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33章 香水有毒

第33章 香水有毒


梁落:“啊?翟月和尸体,呆了三天才打的120?这女人够奇怪的。”

欧阳台说:“也许是翟月不在家,两天前回家,才看到尸体,赶紧打120呢?”

一切等找翟月,问了话才能确定。

林姐做了切片,准备拿回司法鉴定中心,做下一步鉴定。

审讯室。

题安和梁落分别问话翟月和安琪。

翟月拘谨地坐着。

桌下交叠的双腿,两个脚踝紧紧扣着,紧握的双手。

她面容憔悴,法令纹鱼尾纹,星星点点的斑点,像放久的水果。

题安问:“翟月,你丈夫死亡的时候,你在身边吗?”

翟月点头:“是的,我在他身边。”

这时,林姐发来了信息。

“题安,鉴定意见已发至单位加密邮箱。请查阅。”

题安重新回到审讯室,他心里想着林姐鉴定的关键点。

“死者章木血液内脏,均未查出常规毒化物。

死者无致命外伤,无心脑血管疾病。

死者有三颗龋齿,两颗严重磨损,已经露出牙神经的松动牙。

初步判定,死者血液中的肾上腺素量过量,导致的机体死亡。

但是死者皮肤未发现注射痕迹,应该是自身分泌的肾上腺素导致的死亡。

怀疑精神因素导致患者猝死。

人在过度激动的情绪下,大脑皮层会出现十分明显的兴奋灶。

导致人的交感神经活动频繁,肾上腺素不断持续地增加。

人的心脏收缩加快,血压升高,导致心动过速,心室颤动,心脏以及呼吸中枢麻痹而死亡。”

题安问翟月,“章木死亡的时候,呈现什么状态?”

翟月有点悲伤,似乎不愿意回忆,自己丈夫死亡的过程,“晚上我和章木在客厅聊天,聊完我就回卧室睡觉了。

第二天发现他倒在了客厅地毯上。

我一摸他,人已经冰凉,没有了脉搏和呼吸。”

题安问:“你们前一天晚上在聊什么?他的情绪怎么样?”

翟月说:“我们聊着他公司的事,他最近公司资金,出现一点问题,所以聊着聊着他有点激动。

我安慰了他几句,就回房间睡了。”

题安追问:“那你为什么不及时拨打120,而是任由章木的尸体,在家放了三天?”

翟月眼里有了一点泪水,“我舍不得将他送走。”

题安问:“你们感情很好吗?”

翟月点头,“我们相识于高中时候,大学毕业就在一起了。

这么多年,感情一直很稳定。”

题安:“你认识安琪吗?”

翟月想了想,“我不认识安琪。”

“你丈夫认识安琪吗?”

“他在外面工作,认识的人很多,我也不确定他认不认识。”

“你是全职太太吗?”

“是的,我结婚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怀孕,就辞职在家了。”

题安翻了翻资料,他抬起头,眼神犀利地看着翟月,“为什么要给他换上校服?”

题安看到翟月的面部肌肉动了动,她说:“我们相识于校园,我想让他穿着校服火化。

也算是带走了一份我的哀思。”

题安结束了这次的问话。

他需要看看梁落那边,对安琪的问话有,没有什么情况。

梁落回到办公室,对题安说:“队长,安琪说,两年前她和章木就好了。

章木一直拖着没离婚是因为,章木的妈妈需要翟月照顾。

章木妈妈过世了,章木就要跟翟月提出离婚。

据说提了几次,翟月都没答应。

安琪还找过翟月,让她放手。

五天前,章木从安琪那离开,就是要回家和翟月摊牌,签离婚协议的。”

题安问梁落:“安琪找过翟月?”

梁落说:“找过好几次,不过也没起什么冲突。”

题安思索:“那翟月说不认识安琪,就是在说谎。”

题安决定和梁落,去一趟翟月和章木的家,看能发现什么线索。

内勤警员林飒飒,要去医院产检,所以搭个题安的便车。

路上林飒飒听了这个案子,她自告奋勇要去现场看看。

帮助题安和梁落分析一下,女人的心理。

林飒飒说:“女人的心理,只有以女人的视角,才能看到。”

章木虽是公司老板,但是住的小区,却是一般小区。

小区环境也不怎么样,甚至感觉有点管理混乱。

题安,梁落,林飒飒,走进章木的家。

章木的家里,被翟月收拾得一尘不染。

甚至每个桌子角凳子角下面,都有手工织的毛线防磨套。

他们戴上手套,准备勘察现场。

家里基本已经被打扫干净,没有什么线索。

“你们来看!”在卧室侦察的林飒飒喊。

题安和梁落走进卧室,只见林飒飒指着翟月的化妆台。

化妆台有一瓶面霜和一瓶香水。

“怎么了?”题安和梁落不解。

林飒飒拿起香水,对着空气中喷了一下,她用手扇了扇味道,“这瓶香水不正常。”

题安和梁落也簇着鼻子闻了闻,“怎么不正常了?”他们还是不懂。

林飒飒说:“你看,我今天来对了吧。

女人的心思,就得我们女人来猜。

听我给你们分析啊。

这瓶面霜的保质期已经过了,但看使用痕迹来看,翟月一直还在用。

香水却只用了一点点。说明不经常喷。

我搜了一下,面霜的价格是二十五块,香水的价格是八百块。”

梁落还是不明白,“你说的这些,能说明什么问题?”

林飒飒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真是凭实力单身哪。

按翟月的化妆台来看,她基本不做皮肤管理,一瓶面霜就打发了。

甚至这么便宜的面霜,即使过期了也舍不得扔。

但她怎么会花八百,去买一瓶她根本不用的香水?

再来,这瓶香水叫‘罪爱’,尾调以琥珀、香草和麝香,广藿香为组合。

浓郁艳丽,为了营造娇语嘤嘤,直白妩媚,诱惑性感的感觉。

闻香识女人。你们觉得,翟月是这一挂的吗?”

梁落不由得感叹,“女人心,海底针。”

他问林飒飒,“你看看我这挂的适合什么香水?”

林飒飒笑笑,“你适合国民大牌香水sixgod。

六神。”

题安说:“翟月为什么要买一瓶,和自己的气质完全不相符的香水?”

梁落问:“那也许是别人送的,或者是她不懂,导购小姐忽悠她买的。”

林飒飒说:“是不是她买的,我一查便知。

我的一个姐们儿,就在咱们翰兴市,唯一的高档商场当柜姐。”

题安笑:“林飒飒真是来对了。”

林飒飒立马给她姐们儿打了电话。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7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