次数直接影响医院评级。”

题安走到医院门口,看到那堆人在树下喝啤酒。

他还没走过去,就看到一个大约六十岁的老人眼皮一翻,顺着树就溜到了地上。

“不好,又一起中毒事件。”题安赶紧跑过去,背起老人就往急诊室跑。

医闹们在后面追赶着。

急诊室的大夫不计前嫌,二话不说立刻给老人做检查,展开了急救。

半个小时后,老人渐渐呼吸心跳正常。

医闹们面面相觑地看着村长,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村长假装干咳了两声,“警察是警察,医院是医院。

我们是很讲道理的,警察救了人,我们很感谢。

但是医院害死人,我们还是要追究的。”

院方代表求助地看着题安。

题安将村长叫到一旁,他给村长说,“急救的医生不认为自己有错,病历监控随便查,大不了不干了。

你们如果对死因有疑问,可以找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他们会评判医生,到底有没有违规。”

村长刚想反驳,题安加重语气说:“其实你们知道,孩子死亡根本不是医院的过错。

你们村民已经死亡五人了,是你们村出了问题。

现在村里出了这么多人命,警察本来就有权进村进行调查,你们前天的行为,已经犯了妨碍公务罪。

现在法律对医闹有了新规定,你们已经构成了寻衅滋事行为。

公安机关有权逮捕你们,尤其是你,村长,你是带头人。”

村长肉眼可见的慌乱,他强装镇定,“你的意思是,我们村真的像今天那记者说的,有人故意下毒吗?”

题安说:“即使不是有人下毒,你们村也暴露在有毒的环境里,现在我们要查清楚原因。”

村长问题安:“那我们的人也不能白死,医院总要承担一点责任。”

村长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给题安塞:“人民警察为人民嘛。

警察同志要多为我们穷苦人争取一下啊。

依警察同志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办?”

题安摆手,“谢谢,我戒烟了。

你们现在只有配合调查,查出村民的死因。

否则,下一个死的,可能是你!”

村长很明显慌了,他转头对村民说:“看在警察同志的面上,今天这个事先算了。”

死亡孩子的爸爸,有点没弄清楚情况。

他挤眉弄眼地对村长说:“我的孩子死了,不能便宜了医院。”

村长低声呵斥他:“先回去查出下毒的人,改天再来闹!”

一帮人终于走了,题安揉揉发痛的太阳穴。

第二天,题安收到一条短信,“警察同志,我是那天的记者。

我说通了两户死者家属做尸体解剖。”

题安联系了那个记者,记者叫黎铭。

题安问他是如何说通家属的。

黎铭在电话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题安明白了,他给了家属钱。

足够的钱。

无法拒绝的钱。

题安和梁落在赶往村庄的时候,题安说起黎铭这个记者。

梁落说:“记者如果能跟踪报道一个重磅案子,职业生涯肯定是稳了。

不过像他这么下血本儿的,少见。”

题安和梁落,法医团队在村里取样。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09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