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6章 深巷遇袭

第16章 深巷遇袭


半晌,程净开口问题安:“题警官,你也觉得,我是一个疯子么?”

题安没想到程净会问自己,这么直截了当的问题。

一时间,他只能遵从自己的内心,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题安说:“你没有疯,你可能是病了。

既然是病,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题安顿了顿,真诚地说:“我是说,我愿意当你的朋友。”

程净低下头,无声的泪珠滴落下来,“谢谢你,题警官,我知道你是因为怜悯......”

题安平静地纠正她:“我交朋友,从来都是因为这个人值得交,而不是因为别的。

不过,如果你暂时,还不能把我当朋友,那就把我当个倾诉的对象。

偶尔将你心中的不解吐一吐。我很乐意倾听。”

程净用手背抹了下满脸的泪水,“谢谢你,题警官。”

题安说:“你如果没有准备好说,可以下次。没关系。”

程净点点头。

题安将车停在一个巷子口,程净家小区,在这条巷子的尽头。

路灯大多老旧,巷子很昏黑。

题安说:“太晚了,我送你进去。”

程净忙摆手,说自己走惯了这条路,没事。

题安坚持要送。

他的第六直觉,这条巷子不安全。

果然,刚进巷子,题安就发现了他们身后,似乎有什么人跟着。

因为题安看到了墙上,忽隐忽现的人影。

题安加快了步伐,将程净送到楼下,嘱咐她快点上去。

“出来吧。”题安喝了一声。

人影渐渐从黑暗中显现。

大约有六七个小混混模样的人,一脸痞气,身上纹着乱七八糟的纹身。

他们手里拿着匕首和木棍,朝着题安渐渐逼近。

来者不善。

题安心知肚明,多半这些人,又是有罪犯雇来,打击报复自己的。

题安看了一眼手表,现在十一点四十分,他预计在十二点前,解决这些小混混。

搞定时间比预计的,还要早十分钟。

题安拿出手铐,准备将“哎呦,哎呦”躺地上呻吟的小混混们,打包铐走。

这时,从题安背后的黑影中,突然又闪出几个小混混。

“小心!”是程净的声音。

题安没来得及躲闪,头部重重挨了一棍。

眼前有点模糊,重心也有点不稳。

题安看到程净惊慌地跑过来,扶起自己:“题警官,你没事吧?”

题安迷迷糊糊地说:“你怎么还没回去?”

“呦,没看见这儿,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妹妹呢。”有一个混混说着去摸程净的脸蛋。

题安一伸腿,将那个混混踢飞。

他挣扎地站起来,将程净护在身后。

混混恼羞成怒,“兄弟们,给我上。”

题安一人敌众,但终究那些人是有备而来,且人人手中都有木棍。

题安挨了几棍,摔倒在地,但他听到远处传来,警车的警报声。

程净已经报了警。

程净被几个混混拉着,脸被按在墙上,小混混们口中说着污言碎语。

题安挣扎地起身,他头上的血,将整个脸都染成了红色,“放开她!你们不是冲我来的吗?”

几个混混又对题安进行拳打脚踢。

程净被按着,动弹不得,已经有混混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题安看到前一秒,还柔弱哭泣的程净。

后一秒突然双手扶墙,一记重重的侧踢。

之后又一个干脆的腾空回旋踢,将按着她的两个混混,踢出了三米远。

还有一个混混则被程净一个利落的肘击,跪倒在地。

题安听到混混一个个倒地的声音。

题安在晕倒前,看到程净双手握拳,格斗式防御姿势。

对冲向她的混混,后脚垫步,一记矫健的前脚下劈。

脚在空中画了个半圆,然后直中混混的琵琶骨。

病床上的题安睁开眼睛,但又被窗外刺眼的阳光,晃得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程净低声对自己说:“醒了吗题警官?

你睡太久,眼睛不适应强光。

你慢慢睁开,我去把窗帘拉上。”

程净转身去拉窗帘。

题安只觉得头,像裂开一般痛。

他终于回想起来,之前在程净家巷子里发生的事。

程净凌厉的眼神,以及稳健标准的散打。

是现实还是梦境?

题安赶忙睁开眼睛,他想看看现在的程净是什么样。

程净动作轻柔地拉上窗帘,轻轻拿起病床前的水杯,用小勺舀了喂到题安嘴边,“题警官,您喝点水。”

昨晚的程净,现在的程净,分明不是一个人。

“你会散打?”题安急于确认。

程净想了想,微微点头,“会一点。”

题安在警校练过散打,程净的散打水平,非一日之功,可以说是高手。

根本不是“会一点”。

题安问:“你多会儿学的?”

程净回答说:“有一个会散打的哥哥教的。

他散打很厉害,我只是会一点皮毛。”

题安赞叹,“你那个哥哥何许人也,教出来会一点皮毛的学生都这么厉害。”

程净有点吃惊地问:“厉害?题警官你别笑话我了,散打我只学了三天,连基本动作都不得要领。”

题安觉得程净在自谦,“要不是你,昨天我就挂了。”

程净说:“我上楼之后觉得心里不安。

走下楼看到,你被那些混混团团围住,我赶紧用手机报了警。

幸亏警察及时赶到。

那些人是些什么人?”

题安回答程净:“没事,一年总要有那么几回。

干这行的,这种打击报复的事免不了。

不过,谢谢你,程净。”

程净的脸红了,连忙摆手:“您别这么说。”

程净去打水的时候,刑警队的队员们,一窝蜂地涌进题安的病房,“队长,我们来看你了。”

欧阳台说:“队长,你这妥妥的是因公负伤。

今年的先进个人,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出去了啊。”

“就是就是。”队员们纷纷附和,“你要让出去,我们可不答应。”

题安说:“什么因公负伤,都别给我到处嚷嚷。

被几个小混混打住院,还不够丢人现眼的呢!”

梁落拿起题安床头柜的苹果咬了一口,“什么几个小混混!二十几个人呢,个个手里拿着武器。”

肖鸣说:“对啊,警察赶到的时候,你和程净都晕倒在地。”

题安诧然,“程净也晕倒了?”

肖鸣说:“是啊。我们听出警的人说的。

你俩倒在一堆混混中间,一时间警察都没分出,谁是歹徒?”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9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