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03章 飞蛾扑火

第103章 飞蛾扑火


言之唇角勾出一抹冷笑,“你不该当心理师,你该去当小说家。”

赵耀反驳:“如果我是小说家,那你就是妄想家。”

赵耀的这句话微微激怒了言之,他反问道:“我妄想?

我的课题,是人类永恒的幸福。”言之看着赵耀,他的眸底如寒潭般深邃,“飞蛾扑火的时候,一定是极幸福快乐的。你否认吗?”

赵耀:“你不是飞蛾,你怎么知道它快乐?”

言之:“你不是飞蛾,你怎么知道它不快乐。

我知道。

我见过。

我知道,并且见过飞蛾的快乐。极致的快乐。”

赵耀知道,言之口中极致的快乐指什么。

他托自己在外国的导师,调查言之的时候,导师告诉了赵耀一件关于言之的事。

言之的专业是神经科学,他是后来才转修的心理学。

言之在神经科实习的时候,实习成绩被记为零分,取消从医资格,并且被患者家属告到了法院。

一个自杀的患者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心脏停止了跳动,瞳孔已经散大。

医生在抢救几个小时后,遗憾地告诉他的家属,患者成为了植物人。

在一个月之后的一个凌晨,言之走近病人,拔掉了维持他生命的管子。

赵耀问:“你见过飞蛾的快乐,是指你帮病人拔掉管子,让他死去?

在你看来,他是痛苦的,半生不死的。

你怎么知道,他的主观意愿不是活下去?

哪怕是那样躺着?”

赵耀看到言之眼中跳动的火焰,是蓝色火焰。

言之说:“病人在被诊断为植物人之后。

每天躺在病房,在仪器的帮助下,有微弱的代谢活动。

很不巧,当时负责在脑功能仪器面前,观察患者的脑功能成像的,是我。

我惊讶地发现,病人脑电图不是一条直线的全脑死亡。

但也不是杂散的波形。

也就是说,他.....不属于植物人。

他有意识,他有感觉,他能清晰地感知到每一份痛苦。

只是,他不会表达,他像一颗沉默的植物,无人知晓他的情感和痛苦。

我看着脑成像,附在他耳边问了他几个问题。

脑成像有反应,他在回答我。

我们通过脑电波来交谈。

他对我说,他想死。

他如凌迟般痛苦。

我拿着脑成像分析报告,去找负责他的医生。

医生连看也没看,对我说,‘别管闲事。

家属和责任方的官司还没结束,病人现在还不能死,他需要活着。’

我质问他:‘就让他躺在那里,忍受每一刻非人的折磨?’

医生笑了,笑我的愚蠢,‘你大概还不了解我们国家的法律。

病人现在死和十年后死,家属拿到的赔偿天壤之别。’

我又去找家属,我指着脑成像告诉他们:‘你们的亲人,现在正在忍受你们不能想象的痛苦,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

病人的家属撕掉了报告,他们揪着我的领子,警告我别搞事,否则要我好看。

我凌晨坐在病人床前,告诉他,所有人都让你活着。

他的眼角流下了浑浊的眼泪。

他用脑电波求我,求我给他解脱。”

赵耀死死盯着言之:“所以,你给了他解脱,也丢了工作,同时把自己送上了被告席?

那这件事和你研究催眠死亡有什么关系?”

言之双眸骤然收紧,眼中幽蓝的火焰愈演愈烈:“我想让人没有痛苦地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没有选择,卑微地求死。

飞蛾如果没有扑火,它只是一条笨拙恶心的虫子,加上一双丑陋的翅膀!

只有纵身一跃冲进火里,它随着火光升华,它的生命才可能赋予永恒的意义!

它才能和神鸟凤凰一般,浴火而生!”

赵耀大声说:“无论你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披着怎样伪善的外衣,但你拿活生生的人做实验!

你就是恶魔!

阅微被你催眠,一步步走向死亡。

她微笑着心甘情愿地死了,证明你的催眠术成功了。

就在偶然的机会,你发现了一个新的猎物。

一个令你兴奋的猎物。

这个猎物移植了阅微的心脏。

你在国外主修的是神经学,你曾经研究过心脏移植对于记忆转移的课题。

一举两得。

你摩拳擦掌,开始了新的催眠实验。

不,应该说是杀人实验。”

言之不紧不慢地说:“你说我杀人,你有证据吗?”

赵耀拿出了一个录音笔,“这是警方在清越家找到的。

上次清越从我的心理咨询中心离开的时候。

我对你已经产生严重怀疑,我让清越拿录音笔偷偷录下你的声音。

本来我是要收集信息分析你的催眠,但我在家里浴缸自我催眠后,体验了濒死感觉。

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你要对清越下手了。

果然,你的丧心病狂已经急不可耐。”

言之对着题安和赵耀,阴冷地笑了笑,那笑偏执而诡异。

“我们国家的法律里,没有催眠杀人这条法条。

你,还有你,根本奈何不了我。”

题安说:“我不告你催眠杀人。

我告你没有催眠资质,给人催眠,致人死亡。

当然,如果你想要认领故意杀人罪,我也悉听尊便,给你方便。”

言之瞪大眼睛,哈哈笑了起来,“你在开玩笑?”

赵耀看着言之:“我知道你的理想,我也知道攻击你的理想,是让你崩溃、让你瓦解、让你怀疑一切、让你露出破绽的方式。

但我不打算这么做,因为我和你不一样,我有作为人的起码良知。

那就是尊重每个灵魂,无论是善灵还是恶灵。”

言之不以为然,他眼里露出鄙夷,“就凭你?

一个自以为是的心理专家。

神才是虔诚的祈求者,众人盲目的跪拜,才让神不安。

心理学的意义在哪儿,清除掉所有的精神病人?

那些你们眼中的异类?

你们定义的精神障碍?

你们连他们纵身一跃,飞蛾扑火的机会,都要残酷地剥夺!

你们让他们像一滩鼻涕虫一样死去,死得毫无价值!”

赵耀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言之,“你将概念偷换得天衣无缝。

你的实验不过是你报复这个世界的工具。

你控制人的意识,以笑着走向死亡作为幌子,将这个世界的人,拉入深渊。

你不是高高在上,拯救世人的救世主。

你是站在地狱露出獠牙,等待灵魂祭拜的恶魔。

既然你觉得我不配攻击你的理想,那我给你看样东西。”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0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