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85章 泳池枪杀

第85章 泳池枪杀


小敏的鼻尖红红的,她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题安深呼吸,他问:“所以,你为你当年受的屈辱,和张伟串通,杀了郭芬?”

小敏听到这里,看着题安,她坚定地做出手语:“没有,我没有参与。”

题安无论再怎么问,小敏的回答都是:“没有。”

“我不知情。”

“我不知道。”

“和我没关系。”

所有的证据,包括口供,都指向张伟。

小敏被无罪释放。

张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会面室。

小敏哭得惊天动地,却又寂静无声。

张伟摇摇头,笑着做了一连串动作。

题安问身边的手语老师,是什么意思。

手语老师说:“不要哭。

不要怕。

好好活着。

那些过往,我都帮你带走了。

勇敢抬起头,做一个平凡的人。”

手语老师说:“他们用尽一生的力气,其实只是想做一个平凡的人。”

题安从看守所出来,他觉得赵耀说得对,自己需要定期找他做心理辅导。

他探索真相,但又在探索地同时,了解到许多人的人生,许多人的过往,许多人表面的风平浪静下,波涛汹涌的内心世界。

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世界,一面鼓励着那些残疾人要有希望,要活下去。

告诉他们,你和正常人健全人是一样的。

是不会被欺负被侮辱的。

一面又给予他们无尽的绝望。

他陷入了矛盾。

法和情的矛盾。

他的内心好像在下一场滂沱大雨。

心理疏导在赵耀家。

末了,赵耀对题安说:“你可以怀疑人性。

但不要怀疑法律。

法律有权打破平静。

有权打破你的内心秩序。

因为法律,铁索一般的法律。

虽然不能使人人平等,但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你把生死权交给人心,不如把它交给法律。

因为人心更加深不可测。”

题安笑,“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觉得好多了。

那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认命喽?”

赵耀说:“是的。认命。

你要保护的人太多。

你永远要在需要你保护的人之后才能绝望。

你担心什么,什么就会控制你。

你必须清醒,疼痛是保持清醒的方式。

人不必非得轻松地活着,也能快乐。对吧?

要打几盘游戏吗?”

题安老老实实说:“我不会。”

赵耀啧啧,“连游戏都不会?我教你。”

赵耀打开电视屏幕,他喊着:“欢迎来到现实世界,它糟糕透了,但你会爱上它。”

题安拿着手柄,不知从哪下手,他说:“你可闭嘴吧,现实世界可比游戏世界好多了。”

赵耀说:“在游戏世界里,你的人生,就是一道道关卡。

没有感情,你只需要倾注毅力,花费时间,升级打怪。

游戏剧情和出场人物,都是系统早给你设置好的。

等到gameover选择再来一次。

如此往复。”

题安说:“这么说,我感觉有血有肉,有痛苦有快乐的现实生活还是不错的。”

赵耀在游戏里驰骋,对题安说:“行了。

生活继续着吧。

别纠结。纠结是正常的。

没有痛苦,人类只有卑微的幸福。

不是我说的啊,是尼采说的。

哎哎哎,往左往左,题安你大爷,往左。

你这个猪队友!”

凌晨医院急诊室,几个医生正在抢救一名身穿泳衣的女子。

送她来的,是他的丈夫。

女子送来时已经没有了意识。

呼吸、心跳、脉搏已经都停止了。

医生在对女子进行了四十分钟抢救之后,宣告女子抢救无效死亡。

同时,110接到报警。

报警人说自己目击到,有人对着自己的妻子开了一枪。

报案人住在一个别墅小区的对面。

他承认自己有个不良爱好。

他说对面别墅小区里,家家有室内泳池,所以他经常用望远镜,看泳池里游泳的女士,偶尔还能捕捉到惊喜画面。

今天照往常一样,他拿出望远镜。

他看到一个女人在泳池里,背对着岸上的男人,手上还有动作,可能在说着什么话。

突然这个男人,从身后拿出一把枪,对着女人开了一枪。

警察问报案人,“开了一枪然后呢?”

报案人说,他看到男人开枪后,吓得手一哆嗦,望远镜就掉了。

平静了一会儿,他下定决心打电话报警。

因为该案件涉枪,所以刑警队立刻出动,按照报案人的线索,锁定了案发现场。

案发别墅没有人,也没有尸体。

游泳池没有发现血迹等凶杀痕迹。

题安和同事开始对别墅进行了搜查。

好家伙,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

这个别墅有个地下室,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里,锁着各种杀人工具。

绳子,毒药,电击棒,狼牙棒,刀子,匕首,斧头,枪支,爆炸物,硫酸。

还有杀人后处理尸体的全套工具。

尸袋,行李箱,溶尸液,粉碎机,居然还有一个宠物焚化炉!

地下室还有很多本侦探推理、法医解剖书,其中还有一本《悄无声息的一千种死法》。

大家本能地意识到,这幢别墅的主人,是个杀人狂魔。

他在策划一起悄无声息的凶杀。

别墅主人的信息,同事很快整理出来。

别墅的主人叫秦丽,是一个身家过亿的女富豪。

继承了父亲的酒店连锁商业帝国。

他的丈夫方泽,在秦丽公司名下的一个连锁酒店当负责人。

秦丽有过一次婚姻,离婚两年后和方泽结婚。

两人结婚六年,没有子女。

这时,梁落跑来对题安说:“队长,秦丽和方泽的下落找到了。

秦丽已经死亡,方泽在医院。”

题安吃惊地问:“怎么回事?秦丽死亡原因是枪击吗?”

梁落说:“奇怪的点就是在这里,秦丽死亡原因不是枪击而是溺死。”

题安问:“方泽控制起来了吗?”

梁落说:“已经带回局里了。

队长,秦丽没有亲人,如果秦丽死亡,方泽会是巨额遗产的第一继承人。”

题安看着满屋子的作案工具,“是的,方泽有最大的动机和嫌疑。”

题安想了想,对梁落说:“你把报案人带过来。”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2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