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2章 有人在笑

第22章 有人在笑


题安按了暂停键,放大了监控,那个人确实在笑。

题安立即翻了两个视频,两个视频都有同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可是监控都很不清晰。

只能隐约看到表情,五官一团模糊。

连男女都分不清。

题安找了省里的宝贝人物,沈杰。

沈杰,是首屈一指的犯罪心理侧写师和罪犯画像师。

沈杰果然厉害,不负众望,仅用两天时间,就画出了戴着鸭舌帽的人的画像。

经过电脑比对,此人三十五岁,女,名叫炎焱。

“好家伙,一个名字里五个火。”梁落咋舌,“天生的纵火犯。”

题安看到这个炎焱,有个曾用名,江淼。

一般人改名,很少改姓。

这个江淼似乎要脱胎换骨,连名带姓,一滴水不剩。

梁落托着腮帮子,看着电脑上江淼的画像,“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和水有仇啊?”

炎焱三十五岁,未婚,无子女,在翰兴市永乐火葬场工作,职业是火化工。

题安和梁落到达永乐火葬场。

火葬场领导说,一场葬礼刚刚结束,逝者即将要被推进焚尸间。

能不能等逝者亲友走了,再找炎焱问话。

题安说,可以。

他问火葬场领导,“炎焱这个人怎么样?”

领导说,“炎焱护校毕业,一直在我们这儿工作,工作表现非常好。

主动加班,任劳任怨,不怕苦不怕累。

按炎焱的工作资历和工作表现,有机会调离一线。

毕竟以前的火化车间,环境比较恶劣,防护不是很完善,有很多火化工得了肺病。

场领导让她坐办公室,做人事管理,她都婉拒了。

她十几年如一日地做着火化工。”

“对了......她还得过市劳模,上过电视呢。”火葬场领导补充道,“警察找她有什么事吗?”

梁落回答,“有三起纵火案需要她配合调查。

炎焱最近有反常的地方吗?”

火葬场领导回答,“没有反常啊。

炎焱这个人挺好的,有的逝者家属情绪崩溃,炎焱就在旁边开导他们。

她很有耐心,也很有爱心。

她对逝者很尊重,即使要进火化炉的逝者,炎焱也会给逝者做最后的仪容整理。”

题安和梁落等在外面,梁落对题安说:“队长,根据火葬场领导对炎焱的描述,她不像是犯罪份子啊。”

题安说:“是啊。我也希望她不是。

这样的职业是很让人尊重的。”

葬礼结束,题安和梁落将炎焱带回警局问话。

炎焱对视频里带着鸭舌帽的人,很快坦然地承认,“是我。”

题安问炎焱:“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两个火灾现场的围观人群里,你都会出现吗?”

炎焱笑了笑,“巧合吧?您是怀疑火是我放的?”

题安看着炎焱:“如果你解释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在火灾现场。

我就有理由怀疑,你与三场火灾脱不了干系。”

炎焱丝毫没有紧张,“我确实没有放火。

我出现在火灾现场,是因为我正好路过。”

“那你为什么要笑?”

“我笑了吗?我不记得了。”炎焱后背放松地靠住了审讯室的椅子靠背。

炎焱的理由太牵强,她在说谎。

可是从现场的证物还看,无法直接找到她纵火的证据。

题安回到办公室,看到在三起火灾中丧生的,一共有五个人。

两对夫妻,一个独居,他们年龄都在五十五岁左右。

三人当场死亡,其余二人烧伤面积达90%,在医院抢救了两天,也死于感染。

生活中和炎焱没有一点交集,更别提有私人恩怨。

没有恩怨,炎焱就没有作案动机。

难道炎焱放火是随机的吗?

题安和梁落去找受害人子女调查,所有家属都表示,不认识叫炎焱和江淼的人。

题安拿出炎焱的照片,受害人子女摇头,没见过。

生活中从未有过交集。

三家的家属彼此之间也不认识。

题安在之前勘察受害者家的时候,受害者家基本都烧成了灰烬。

但题安从一个独居的受害者,老张家的水缸里,找到了烧得剩一个角的黑白照片。

因为火浪将照片吹起,落在了水缸里,保留了照片的一个角。

受害者老张站在这张照片的最左侧。

这张照片躺在物证室,当时题安没有觉得异常。

在一切调查都无功而返的时候,题安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想法,如果按照片的大小和比例来看,这张照片应该是个三人照。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题安将照片拿出来仔细观察。

信息量太少。只有老张依稀可辨。

他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了老张后面的土墙上,似乎用白色粉白写着的字。

因为照片被烧毁严重,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字。

题安看得眼睛都酸了。他翻着字库,一个一个字比对。

他也不知道这么盲目地侦察一个照片上的字,有没有意义,但是在一切都毫无头绪的时候,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题安发现墙上的字,似乎是“寨”字的一半。

是当时拍照的地名吗?

寨一般是南方的地名。

尤其是疆南省的少数名族山区,几乎都以什么什么寨当村名。

他们同时去过疆南吗?

他们的籍贯都是本市啊。

如果几个人同时去过疆南,子女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也许是他们在成家立业前去的,子女就有可能不知道。

但为什么他们从疆南回来,彼此之间断了联系,而且从来没和子女们提过在疆南的过去。

按他们成家的时间来算,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在三十几年前,他们都是刚出二十岁的年纪。

题安突然想到,他们会不会是本市下放到少数名族的知青?

题安寻找他们的档案,一无所获。

时过境迁,落地户和户籍迁移的档案底册,早已不见了踪影。

题安翻阅当年下放疆南的知青历史,得知知青资料在80年代初档案局搬迁时,遭受了洪灾,大部分都被遗失了。

但也有仅存一小部分,由翰兴市翰岭县侯家村派出所保管。

题安去了侯家村派出所,终于在浩瀚的档案中,犹如大海捞针一样,找到了几片陈旧的档案底册。

老张,老李,老霍,三个男人是疆南县鸡寨村的下放知青!

还有一个女知青,名叫江蓉。

经题安调查,江蓉是炎焱,也就是江淼的母亲!

在鸡寨村一定发生了什么!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87.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