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90章 死亡婚礼

第90章 死亡婚礼


这是一个浪漫无比的婚礼现场。

大厅一律用紫色白色相间的玫瑰花装饰,像梦幻的天堂。

突然灯光一下暗了下来,宾客热闹的声音也渐息。

随着白色追光灯打到门口,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

音乐声响起,一对看起来郎才女貌,十分般配的新人,缓缓步入婚礼现场。

宾客站起来,纷纷鼓掌为新人送上祝福。

新人经过玫瑰花做成的拱门的时候,气泡机产生无数色彩斑斓的泡泡。

两边自动发射的礼炮筒,朝着新人喷射玫瑰花瓣和五彩亮片。

宾客一阵欢呼,沉浸在这浪漫的气氛中。

突然,新郎捂着胸口,踉跄了两步,栽下了舞台。

宾客尖叫着慌成一团。

新娘吓得瘫坐在地上。

由于灯光太暗,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的宾客们推推搡搡、一片混乱,还有人被花柱绊倒了。

酒店的经理连忙打开婚礼大厅的灯,高声喊着保安来维持现场秩序。

来的宾客里有个医生,他以为新郎是突发心肌梗死。

于是他快速跑到新郎身边,要给新郎做心肺复苏。

但终于看清新郎面目的时候,他呆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做。

新郎胸前的白衬衣已经被血浸湿。

医生面色惨白,他后退几步,嘴里说着:“不是心肌梗死!不是心肌梗死!而是杀人!

杀人了!

杀人了!”

宾客们沸腾了,有的夺门而出,有的拿出手机报警,有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有的想冲到前面看看死者,有的怕凶手就在身边,拿起桌上的筷子防身,迅速躲在了桌子底下。

经法医鉴定中心解剖,死者体内有十颗3mm钢珠。

胸口有多个圆形散弹丸射入口。

肋骨骨折缺失。肺组织有三颗钢珠,左心房壁上有两颗,心肌纤维断裂,有心包积血。

右心房直接破裂。

贯穿皮下残留钢珠五颗。

死者死于创伤出血性休克死亡。

题安结合解剖和现场勘察分析出,礼炮桶被改装过。

散弹钢珠被提前装在礼炮筒里,在礼炮筒自动发射的时候,混着玫瑰花瓣和五彩亮片,直入新郎胸腔!

很明显,凶手是冲着新郎去的。

礼炮筒的角度也是被精心调试过的。

宾客是当天来的,不可能避过人来调试。

那么能接触到礼炮筒的可疑人员,除了酒店的人,就是婚庆公司的人。

但通过查询监控,并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

题安先是对新娘和新郎父母进行了询问。

新郎的父亲是政界的精英,母亲是商界的显贵,都是翰兴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不想因为这件事,引起社会议论,于是委托了律师来回答题安的问题。

新娘叫付清,她搬出了新房,住回了自己的房子。

题安对付清表示了同情和慰问。

看起来新娘付清的心情,没有到达崩溃的状态。

她一袭宽大的黑衣,显得纤瘦憔悴,从饮水机给题安接了一杯水。

她端坐一旁,安静地接受题安的询问。

题安问她:“您丈夫钱珂,生前和什么人有纠纷吗?

或者您有怀疑的人吗?”

付清摇头,“我不太清楚。生意上的事情,我没有问过他。”

题安看资料,“您和您的丈夫,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付清说:“我们认识三个月。”

“你们是闪婚?你们在哪儿认识的?”

“是的,我们是闪婚。

我们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

题安问:“那你们之间感情怎么样?”

付清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我已经怀孕了。”

题安问:“婚庆公司和酒店,都是你们自己找的吗?”

付清说:“婚庆公司和酒店,都是钱珂的朋友开的。关于婚礼,我也没过问。”

题安有点警觉,“是认识的人开的?”

付清说:“婚庆公司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开的。”

“前女友?当天她到现场了吗?”

“嗯,婚礼开始前,我看到她指挥员工布置现场。举行婚礼的时候,我看到她在宾客中。”

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娶别的女人,由爱生恨生出杀心,前女友是有作案动机的。

但题安在对前女友调查中发现,前女友和钱珂在夜店认识,两人只相处半年。

在相处过程中,前女友和钱珂还分别和别的人有暧昧和瓜葛。

题安推断,前女友和钱珂属于露水情缘,应该没有多少感情。

这种情况下,前女友是不太可能会因为爱情而冲动杀人。

可是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钱珂是如此花心,到处留情的一个人,他的妻子付清知道吗?

付清如果知道,为什么还要和钱珂结婚呢?

孩子!

如果付清和钱珂是因为冲动之后,发生了关系,出于不想堕胎,两人是可能走入婚姻的。

题安调查钱珂周边的人际关系。

发现他有四个同学,在三个月前因猥亵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

三个月前因猥亵罪关押?付清和钱珂认识三个月?

这两个“三个月”有联系吗?

题安向分局申请,调取了三个月前猥亵案的资料。

猥亵案发生在一个婚礼晚上的闹洞房环节。

新郎家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附近没有酒店。

所以当天婚礼结束后,所有的伴郎伴娘,就都住在了新郎家的新房里。

有人提议通宵闹洞房,众人起哄着说可以。

在游戏中新郎被灌醉,半醉半醒的四个伴郎,将两个伴娘拉入房间,进行了轮流猥亵。

四个犯罪嫌疑人,因为酒精的作用,主观恶害程度较小。

事后认错态度良好,有自首行为,对两个伴娘进行了经济和精神赔偿。

题安隐隐觉得哪里不对,按四个嫌疑人的行为事实,应该是强奸罪,而不是猥亵罪。

题安注意到,四个犯罪嫌疑人请的律师,是赫赫有名的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律师。

在法庭辩论中,这名律师利用强奸罪和猥亵罪之间,界定模糊的地方大作文章。

故法庭认定在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无法核实四人的强奸行为。

四个嫌疑人强奸故意和行为的证据不足。

本着疑罪从轻的司法理念,认定四个嫌疑人是较轻的猥亵罪而不是强奸罪。

由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改判为一年零一个月的有期徒刑。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1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