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82章 楚门的世界

第82章 楚门的世界


题安在地下室房间里,还发现了一个电脑。

电脑连着外网暗网。

这台电脑用一个unreal的账号,发布过几个直播,每次直播长达一年无间断。

打赏收益换算成人民币,这个账号在几年内,通过直播挣了九百万人民币。

直播内容就是租户的生活。

小区所有的业主,都是演员。

包括那条狗。

这个房间曾经被五个人租过,之前还有两个女孩,而闻毅是最后一个。

监控将他们的隐私,通过直播让暗网的人围观。

而被拍者一无所知。

暗网用户给闻毅的“剧本”要求是“见鬼”。

题安念着“安瑞小区。”

unreal,unreal,不真实的,虚幻世界。

楚门的世界!

犯罪嫌疑人众多。

只能单独分开审问。

审讯室。

题安看了看开发商的资料。

开发商叫李尘。

题安开口问李尘:“你之前是个导演?”

李尘回答:“是。”

“之后下海做了生意?”

李尘回答:“是。”

题安问:“你很喜欢拍电影吧?

为什么不继续拍电影,而选择做了商人?”

李尘转转自己手腕上的劳力士,“没什么。拍了几个电影,反响不是很好。

做生意更挣钱一点。”

题安盯着他:“电影不好看吗?为什么反响不好?”

李尘眼中闪出一瞬间的不屑和失落。

不屑来自于,他认为现在的观众审美不行,失落来自于自己的才华得不到施展。

题安突然问了一句:“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不是《楚门的世界》?”

李尘沉默。

题安追问:“你很想像彼得威尔导演那样,导出举世闻名,流芳百世的作品吧?

但你的理想在现实中碰了壁。

你的才华撑不起你的野心。

你把这个......称为不得志?”

李尘忍着题安挑衅带给自己的怒气,“正因为有了垃圾观众,才有了那么多垃圾电影。”

题安说:“哦?所以你不拍了,不玩了,退出了。”

李尘眼里带着艺术家特有的桀骜,“对,我不玩了。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我的作品不需要那些有眼无珠的人来评价。”

题安:“所以你干脆盖了一个小区,雇佣了群演。

用别人真实的人生,来满足暗网那些人的偷窥欲。

同时满足你的报复欲。

当然,你也获得了巨大的财富。

如果不是闻毅因为被吓死,弄出了人命。

你还会继续获得财富。

获得用报复欲堆砌出来的成就感。

实则是无尽的空虚感。

我说的对吗?”

李尘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别自以为了解我。”

他继而狡黠的双臂交叉,对题安幽幽地说了一句:“世界本来就不真实,你我都是囚徒。”

题安坐直,“好。

我们言归正传。

按你所说,我们都是囚徒。

是囚徒,就要遵守一定的秩序对吗?

你打破了秩序,违反了法律。

恐怕你这个囚徒,要去更小的牢笼里面去了。

证据确凿,等待审判吧。”

火锅店。

老板问:“你俩今天要啥锅底?”

题安说:“要巨辣的那种,变态辣。”

赵耀对老板摆摆手,“哥们儿,题安大概是受了点刺激,微微辣就行了。

我可不想内痔外痔混合痔。”

老板笑笑,“好的。我去弄。一会招呼完客人,过来和你们喝点。”

赵耀给题安满上。

“怎么?要用巨辣的感官,来刺激一下有点麻木的头脑?”

题安说:“你看过《楚门的世界》吧?”

赵耀挤芝麻酱:“看过啊。”

题安:“如果现实生活中,真的有个楚门的世界,你觉得荒谬吗?”

赵耀:“不荒谬,因为整个世界,就是个楚门的世界。”

题安因为赵耀的话,笑了一下。

赵耀:“笑得那么阴险。”

题安:“你跟罪犯说的话,居然一样。”

赵耀:“本来就是。

这个世界你自认为真实的信息,其实都是已经经过处理的信息。

你接受到的信息,都是别人想让你接收到的信息。

你知道你知道的。

你知道你不知道的吗?

这个世界本来就悖论横行。

我们每个人,要么是楚门,要么是群演。

有时候是楚门,有时候是群演。”

题安思索,“你说的话太绕,我得缓缓。”

赵耀问:“你觉得楚门世界的掌控人是什么样的人?”

题安说:“疯癫的艺术家。”

赵耀:“错,他是目光炯炯的资本家。”

题安想了想,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说:“behindeverygreatfortune,thereisacrime.”

赵耀撇嘴,“看来你受刺激受大发了,都拽起英文了。

这不是《教父》里面的台词吗?”

题安感叹:“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

赵耀接话:“回你一句,也是《教父》里面的台词。

‘在一秒钟内看到本质的人,和花半辈子也看不清一件事本质的人,自然是不一样的命运。’”

题安:“人最好有适度的近视,既不用看太清,也不用太糊涂,那样似乎烦恼就会少很多。”

赵耀笑,“做梦吧你。

咱俩这辈子,都不可能过上这种生活。

我们的工作,就是探究真相。

直面淋漓的鲜血,直面惨淡的人生,直视太阳和人心。”

过了一会儿,题安说:“那些观众在看到闻毅倒地死亡后,心里会想什么?”

赵耀说:“他们什么都不会想。

他们心中毫无波澜,然后搜索下一个频道。”

刑警队出警。

一个单身女性,死在自己家的房子里。

郭芬,女,五十岁。

县级先进教师。

教研室副主任。

不大的家里,到处摆放着奖状和奖杯。

以及她教书这么多年来,和每届学生的合影。

根据现场的情况,初步死因判断,是哮喘发作导致的呼吸衰竭。

哮喘病人独居,在哮喘发作的时候,未能及时给药,死亡的案例比比皆是。

但题安对这个看似因为自身疾病,意外死亡的案件却心存疑虑。

首先,这个哮喘病人,死时手里拿着哮喘喷剂。

药物喷剂是可以暂时缓解症状的。

至少可以让她撑到打120求救。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2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