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20章 猫的味道

第20章 猫的味道


题安问窦医生,“周乙入院后,有没有过纵火行为?”

窦医生拿着周乙的病例,摇头否认,“周乙病情比较稳定,按时活动,按时休息,按时吃药。

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呆在角落。

从来没有过暴力行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别人。

不过......我们院对这方面很严格,他没有机会拿到纵火工具。”

题安问:“那他没有机会纵火,有没有纵火的欲望?”

窦医生摇头,“倾向也没有。

他......安静得很。”

题安心里想,有纵火癖的人,情绪一般都比较冲动,是否自己的侦查方向有误?

那,怎么解释周乙几次三番的纵火?

说着题安和窦医生,来到了周乙的房间。

题安看到病房里面的人已经都睡下。

包括周乙。

题安看看时间,“晚上八点。”

窦医生解释,“您来的比较突然,我们院里的作息时间是晚上八点,统一熄灯睡觉。”

题安连忙低声抱歉,“窦医生,耽误您下班了吧?”

窦医生好脾气地笑笑,“没事,我今天值班。本来就是要留院的。”

题安说:“那我明天来拜访吧。

在不违规的情况下,能否让我和周乙说几句话?”

窦医生说:“好,可以对话。

按评估,周乙完全可以出院。

只不过家里人一直不来接,他也就在这儿住下来了。”

题安第二天来到精神病院,看到了正在院子里活动的周乙。

他闭着一只眼睛,将一个放大镜放在另一只眼睛上,一会儿观察天空,一会儿观察草地,一会儿再观察活动的病友。

再正常不过了。

“题警官,你看,这就是周乙平常的表现。非常安静。”题安背后传来窦医生的声音。

“他手里拿的是放大镜吗?”题安问。

窦医生回答:“是啊,不知他哪里捡的。

我们检查过,确实是放大镜,但镜片不是玻璃,而是塑料。

再加上他的症状很轻,就允许他收着了。

他病房里也都是些轻症患者。

患者也是人,他们入院都会拿一两个常用的,或者有情感连接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他们安全感的来源。

所以在安全的范围内,我们会允许他们,保留一点自己的东西。”

题安看了看周乙,然后点了点头,问窦医生:“周乙在入院后,有没有过反常的举动?”

窦医生回答地很快,“没有过反常。”

“一次也没有吗?”

窦医生想了想,“如果非要说有,也只有那么一次。

有次有个病人家属违反规定,在走廊抽烟,烟头将医院的一个库房给烧着了。

烧死了一只来库房取暖的猫咪。

院里的护工,把猫咪埋在了后院。

晚上查房的时候,周乙失踪了。

最后值班医生,在后院埋猫咪的地方,找到了他,他徒手将猫咪挖了出来。”

“挖猫的尸体?”题安看向后院。

窦医生说:“后来这件事被传的很邪乎。

有病人信誓旦旦地说,看到周乙趴在猫的身上,好像在吃猫肉。”

题安想到那个画面,胃里一阵翻腾。

窦医生说:“题警官,之前周乙的主治医生否定了,周乙在吃猫肉的谣言。

我来这工作两年,两年前接手了周乙的治疗。

事情发生的时候,应该是周乙刚入院不长时间。”

题安继续问:“那你们有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分析?他为什么会做如此反常的事情?”

窦医生笑了笑:“在精神病院,这种事不算反常。

之前周乙的主治医生,给他的父母打电话了解情况。

据周乙的父母说,周乙之前养了一只猫,和猫感情很好。

主治医生觉得,周乙看到烧死的猫,想起自己的猫,产生共情,也是非常可能的。

况且之后,周乙的病情一直稳定,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活动结束,周乙回到病房。

看到题安站在窗前,主动问了一句:“你好。”

清醒有礼貌。

题安也跟他打招呼:“你好周乙。现在你有空吗?能聊聊天吗?”

周乙爽快地同意,“可以聊。但......我能否知道你是谁?是医生还是新来的病人?”

题安说:“我是警察。”

周乙听到题安的自报家门,笑了笑,“警察?好的。咱们从哪儿开始聊?”

周乙坐在自己的床上,将手中的放大镜放在了枕头下面,用湿纸巾擦了擦手。

题安问:“你还记得,你是为什么住到这儿来的吗?”

周乙想都没想,“因为精神问题。”

题安问他:“在这儿还住的习惯吗?”

“习惯啊。跟度假一样。”

“不无聊吗?”

“不无聊啊。”

“那......”题安斟酌了一下,问出了口,“据我所知。

你入院是因为你习惯性纵火,能跟我聊聊,你为什么要纵火吗?”

题安问过窦医生,能不能问周乙关于火的问题,会不会对他的精神有刺激,窦医生说可以问。

周乙笑笑,“我纵火,当然是因为我喜欢纵火。”

题安从周乙的这句话,可以判断周乙是纵火癖的患者。

具有纵火癖,这种心理的纵火者,纵火就是为了纵火,不需要任何理由,就是喜欢。

“纵火的哪部分,能让你快乐?”题安需要知道纵火犯的心理来破案。

周乙抿了下嘴唇,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他脸上的肌肉抖了抖,眼里露出了欲望,“我喜欢它的跳动。我喜欢它的味道。”

“火焰跳动和火的味道使你兴奋?”

周乙没有回答题安的话,而是看着窗台上的一只小昆虫,爬来爬去。

他转身从枕头下拿出放大镜,用放大镜仔细观察着,这只不知名的小虫子。

题安继续问:“你对虫子很感兴趣?”

周乙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这里只有虫子啊,又没有别的。”

“曾经还有过一只猫。”题安提醒他。

周乙听到题安说出“猫”这个字眼的时候,停止了观察昆虫。

他眼睛微闭,长长地深呼吸,像是在享受着什么,“是啊。什么东西都比不上猫。”

题安虽无法理清楚思路,但还是接着问了下去,“比不上猫的什么?”

周乙扭曲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他把脸朝着题安探过来。

他脸上的扭曲被放大。

题安听到周乙说:“猫的味道。”

说完周乙看了看后院那棵江南槐树下,脸上露出了遗憾。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89.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