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6章 复仇鬼魅

第26章 复仇鬼魅


梁落看着漫天纷纷扬扬落下的尘土,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江蓉,在鸡寨村沦为了男权的牺牲品和玩物。

这时手机震动,梁落看到了题安打来的电话。

“队长。”

“梁落,和肖鸣回来吧。江淼说了。”

“都说了?”

“都说了。”

梁落挂掉电话,看了看身边的疯女人。

疯女人在吃完坚果酥后,全身心地舔着手指。

梁落肖鸣和沐阳阳在离开鸡寨村的时候,梁落回头看了看雾气缭绕下,崇山峻岭中,美丽祥和的鸡寨村。

他想起了疯女人的话,“这个村的人,都是鬼。”

江蓉和其他三个男知青响应政策,下放到了最贫苦闭塞的鸡寨村。

四个大学生为古老的鸡寨村带来了活力。

他们怀着最美好的愿望,他们帮着村民收割庄稼,打井、盖房子,开办学堂,免费教孩子认字。

他们有文化,有活力,有理想,是最受村民尊敬的人。

三个同行的男孩都暗恋着江蓉,谁会不喜欢青春美丽,善良单纯的女孩?

有天,美好的天平,突然倾斜。

江蓉的父母出事了。

消息传来,村里人的眼光变了。

漂亮的女大学生,不再冰清玉洁。

她有判了死刑的父母,她的身世这么不清白,应该被劳苦大众唾弃。

她应该对这个村子的收留,感恩戴德。

她为村子里做的,还远远不够。

她应该再做点什么。

人性的贪婪,从来就没有满足的时候。

江蓉悲伤过度,晕倒在自己的房间里。

噩梦开始了,她被戴上脚镣,锁在了暗无天日的房间里。

她苦苦哀求着其他三个知青,“帮帮我,帮帮我......”

三个男知青心中的江蓉,不再是那个刚来鸡寨村的白璧无瑕。

他们在想,凭什么人人都可以,他们不可以。

他们甚至可以在结束后,给江蓉说声晚安。

男人们无所顾忌地作恶,女人小孩们麻木地视而不见。

有权势的族长冷眼旁观,道貌岸然。

他们集体对江蓉施虐。

江蓉怀孕了,族长为了掩人耳目,将江蓉嫁给了村里一个老实巴交的人。

江淼出生了。

四年后,老实人病死了。

江蓉又被锁在了房间,她再次成为了村里心照不宣的秘密。

村里人的恶念,又被重新唤醒。

江淼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看到母亲的尊严,被生生践踏。

没有人格,生不如死。

她看到从里烂到外的人性。

她看到所谓的知识分子,丑恶虚伪的嘴脸。

她看到贞洁牌坊上的“节烈可风”,牌坊下的冤魂累骨。

那些恶人用最粗暴的方式,教会她残酷的人生。

教会她人的本能,就是趋利避害。

江蓉又一次怀孕。

这时返城消息传来,其他三个男知青知道。

如果江蓉一旦有机会回城,说出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们的前途就完了。

三个男知青怂恿族长,以寡妇怀孕,不守妇道为由,选了一个黄昏时候,把江蓉关进猪笼,沉进了湖底。

六岁的江淼,哭着喊着嘶吼着,到后来跪下来,苦苦哀求着。

江蓉渐渐沉入水中,她从猪笼的缝隙中,看着自己的孩子,最后用尽力气喊道:“江淼!闭住眼睛!不要看!

我的孩子!离开这里!”

江淼哭着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却听到族长冷漠的话:“掰开她的眼睛,让她看看,不听话是什么后果。”

江淼看着母亲沉入水底。

她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她假装什么都不记得。

江淼被外村一个不会生养的家庭收养。

水是她的噩梦。

她念了护校,学了法医知识,将名字改成了炎焱。

她来到了翰兴市,找到了火葬场的工作。

她用了十年,找到了当年的三个男知青,并设计了一个万无一失的纵火计划。

先让他们一氧化碳中毒,在他们深度昏迷之后放火。

她像这个城市暗夜中的潜伏者,细密地织着那张复仇的大网。

她像一个蛰伏伺机而动的鬼魅......

所有人,都要为当年付出代价。

她利用鸡寨村每年中的一天祭祖,伪造了香烛倒下引起火灾的现场。

鸡寨村大多是木制结构的房屋,江淼为关键地方,都浇上了助燃剂。

火越燃越旺,直到鸡寨村成为一片火海。

一切沉寂了,消失了,死去了。

江淼讲完,把视线从墙的那边,收了回来。

她干涸的眼睛里,已经流不出泪水。

她将自己变成了炎焱,将自己变成了复仇的火,也将自己变成了灰烬。

灰烬是不会流泪的。

“你长大可以逃离鸡寨村的时候,当时为什么不报警?”题萍问江淼。

江淼回答:“呵呵,你以为我没报过警?”

题萍哑然。

题安想到了一句话,“住在罗生门的恶鬼,是因为害怕人性的残忍,而逃走的。”

江淼的采访,被题萍做了声音和图像的处理,在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

采访的末尾,题萍并未对此案,做出自己的评价,而是剪辑了一个,曾经在外国轰动一时的人性实验。

1974年,一个叫玛丽娜的行为艺术家,为了测试人性善恶。

用麻醉剂麻醉了自己的身体六个小时,但大脑保持清醒。

她事先签下了一个法律文件,观众可以随意对她做什么,而不用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一开始,公众很温柔地喂她吃蛋糕,将玫瑰花放到她手里。

渐渐的,有人开始上手摆弄她,用口红在她脸上、手上涂画。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人越来越大胆。

有人摸她拧她,用剪刀剪碎了她的衣服,拍她的裸照。

用笔在她身上刺了侮辱的语言,用钉子扎在她的手指上......

有人用小刀划伤了她的脖子,趴上去吸掉她伤口上流下来的血......

最后,有人用上了膛的手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期间,脑子清醒不能动弹的玛丽娜,看着对她施暴的人们,流下了泪水。

围观的人群,冷眼旁观,无人制止......

六个小时到了,实验结束,玛丽娜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她沉默地走向人群,人们逃避她的目光,然后四处逃散......

永远不要给恶自由......

不要给恶自由......

不要给恶自由......

江淼看到了报道,隔着审讯室的玻璃,对题安说,“谢谢,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

但,节目刚播出,就被紧急撤下。

电视台受到了各方压力。

理由是......当年江蓉的案子,因为牵扯到的人太多,社会影响恶劣,内容不适合播出。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8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