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73章 重见天日

第73章 重见天日


题安直视辛万福,“你认罪吗?”

即使能证明辛悦的姥姥姥爷,是被人毒死的。

即使题安知道凶手是谁。

但太久了,无法找到证据。

如果嫌疑人不认罪,法律将拿他没办法。

辛万福问题安:“现在我认罪,是不是晚了?”

题安实话实说:“是的,一切都晚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时间。”

辛万福问题安:“如果我被抓起来,之音怎么办?谁来照顾她?”

题安说:“我们有慈善机构,安置这样的患者。

医院的医生,会给她治病,义工会照顾她生活。”

辛万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你们谁来照顾她,我都不放心。

义工不会像我一样尽心的。

我要是死了,之音也活不下去了。

所以......我不认罪。”

辛万福抬头,直视题安:“我不认罪。

我不认罪。

悦悦是抑郁症自杀。

我岳父岳母是病死的,和我没有关系。

我没有罪,我要回家。”

题安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发来的信息。

他一字一顿地对辛万福说:“心理师已经评估了夏之音的病情。

她的精神分裂症,只要按时吃药治疗,虽不能痊愈,但症状会慢慢减轻。

最好的结果就是,一时糊涂一时清醒。

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你们看了那么多家医院,为什么夏之音的病情,却一点没有好转?

直到我找到了抽屉里,夏之音平常吃的药。

这么多年,你为了她离不开你,你将她的药,换成了维生素是吗?

你怕她清醒之后,指认你当年强奸她的罪行,你让她疯了二十几年!”

辛万福用手捂住了脸,泪水顺着指缝溢出。

他说:“可是,我爱她,我爱她呀。

她也爱我,后来,她也爱上了我!”

题安缓缓地说:“你有没有想过,夏之音不仅有精神分裂症,还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的一种病症。

这不是爱,这是驯化。

这不是爱,这是病。

只有让夏之音离开你,离开你这个病症的源头,她才可能好起来。

所以,你认罪吧。”

辛万福沉默半天后,点头,“我认罪。

但我有一个条件,我想见之音最后一面。”

题安说:“可以。”

“好......”辛万福拿起笔,在供认书上签了名字。

见面室,夏之音像孩子一样,敲打着会面室玻璃,哭着说:“悦悦爸,你快出来呀。

你怎么在这里?

悦悦要下学了,我也很饿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辛万福趴在玻璃上,看着夏之音,泣不成声。

一年后的看守所见面室。

夏之音笑着对玻璃那边的辛万福说:“辛师傅,谢谢你那天来帮我修管道。”

她临走的时候,对狱警微微欠身致谢。

她说了一句,“我的朋友,劳您照顾,万分感谢。”

辛万福先是一愣,继而眼泪滑落。

他呆站了一会儿,突然脸上的表情,像广场上的鸽子腾空而起般释然。

辛万福在夏之音心中,那个脸色黝黑,手上布满老茧,但有着干净诚实的心的人,回来了。

他在她心中,重见天光。

题安问辛万福,“如果二十五年刑期满了,出去要干什么?”

“跟着她。”接着辛万福憨厚地笑笑,“警官您别紧张。

我的意思是,在养老院,我不靠近。

我远远地看着她。

就像淤泥始终仰望雪花。

仰望,本来就是一种幸福。”

监狱大门缓缓关上。

将世界一分为二。

题安回到办公室,他还需要加班。

辛悦这个案子,像一个蝴蝶的翅膀,微微颤动。

但这个城市,却刮起了飓风。

辛悦跳楼自杀后,隔天一个男孩,也从同样的位置一跃而下。

过了三天,又一个女孩,从同样的位置跳下。

他们之间没有联系。

他们手中握着一张报纸,报纸的头版头条赫然写着:“死亡是一种权力。”

这篇报道将辛悦的跳楼死亡,极端美化。

整篇报道的字里行间极具煽动力。

“纵身一跃,羽化成蝶。”

“世界像风在耳边吹过。”

“死亡是极端的美丽。”

“天堂里面没有抑郁。”

“跨出那一步,跨出时间。”

这样的文字,被真正抑郁的人看到。

每个字都可能引发一场血案。

题安调查到最后才知道。

医院精神科的一个实习医生,将患者资料给了自己的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就是写这篇报道的实习记者。

他为了业绩达标,一鸣惊人,一夜成名。

将这篇稿子,发给了精神科就诊的抑郁病人。

并将辛悦跳楼的地点,塑造美化成了一个自杀圣地。

自己则守在这座楼下,捕捉有人跳楼的画面。

他成功了。

他成了未卜先知,具有职业敏感度的有名记者。

他的稿子在网络上,被十几万人转发点赞。

在审讯室。

题安质问无良记者,“两个生命陨落,你难道心里不会有一丝愧疚?”

记者无所谓地笑笑,“你是在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吗?

他们本来就是有病。

我只是恰好捕捉到。”

题安说:“是恰好捕捉,还是蓄意为之?

你的行为和杀人犯没有什么区别!”

记者抱抱自己的肩膀,“哎呦,你说得我好怕怕。还杀人犯。

你干脆说,是我把他们推下去的?

怎么,你的破案率不达标吗?

你需要拿我的案子来充业绩吗?”

题安憎恶地说:“就是你把他们推下去的。

你的女朋友已经招供,是她将门诊抑郁症名单,泄露给你的。

我们在跳楼的两个孩子电脑里,看到了你给他们发的,鼓动自杀的电子邮件。

你还不说实话吗?”

记者耸耸肩,“那又怎么样?

据我所知,我国刑法并没有教唆他人自杀的法条。”

题安一字一顿,“我是警察。

对法律,我比你熟。

煽动、帮助他人自杀,情节恶劣,会构成故意杀人罪。

你在牢里好好反省忏悔自己的行为吧。”

记者指着题安叫嚣:“你等着!

等我出来,我要写文章,将你搞死搞臭!

让你在警察行业,再也呆不下去!”

题安淡淡一笑,“那得等你坐够几年牢出来。”

记者咆哮:“你等着!”

题安淡然,“我等着。”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3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