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4章 镇魂石塔

第24章 镇魂石塔


梁落像是一脚踏空,跌入深渊似的。

他的四肢猛地一动。

梁落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两张同款疑惑的脸,穿着防晒衣的沐阳阳,头发如鸡窝一样,叼着牙刷的肖鸣。

肖鸣说:“梁哥你是做噩梦了吧?”

梁落的心脏,此时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梦里的一切太真实了。

沐阳阳端来一杯水,“给,梁哥,喝口水会好一点。”

肖鸣嘴里冒着泡泡,“喊你半天都没醒,梦到啥了这么夸张?

你这样,你现在说一下,她叫啥?”

肖鸣指着沐阳阳说。

梁落不明所以地说:“沐阳阳啊,怎么了?”

肖鸣说:“你多说几回。”

“为什么?”梁落不知道肖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沐阳阳噗嗤一声笑了,“梁哥,肖哥的意思,是我沐阳阳的名字,阳气旺,辟邪。”

三人早餐吃了一点简易冲泡的牛奶米糊和饼干,就准备出发去村子里了。

肖鸣看着祥和平静,如世外桃源的村子感叹道:“这里要是被开发出来,保证比凤凰古城还火。”

沐阳阳拿着相机拍照,“我还是第一次回来,没想到,这里这么美。

肖哥你说旅游开发,那是不可能的。

我爸说,我爷爷当时走出村子,那是在祠堂被族长在族谱上划了名字的。

后来更多的年轻人走了出去。

留下来的,都是自觉自愿守护家乡的老人。

这么个世世代代封闭的山村,怎么可能让那么多陌生的人闯进来?”

梁落想起了昨晚窗外的那张脸。

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那是梦还是现实?

三个人来到了牌坊下面,肖鸣看着牌坊说:“昨晚上天黑,看不清上面的字。

你们看看,这写的什么?”

梁落仔细辨认,这个牌坊是木制的,上面的彩漆大多脱落,“似乎是贞烈二字。”

肖鸣左看右看,“贞还有点像,烈字就勉强了。”

“你们看,这里还刻着小字。”沐阳阳指着牌坊的背面说。

她迅速拿出相机拍下来。

牌匾背后的小字更是模糊不清,但从上自下,有几行是可以看到的。

梁落知道了,这是按年代排列下来的贞洁牌坊。

这个牌坊不是为一个人而立,而是一群女人的牌坊。

“客氏......襄氏......昭氏......”梁落看着一个个女子的名字,背后是多少条无辜的生命和凄苦的人生。

梁落感叹,“这座牌坊下埋着多少被封建残害的灵魂。”

沐阳阳说:“咱们快走吧,我站在这牌坊下觉得阴森森的,瘆得慌。”

三人沿着河边走了一会儿,沐阳阳指着一座吊脚楼,“按我爸爸描述的,应该就是在这里。”

“这是你谁家来着?”肖鸣问沐阳阳。

沐阳阳挠头,“具体我也说不清,好像是我爷爷的表姑家的女儿的婆婆?”

肖鸣笑:“这亲戚可真够亲的。”

沐阳阳也笑了,“我爷爷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出村的时候孑然一身。

现在在世的,能说的上话的,沾亲带故的,就是这个了。”

三人来到这个婆婆家,婆婆已经九十几岁高龄,穿着绣工精美的民族服饰。

老人家坐在院子里的阳光下,用一把银梳子不紧不慢地梳着,足足有一米长的头发。

“婆婆您好,我是沐福的孙女儿,沐阳阳。”

“谁?”婆婆指指自己的耳朵,表示听不清。

沐阳阳又提高了声音,“您好,我是沐福的孙女儿沐阳阳。

沐福您知道吗?”

婆婆想了想,“小福子啊......”

看来婆婆虽然耳朵不好使,脑筋还清楚。

沐阳阳扯着嗓子给婆婆介绍了肖鸣和梁落,并表明来意。

刚喊了几句,沐阳阳就吐着舌头嘟囔,“和婆婆交流太费嗓子。”

如沐阳阳所言,这村子里年轻人都出去了,知道那段历史的,只有这些守在这里的老人。

“你们是什么人?”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

肖鸣和梁落拿出自己的警官证给老人看,并说明来意。

老人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沐阳阳,“你爷爷是沐福?你爷爷比我大十岁,他小时候经常带我们这些小孩子一起玩。是我们的孩子王。

自从他离开村庄,我们再也没见过面。

他现在还好吗?”

沐阳阳说:“奶奶,我爷爷脑梗,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那个老人叹了口气。

梁落赶紧问老人,“您知道那时从外省来了几个知青的事吗?”

老人点点头,“我知道,我那时二十多岁。

有天从大城市来了四个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

他们就住在村口的知青点,但那房子已经塌了。”

梁落拿出录音笔,他知道,在老张家拿到的那张照片,很有可能就是在村口的知青点拍的。

老人继续说:“几个娃娃都很好,帮村民种粮食种菜,开班教孩子们识文断字。”

“江蓉您有印象吗?”

“江蓉啊,知道。

她是知青中唯一的女娃娃,漂亮水灵,有文化。

我结婚,她还送了我一块手绢。”

“她怎么了?”

“我嫁到邻村,几年之后回娘家。

听人说,她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梁落问。

老人突然就不说话了。

像是有什么忌惮一样。

梁落说:“奶奶,以前的往事牵扯着现在几条人命。我们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弄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办案需要,希望您理解。”

半晌,老人抬起干枯的手指,指了指后山的方向,“江蓉就在那儿。”

“您是说,江蓉的墓在那儿,还是江蓉死在那儿?”

“江蓉死在那儿,她没有墓。

不过,那儿立着一个塔,用来镇她......她们的魂魄。”

“她们?您是指牌坊上的那些女子吗?”

“是......也不全是。有的女子没资格上牌坊。”

“怎样的女子有资格?”

“自尽的有资格。会被写在牌坊上。被沉湖的没资格。会用镇妖塔镇住她们的魂魄,让她们永世不得超生。”

梁落问:“那江蓉是哪种?”

老人说:“江蓉是被沉湖的。”

梁落一惊,“您说的是三十多年前,被沉湖?”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已经是解放后十几年的事情了。

老人说:“是。

江蓉被放进猪笼,绑上石头,沉入了湖底。”

沐阳阳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要将她沉湖?”

“因为按照族规,她的丈夫死了,她就得跟着死。”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85.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