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07章 委屈是罪

第107章 委屈是罪


“在一个整夜以泪洗面,十几年从未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的妈妈,一个视频足以压垮她。

杜妈妈对他绝望咆哮后,他没有说话。

他默默买票去了海边。

他对着海面低语:‘哥哥,谢谢你。

我虽然失去了我自己。

但能当你,我也很感激。

妈妈太脆弱了,以后我们的妈妈,由我来保护她。’

从海边回来,他却见到了杜妈妈冰冷的尸体。

他说,从小在镜头前,在别人面前,被逼着哭了太多次。

他已经不会笑,更不会哭了。

所以在杜妈妈死后,他不是不痛,他只是流不出眼泪。

他晚上看着杜妈妈的遗像,吐了一口鲜血。

没人知道,他们只关注,关注镜头前的他面无表情。

对于网友的谩骂,他觉得网友说的对,是他害死了自己救命恩人。

他偷偷想过,这么辛苦的人生,不如当初就死在那场洪水里吧?

临走的时候,我问他一句:‘你觉得委屈吗?’

他说:‘有时候,委屈在这世上,是一种罪。’

说完他就走了,我看到他的登记表上,写的名字不是杜宇,而是平凡。

他本来的名字,叫平凡。”

题安说:“一只狗叫了,村子里的其他狗也叫了。

其实其他狗,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叫。

法不责众,法无法责众,更无法责人心。

世界上所有的自杀,都是他杀。”

赵耀说:“我可能要出去休个假。

我共情了他的痛苦。

他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惨白的惊叹号,以及无力的省略号。

我得给自己时间走出来。”

题安在办公室,这时梁落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对题安说:“队长,001发出讯号。

电诈老窝位置已经锁定。”

题安跟办公室待命的大家说:“收网。”

这个电诈老窝,是警局专门成立的专案组,已经盯了几个月的犯罪团伙。

因为有一起电信诈骗涉及到人命,所以刑警队几个警员也加入了专案组。

代号001的卧底,是市局领导亲自安排的一名半个月前,潜入该电信诈骗团伙的女警员。

好多的电信诈骗团伙,在听到警方的风声后,会迅速销毁证据。

给后续嫌疑人量刑定罪,造成很大的困难。

这时就需要有一个潜入犯罪组织的卧底,了解清楚诈骗集团的组织架构,人员数量以及落脚点。

和警方里应外合固定证据,在必要时候出庭作证。

题安他们在一个普通民宅里,现场抓获正在对着电脑和电话,热火朝天工作的犯罪嫌疑人二十人。

现场发现手机50部,电话30部,银行卡若干,“话术剧本”30本。

除了组织头目卫志国在逃以外,所有人员落网。

卫志国从未露过面,只有领导层的人见过卫志国。

根据卧底同志的介绍,这个诈骗组织人员数量虽少,但涉案金额十分地惊人。

因为这个团伙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团结力凝聚力。

如果不是因为竞争激烈,需要的角色增多,根本不会接收新的“客服。”

这个卧底同志也是真正在犯罪老窝附近送了几个月外卖,才有几次接触这个窝点的机会,从而被这个组织“通过考验。”

整个诈骗集团,最终控制人是卫志国。

领导层有八个人,新吸收的客服有十二个人。

领导层的八个人,全部受卫志国直接领导。

他们不仅做业务,带新人,还帮着卫志国控制底下的“客服人员。”

题安在审问中发现,这八个人都对卫志国避而不谈,矢口否认卫志国的存在,坚决不站出来指控卫志国。

卧底同志说,这领导层的八个人,对卫志国有一种近乎崇拜的臣服。

他们拿的“劳务费”,连卫志国赃款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凤毛麟角都算不上,根本就不是利益共同的事。

而是精神控制,精神崇拜了。

领导层的人不指控卫志国,卫志国即使抓到了,也难以给他真正地定罪。

题安一边按照卧底搜集的卫志国的资料,发出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抓捕卫志国。

一边调查领导层这八个人的信息。

领导层八个人都是女性,年纪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题安惊奇地发现,这八个女人全部都是离异女性。

四个曾经有被绑架的报警记录。

题安找这四个女性的家人,问询当时的情况。

这四起绑架案无一例外,被绑架的女人都是三天后完好地被蒙着眼睛,送回了家门口。

绑匪没要一分钱赎金,甚至没有给受害人家里打过一个电话。

警方找被绑架人问话,因为绑匪绑架的目的,如果不是要钱,那就只有劫色。

但经问询,四个被绑架的女人,都没受到绑匪的伤害。

四个人口径一致,坚决不肯透露绑匪的长相和信息。

受害人不配合,这四起绑架案,只能不了了之。

在绑架案后不久,四人分别都和丈夫办理了离婚。

题安已经隐约猜到了离婚的原因。

被陌生男人绑走三天,自己妻子还隐瞒绑匪信息,替绑匪开脱。

任谁都不会相信妻子和绑匪是清白的。

一个前夫直言:“什么都没干?哄鬼玩儿呢?”

另一个说得更是难听:“还能因为什么?因为贱呗!”

而领导层的另外四个女性,题安在调查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

四个女性的丈夫面对题安的问询,不情不愿地说了几年前发生过的事情。

某一天晚上,一个戴着面罩的人突然潜入他们家,将丈夫的嘴巴塞住,绑在了卫生间。

而用刀胁迫妻子和自己共度一晚良宵,否则就会立即杀了丈夫。

第二天早上,他又会不知不觉地消失,并给妻子写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谢谢你昨晚的温柔。”

并在这句话下面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妻子连忙将绑起来的丈夫放开。

谁知丈夫第一时间,不是关心妻子有没有受到伤害,而是质问妻子昨晚和绑匪做了什么?

在看到绑匪留的字条之后,丈夫们更是立马崩溃,质疑妻子的不洁,指责妻子的不忠。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0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