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91章 黑白遗照

第91章 黑白遗照


题安去找当时受害的两个伴娘。

一个伴娘因为那件事,造成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有自残自虐行为,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所。

题安询问了赵耀。

赵耀给的意见是,不要对她进行问询,可能会造成心理二次伤害,加重病情。

于是。题安去找另一个伴娘。

另一个伴娘在一家蛋糕店工作,事情发生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最近已经复工。

“欢迎光临,每时每刻,给你快乐。

客人请随便看。”

题安走进来,一位店员热情地迎上来,给题安推荐店里,最新鲜出炉的欧包甜品。

题安问:“您是柳月吗?”

店员有点不明所以,“是的。我是柳月。您是?”

题安拿出警官证,“您好,我是警察。能否对您进行简单问询?

因为三个月前的案子,可能和现在的一桩凶杀案有关系。”

柳月有点为难,“可是我正在上班......”

题安连忙说:“没关系,下班再聊也可以。”

柳月面前放着咖啡杯,她低头用咖啡勺轻搅着浮沫。

题安说:“如果说到哪里,觉得心里不舒服,可以告诉我。”

柳月点头,“您问吧,我尽量回答。”

“当时四个人实施的,是强奸而不是猥亵吧?”

柳月食指指甲抠着咖啡杯壁:“是。

但对方的律师太厉害,在问询我们两个女孩的时候,我们会不自觉落入他的语言陷阱中。

然后他们再找到我们证词中,对前后不一致的地方提出疑问。

法官采信了他们提供的证据。

于是,他们就被轻判了。”

题安问:“那当晚......钱珂在犯罪现场吗?

对你实施了犯罪行为吗?”

柳月点了下头,又摇了下头,“那晚钱珂也在。

但他没有对我怎么样。”

题安问:“那为什么案件材料里,丝毫没有提到钱珂在现场的事?”

柳月说:“法官认为钱珂当时属于昏睡状态,什么也没看到。

没有办法实施侵害,而且在我们两个受害人身上,没有发现钱珂的侵犯痕迹。

所以认定钱珂和本案无关。”

题安问:“那钱珂确实没有实施犯罪行为吗?

无论是对你,还是另一个受害者。”

柳月说:“他没有。”

题安从咖啡店出来,觉得自己的侦查方向出了问题。

也许钱珂的死亡,和三个月之前的婚礼没有任何关系。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题安随即让梁落和肖鸣,逐一按名单排查,酒店人员和婚庆公司人员。

自己则赶往了当时的新郎家。

题安就是这样的人,即使觉得出了错,他也要将所有可能性都排除掉,才能真正盖棺定论。

开了两个小时的车,题安到达新郎陈实家。

陈实家院子里的黑狗朝题安狂叫。

好像题安是不速之客。

题安掀开门帘,跨过高高的门槛,走进陈实家。

陈实的新房中,还充斥着新装修后,刺鼻的油漆味。

看得出来,陈实的经济条件并不好。

新房只是草草装修,勉强能住人。

一进门,题安惊呆了。

新房中还挂着大红的囍字。

但客厅的桌上,摆放着一张遗照。

遗照旁边放着一个骨灰坛。

遗照上是柳月!

题安只觉得颈后生风,自己明明刚刚才见过柳月!

照片中的柳月浅笑嫣然,看着照片外的人。

题安指着照片,问陈实:“这是......?”

陈实一脸悲伤,拿起照片用袖子擦了擦,“这是我的妻子。”

题安问:“她什么时候去世的?”

陈实抱着照片:“跟我结婚那天。”

题安大惊失色:“什么?!”

陈实看着照片说:“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她也喝多了。

因为我的同学对伴娘,做了不雅的举动,所以我们光想着解决这件事了。

从派出所录完口供回来,我才发现。

她不见了。

究竟是前一天晚上就不见了,还是早上不见的,我也迷迷糊糊,没有弄清楚。

我慌了,喊了几声她没应答,就满屋子满村子找她。

结果,最后在箱子里发现了她。

她已经死了。”

陈实抱着照片痛哭了起来。

题安问:“哪个箱子?”

陈实指指角落里的一个扣箱。

扣箱是木头做成的,很沉。有单人床大小。

以前农村用扣箱来装被子衣服。

题安打开扣箱,闻到了一股陈年樟脑的味道。

“这不是你的东西吧?”题安问。

陈实说:“这是我奶奶留下来的扣箱,因为年代比较长。

我觉得是件古董,就没舍得卖。”

题安看了看扣箱里面,“当时您的妻子,就是在这儿被发现的?”

陈实说:“是。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

题安探进身子,用手机内置手电,照了照扣箱的内壁,发现很多的抓痕。

题安问:“当时发现你妻子的时候,她是什么状态?”

陈实似乎不愿意回想那恐怖的画面,捂着脸挤出了几个字,“她嘴巴大张着,身子扭曲。”

陈实说不下去了。

嘴巴大张,是窒息死亡吗?

有指甲抓痕,说明陈实的妻子,是活着被关进扣箱的。

她是被活活闷死的吗?

想到这里,题安决定自己试一试。

他坐进扣箱里,将手撑着扣箱顶,然后放了下来。

扣箱是用厚厚的木头做成的,为了防水防虫,里外都刷上了油,所以很不透气。

仅仅十分钟,题安已经觉得大汗淋漓,氧气耗尽,无法呼吸。

他用力用双臂往开推扣箱的顶,但纹丝不动。

陈实听到题安的动静,连忙打开扣箱,将题安扶了出来。

题安看了一下扣箱。

这个扣箱外面有个自动落锁的锁扣,只要扣箱盖子一放,这个锁扣就会自动搭上。

从里面想要打开,是完全不可能的。

题安问陈实,“当时发现尸体后,没有报警吗?”

陈实说:“没有报警。因为我妻子那天也喝多了,自己钻进去也是有可能的。”

题安怒了,“什么叫有可能?

那是一条人命,你都不想弄清楚,你妻子是怎么死的吗?你不怕她是被杀,冤屈而死?”

陈实吓了一跳,畏畏缩缩地说:“您说她是被杀的?”

题安一时间也无话可说。

“我的意思是,你妻子死亡,你总该报警,看她是意外死亡,还是被人杀害吧?

怎么就能这样,不闻不问就将人火化?”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1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