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55章 狗的标本

第55章 狗的标本


男子突然抓住题安的袖子,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他充满血丝的眼睛里,满是急迫,“警官,警官,你听我说。”

他吞了一下口水,“到现在,我对我妻子的死因都有疑问。

我怀疑她是被人推下去的。

我们的家庭很美满,孩子很可爱。

我的收入很高,她不需要为生计发愁。

生完孩子之后,我妈来我家里帮忙,婆媳之间的关系很融洽。

她没有理由自杀。”

题安问:“那当时您的妻子的死因,司法部门怎么说?”

男子说:“公安局说是自杀,因为现场找不到他杀的痕迹。

但我不相信。

好好的人,为什么会跳楼,一点预兆都没有。”

题安说:“好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了。

你去抱抱你的女儿吧,她吓坏了。

等她平复一点,我需要问她几个问题。

她可能是在衣柜里,目睹了凶手的行凶过程。”

男子从女警手中接过孩子,虽然他在尽力克制着情绪。

但还是没忍住,抱着孩子呜咽了起来。

题安默默地退出房间,他不忍看到一个家庭,在半年内先后死亡两个亲人。

这是何以生命不能承受之痛啊。

题安从一楼慢慢走到三楼。

他需要看到,第一次侦查漏掉的问题。

题安发现,在厨房大冰箱旁边,有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小冰柜。

题安打开之后,看到了满满一冰箱的冻奶。

每个冻奶的袋子标签上,都用笔详细地标着时间,毫升数。

题安看了一下时间,这些冻奶可以吃到一年以后。

无疑,这些冻奶都是孩子母亲的母乳。

如果按这个角度来看,孩子的母亲确实有可能是自杀。

她冻了满满一冰箱的母乳,然后自杀身亡。

题安又在书房的抽屉里,找到了几瓶未开封的药。

几瓶药都是治疗抑郁症的。

这些药是谁的?、

如果是孩子母亲的,可能她患了产后抑郁。

而产后抑郁非常有可能产生轻生想法。

题安站在三楼的阳台,突然他感受到,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他凭着第六感,猛然抬头。

他看到了对面楼里,站在白色窗帘后,半张苍老的脸。

确实是半张,因为另一半脸,藏在了窗帘后面。

题安看不清楚那张脸的表情。

但那是一种令人胆寒的注视。

这时,男子走到题安后面,声音沙哑地说:“我的女儿的确受了惊吓。

我想现在,至少今天,她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非常抱歉。”

题安说:“没问题,一天之内发生这么多事,孩子无法承受,也是能理解的。

这样吧,等孩子情绪好一点,你给我打电话。”

题安没有搜查令,只能以调查走访的形式,敲开了对面邻居的门。

题安已经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

没想到,老太太让题安和梁落进了门。

题安和梁落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别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气味倒不至于难闻,但是有一股土腥味儿。

像是......

梁落看了一眼题安,两个人心照不宣。

是古墓的味道。

之前他们办过一件,盗墓贼死在古墓里的案子。

题安和梁落下到墓道里,闻到的就是这种阴冷的土腥味。

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但每张照片都用黑布蒙着,像是......满墙的遗照。

家具都是老式的,地毯已经磨损得看不出年代。

老太太坐在摇椅上。

由于客厅没有沙发,题安和梁落只能站着问话。

随着摇椅的晃动,她的刺绣拖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题安问老太太,“您什么时候搬来的?”

老太太眯着眼睛说,“我在这住了一辈子。”

题安说:“据我所知,这个别墅区是前几年才盖的。”

老太太轻哼一声,“开发商跟我协商,让我卖出这幢别墅,我没答应。

这个小区是新的,我的房子是旧的。”

题安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太太的房子,和周围的房子看起来那么不协调。

而且室内的格局也不一样。

题安问:“我问您几个问题。希望您尽量回答。”

老太太重新眯起了眼睛,房间里又发出“哒哒”的声音。

她嘴唇没动,喉咙里发出几个音,“五个问题之后,我要休息了。”

梁落急了,“配合调查是公民......”

题安眼神示意梁落,不要继续说下去。

题安说:“好的,就问您五个问题。

您和对面邻居关系怎么样?”

老太太说:“不好。”

“昨天对面邻居,小儿子周岁宴的时候,您给孩子送了一个礼物是吗?

您是几点去的,几点回来的?”

老太太笑了一下,干瘪的嘴唇一张一合,“你这算三个问题。

我给孩子送了一个长命锁。

我是上午十一点去的,送了礼物,看了看孩子就离开了,到家的时候是十二点。

你还可以问一个问题。”

题安攥了攥手心,“您有没有单独去过孩子房间?”

“没有。”老太太起身,已经准备送客了。

题安和梁落走到门口,题安回过头问了一句,“您的狗死亡,您很伤心吧?”

老太太走到壁炉旁边,摸了摸一个趴在地上,毛茸茸的狗玩偶。

“它没有离开我啊,它不是在这儿呢吗。”

梁落的头发根儿炸了起来,他看看题安。

题安面无表情。

走出那个阴冷的别墅,题安和梁落感觉从古墓上升到了地上。

梁落摸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队长,这老太太什么人哪?

你是怎么看出,那个狗是标本的?”

题安说:“我之前也以为那是个狗玩偶。

但那个狗太逼真。

逼真到让我怀疑它是真的狗。

于是我在出门的时候,绕了一下狗的身边。

结果我闻到了制作标本,特有的防腐剂味道。”

梁落说:“真是个让人害怕的老太婆。

感觉她是个活了千年的老妖,住在这阴森森的墓穴里。

你为什么答应她,只问五个问题?”

题安从兜里拿出一个透明袋子,袋子里有几根白色的头发,“我今天去,主要是拿她的dna,回去做比对。

至于问题,她一定不会说实话的。

梁落,你发现没有,她的餐桌上放着什么?”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5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