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63章 车祸真相

第63章 车祸真相


题安看到谭如的背,僵直了一下。

“你决定为了孩子,继续和龚宾过下去。

孩子四个月的时候,你出了车祸。

孩子没有了,而你被截去了双肢。

被截去双肢后的你,发现龚宾似乎开始,对你有兴趣了。

他甜言蜜语,他柔情似水,他开始爱你。

十年之后,他终于开始爱你。

我在调查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困扰的问题。

为什么当初那场车祸,没有报警记录。

现在我知道了答案。

因为撞你的人,就是龚宾!

你先是被撞倒,惊慌失措的你看到了驾驶座上的龚宾!

他目露凶光,开着车朝你的腿上压去!”

谭如捂住耳朵,崩溃了一样大喊,“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

谭如的爸爸跑过来,把题安一踉一跄推出了家门,“我不管你是谁。

你要是再刺激我的女儿,我就和你拼命。

请你离开!马上离开!”

题安高声说:“谭爸爸!请你清醒一点!

害了你女儿的人,是龚宾!

龚宾现在还在继续害人!

已经死了三个女孩了,你知不知道!”

谭如的父亲愣在了原地。

一分钟后,年迈的父亲,两手紧紧抓着自己头顶的白发蹲了下来。

他像是打开了眼泪的缺口,将那些情绪都发泄了出来。

他颤栗地发出动物哀鸣般的哭泣。

题安轻声问:“当时为什么不报警?”

谭如父亲说:“我打得他鼻青脸肿,他没有还手。

他跪在我和如如妈妈面前,哭着求我们原谅。

因为他喝了酒,昏了头,才干了傻事。

醒过来的如如,也哀求着我们不要报警。

这个傻孩子。

龚宾指天发誓,会对如如后半辈子负责,照顾她、敬她、爱她。

事已至此,报警又能怎么样呢?

如如没有了手术费、住院费。

我们老两口死后,她的后半辈子,连个指望的人也没了。

我们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只是求他善待我们的女儿,不要再伤害她了。”

题安问:“那后来,为什么他们又离婚了?”

谭如爸爸咬牙切齿,“之后一段时间,龚宾对如如非常好。非常好。

我们虽然心里还是恨他,但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过下去。

谁知,有一次我在他车里看到......看到......

龚宾那个畜生,外头有人了。

对方是一个残疾人女孩。

这个畜生!这个变态!”

题安说:“那谭如为什么成全了他们?”

谭如父亲叹气,老泪纵横:“我们没得选啊,如如已经截肢。

再找工作,再嫁人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离婚,还能得到他的生活费。

将他告上法庭,把他抓起来枪毙,那如如后半辈子怎么办。

我和她妈妈都是普通工人,而且我们已经年迈,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

忍气吞声,可以给如如治病,复健,至少衣食无忧。”

题安语重心长地劝谭如父亲,“谭爸爸,忍气吞声无济于事,只会让坏人肆无忌惮。

我给您看张图,是死去女孩的样子。

她被塞进了一个棺材里。

如果不是凑巧,也许她的尸骨,永远都见不了天日。”

谭如父亲看了一眼照片,题安感受到了他的震惊和感同身受。

他也有女儿。

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人呵护?被人善待?被人捧在手心?

死者也是一个家庭的女儿,虽然她的身体残缺,但依然是父母的牵挂。

题安说:“谭爸爸,真正能给谭如补偿的,是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谭如父亲擦了擦眼泪,“需要我做什么?”

题安说:“需要您出庭作证!”

谭如父亲咬咬牙,说:“好,我作证!”

题安开车中,梁落的电话打来。

“队长。易涛撂了。”

题安指示,“立刻逮捕犯罪嫌疑人龚宾!”

“是,队长!我们马上出发。”

在龚宾家,题安亲手给龚宾,戴上了手铐。

审讯室。

题安审问龚宾,“吴佳,马星月两个女孩的失踪,也和你有关是吧?

你找人把她们埋在了哪里?”

龚宾神色轻松,“我不知道。易涛没说吗?”

题安怒不可遏,“易涛帮你焚尸灭迹的是顾湘!

吴佳,马星月是你找别人,帮你处理的。”

龚宾依旧是不紧不慢,“那你去找别人呐?”

题安追问:“别人是谁?”

龚宾眯了眯眼,“哎呦,我记性不好,忘了。”

题安坐了下来,“先不扯谁帮你埋尸,你承认你杀害三个残疾人女孩,是吧?”

龚宾拿手指掏了掏耳朵,放在嘴边吹了口气。

“我不是说了吗?证据需要警官你去找。

证据确凿,说是我,就是我喽。

证据不足,那你就准备放人喽。”

题安拍了一下桌子,“我们的同志,已经带着警犬去墓地了。

找到失踪的人,也只是时间问题。”

龚宾突然将耳朵贴在桌子上,“嘘......来了。

警官,你站起来,走到审讯室外面,看看大门口。”

题安半信半疑地给梁落使了个眼色。

梁落走出去,几分钟后回来了。

他低声说:“门口来了村民闹事,他们拿着条幅和喇叭,声讨我们挖他们的坟地。”

题安愤怒地看向龚宾。

龚宾嬉笑,“挖人家祖坟,可不是警察叔叔,应该做的事哦。”

“你......”题安举起的拳头,被梁落拦下。

从审讯室里出来,题安对梁落说:“召集咱们刑警队同志开会。

从现在算起,辛苦一周。

各司其职行动,找到证据。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被害者。”

梁落说:“队长,大家已经在办公室了,就等你一声令下了。”

没有监控记录,没有行车记录仪的记录,没有目击证人,没有任何证物。

刑警队几乎走遍了,周边所有的公墓。

走访了周边所有的村落。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座公墓的周边村庄,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

那天他去城里买东西,很晚才开车回到村里。

不远处的公墓土坡上,似乎有个人在挥着铲子。

他心里还纳闷,“怎么有人晚上上坟除草。”

公安人员问到他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那个人是埋尸的人。

凭着他的记忆,描述出了那个人的身高,体型,发型,还有旁边停着的汽车样子。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4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