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72章 一摊烂泥

第72章 一摊烂泥


审讯室。

题安无法将面前的人,和真相中的人,联系在一起。

木讷老实的辛悦爸爸,辛万福。

此时不安地把手上的汗,擦在自己的裤子上。

这是题安从警以来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嫌疑人的作案经过和动机。

题安沉吟片刻,开口问道:“这么多年,你觉得累过吗?”

辛万福憨厚地尴尬笑笑,“这么多年,顾不上累不累的。

我本来就是受苦人。

再说,为了妻儿父母,苦点不算什么。

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够了。”

题安看着他,“你现在感觉累吗?”

满头白发的辛万福,比题安第一次见,更苍老。

他点点头,“悦悦走了,我感觉很累。

如果不是悦悦妈妈,我也不想活着了,真的累。

一闭眼就是小时候的悦悦,下学后推开门,小脸通红地喊:‘爸,我快饿死了。’

我们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悦悦眉飞色舞地,给我讲学校发生的趣事。

悦悦妈妈虽然不是很懂,但还是跟着我们笑。

那时候,真好。”

题安冷冷地问他:“你知道辛悦,为什么得抑郁症和暴食症吗?”

辛万福没有回答题安的话,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

他继续说:“记得有一次啊。

时间太紧张,我没有时间,回家换洗一身干净的衣服。

我从搬运车间,直接就去参加悦悦的家长会了。

悦悦考试第一名,班主任让我上台,要我分享,作为家长教育孩子的经验。

我穿着那身沾满油渍和污垢的工作服。

站在讲台上,窘迫地看着台下,个个精神抖擞,穿戴整洁。

眼神里有惊讶,但更多是羡慕的家长们。

我浑身的血液都涌在了头上,脸涨得通红。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班主任解围。

回家的路上,我问悦悦,‘你生不生气,爸爸给你丢人了。’

悦悦拉住我的手,认真地说:‘爸,你没有给我丢人。

你身上的油渍和污垢,是为咱们家付出辛苦的印记。

你虽然不善言辞,但你是最好的爸爸。

我为你自豪。

谁的爸爸也没有我的爸爸好。’”

辛万福用袖子擦了下眼睛。

题安问:“你知道辛悦,是如何得的抑郁症和暴食症吗?”

辛万福依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讲起了故事。

“那时啊。我大概刚二十岁。

我的文化只有小学四年级水平,工作也找不到。

就是这儿晃晃,那儿逛逛。

找点零工干干,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经人介绍,我去了一个大学里的锅炉房,当冬季短工。

那天,我干完活儿,蹲在煤堆上,捡起地上不知是谁抽了半根的烟。

我把烟嘴在墙上怼了怼,拿出火柴正要点。

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穿着白球鞋、白羽绒服的女孩站在我面前,问我:‘您好,师傅,请问赵师傅在吗?’

赵师傅是锅炉房的长工。

他年纪大,有点手艺,时不时还给学校宿舍和教室,修理暖气,通通管道。

我没怎么在意,敷衍了她一句:‘赵师傅不在。’

那女孩说,‘那能不能麻烦您,去给我们宿舍看看,水漏了一地。’

我有点烦,‘找你们学校后勤!’

女孩说:‘后勤今天都休息。管道喷水,宿舍有个女孩的床铺都湿透了,晚上根本没法睡。

那请问您,赵师傅多会就回来了?’

我心想,多干点事,给赵师傅留个好印象,万一冬天过了,辞退短工。

赵师傅和学校说说,我也有机会留下来。

于是我就跟着那女孩,去了她们宿舍,鼓捣半天,还真让我给鼓捣好了。

女孩连声道谢,递给我毛巾,让我擦溅到脸上的水。

那毛巾香香的,软软的。

我忍不住多闻了几下。

后来我知道,那女孩叫夏之音,父母都是教授。

她马上就要出国留学了。

鬼使神差的,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悄悄跟在她后面,一路跟着她走回家。

我总是觉得,一个女孩夜晚回家不安全。

我看到,之音善良真诚,天真纯洁,家教很好,对人随和。

我那时觉得自己,是有点喜欢她的。

......不是有点喜欢,是很喜欢。

我不敢,其实是我不配。

她像天上圣洁的雪花,而我像臭水沟里的一摊烂泥。

烂泥怎么能够得到雪花呢?”

说到这里,辛万福停了下来。

题安接着说:“能。

烂泥上不了天,但它可以让雪花跌落下来。

它可以让雪花跌落到臭水沟里。

融化后和污秽的自己搅在一起。

雪花之前是什么样子,没有人记得。

人们踮着脚,捂着鼻子,厌恶地绕过去,唯恐避之不及。

这样,雪花再跑不出臭水沟,它无处可逃。

你说,雪花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最可悲的事物?”

辛万福抬起头,眼睛看着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臭水沟里的污泥,用自己的生命来呵护雪花。

他爱她。”

题安看着他:“如果这是爱,这是多么可怕的爱。

你最无耻的地方在于。

你以一个不畏人言、憨厚倔强、老实人的角色出现,接受了辛悦妈妈,接受了辛悦。

你确实用一生在爱她们。

但同时,你毁了她们。

辛悦发现了真相,她无法接受在她心中,和大山一样巍峨正直的父亲,轰然倒下。

她看着疯癫的母亲,老实的父亲。

她无法相信、无法接受。

她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世界。

她只能不断靠食物,塞满自己淌血的心。

她曾经是一个向日葵般阳光的女孩。

她坚信她总有一天,能将父母拉出深渊。

直到她发现,自己从来不是向日葵,自己出生的地方,就是臭水沟。

她厌恶自己,厌恶世界,她跳了下去。”

辛万福捂耳朵:“别再说了!你别再说了!”

题安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想要辛悦妈妈,完全失去依靠,这辈子只能依靠你。

再也离不开你。

就要慢慢让她只剩一个人。

于是,你从小在田间地田的经验,给了你灵感。

蓖麻毒素,是吗?

辛悦姥爷死得悄无声息,无人知晓。

但,辛悦姥姥生前签了器官捐献书。

在器官捐献中心的医生来了之后,你怕暴露,坚决不同意捐献遗体。

匆匆将老人的尸体埋葬。

可惜,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

那张器官捐献志愿书还是出卖了你。”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3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