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47章 精神病院

第47章 精神病院


李美玲眼里露出狰狞,她咬牙切齿:“对,我心里的那团火,快要把我烧成灰烬了。

她凭什么一尘不染,稳坐高台,被人宠爱?!

我凭什么满身污浊,深陷烂泥,被人践踏?!

我爬不上云端,只好委屈她跌落,变得和我一样一无所有!

我在臭水沟里,抬头仰望月亮的滋味,也要让她尝到!”

“于是你利用了耿波的爱子心切和被害妄想。

你捏造事实,让耿波相信,是许川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你在那天离开的时候,故意没有关门!

就是和耿波串通,给他进门行凶杀人,制造条件!

你没有亲自杀人,但你的手一样沾满了血腥!

在惨案发生之后,你作为所谓的幸存者。

居然还想向死者泼脏水,污蔑他们一家人是全员恶人!

因为在你的认知里,‘弱者’能杀死‘强者’的绝技是流言。

你不是萤火虫,你是一只苍蝇!”

题安怒火中烧,坐在他面前的女人,血债累累,却冷漠自私地相信,是命运的不公,让她这样做。

无耻至极!

人怎么能坏到这种地步。

“我本来没想杀他们全家,都怪那个许川。

在我被那个畜生,打得鼻青脸肿,回到于镜家的时候,看到正在感冒的于镜躺在沙发上。

许川守着她,正在哄她喝中药。

于镜在职场叱咤风云,但在许川面前,我似乎又看到了高中时候的她。

她撒娇着说,不想喝太苦了。

许川想了一个办法,他给自己也拿了一碗中药。

他和于镜盘着腿,在沙发上掷骰子,谁输了谁喝。

许川玩骰子不行,他喝的比于镜还多。

于镜喝了几天,许川就喝了几天。

我看到,许川皱着眉头,喝下中药的时候,嘴角的笑容。

那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宠溺的笑。

我突然觉得。

我的人生不是人生。

要不然,就一起毁灭,一起下地狱吧......”

题安说:“疯子!”

李美玲疯狂地笑了起来,宛如一个真正的疯子。

题安合上笔录:“人能高尚到什么程度,还未可知,但人能肮脏到什么程度,今天我见识到了。

腐烂的日子和糟糕的你,真是绝配!”

李美玲疯癫诡异地笑着,那声音像来自地狱:“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拿我没办法的。

就算你能证明这事,和我脱不了干系。

但我没有亲自杀人,你不能判我的死刑。”

题安说:“能不能判你死刑不是我的事。

是法律的事。

但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于镜托人给你找了一份,和你专业对口的工作。

就在你杀死她的那天,她的电脑里,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听到这句话,疯狂叫嚣的李美玲,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怔了两秒,突然两只手抓着凌乱的头发,嘴里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尖叫嘶吼。

“于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都要死了,还要侮辱我一次!!!”

李美玲手舞足蹈,双手在空气中乱抓,她疯癫地大笑,唾沫星子乱飞。

李美玲用指甲把脸抓破,鲜血淋漓。

她疯了。

拾光咖啡馆。

赵耀呷了一口咖啡,问题安:“那李美玲确定是精神分裂吧?别再给她钻了法律的空子。

要不你把她,弄我这儿来,我给你测测真假。”

题安说:“是真的,精神病院医生和法医,联合会诊过了。

李美玲住的病房是110病房,随时有人监测她的病情。

我昨天去了精神病院。

院长说,这个李美玲让他们院很苦恼。

她是典型的阳性精神分裂,攻击性强,暴力性强,被害妄想严重。

一放开就用脑袋,哐哐撞墙和铁门,哪硬撞哪儿。

只能是绑着。

她不睡觉,两眼圆睁,没日没夜地嚎。

每天晚上只能打安定让她睡觉。

她连自己的排泄物都吃......”

赵耀说:“看来是真疯了。嫉妒让人疯狂啊!”

题安看了看窗外来来往往的人,能看得见表情,看不见人心。

他说:“我差点犯了错误。刚开始居然,差点相信了李美玲的话。”

赵耀说:“当一个弱者以柔弱的姿态,揭发强者的不堪时,更容易被人信服。

人们同情弱者是本能。

你知道迈克尔.杰克逊的事吧?”

题安说:“我听歌少,不太知道,但我知道好像他被人指控娈童。”

赵耀用勺子搅拌着咖啡,“他当时怎么解释都没用,没有人相信他。

他被攻击、被抵制,甚至被人身伤害。

人们更愿意相信一个弱者——一个可怜的孩子。

尽管最后这个孩子,承认所有的事都是杜撰。

他已经洗不清了,没有人在乎真相。

他已经被贴上了标签。

李美玲不仅要于镜一家家破人亡,还要让他们身败名裂。”

题安说:“好险,我继续调查了下去。

这是我迄今为止办的,让我一想起,都后心发凉的案子。

比那些看来灵异可怕的案子,更让人毛骨悚然。

人心啊,人性啊......”

赵耀说:“在乌鸦的世界里,天鹅本来就罪无可赦。”

题安说:“今天难得有时间,咱俩去打个球吧?”

赵耀笑着说:“word妈呀,book思议,你主动约我打球。”

题安正喝咖啡,被赵耀的奇怪语录,呛了个措手不及。

“咳咳咳”题安呛得脸红脖子粗,还不忘白赵耀一眼。

他俩走出咖啡厅后,正准备坐进车里。

身后的咖啡厅传来了一阵尖叫和骚乱。

题安和赵耀对视一眼,立刻一前一后冲进了咖啡厅。

一个小伙子躺在地上,唇齿发紫,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全身痉挛。

身下是一片呕吐物。

题安和赵耀各司其职。

题安打了120之后,立刻固定证据保护现场。

赵耀则迅速判断,此人是呕吐物吸入气管造成的窒息。

赵耀刚给他清理了口鼻呕吐物,防止他再次被呛到。

赵耀看到这个小伙子情况,他暗自说了一声,“不好,他的呼吸和脉搏都停了。”

赵耀立刻给小伙子做心肺复苏。

十几分钟,赵耀累的大汗淋漓。

在确认小伙子有心跳之后。

他立刻把这个小伙子躺成仰卧位,头偏向一边,骑跨在他的髋部。

双手交叠,放在胸廓以下,肚脐以上的腹部。

快速冲击压迫这个小伙子的腹部。

他要试图将小伙子气管里的异物,通过胸腹腔压力排出来。

三分钟后,120急救车来了,拉走了小伙子。

真是太惊险了。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6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