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5章 催眠治疗

第15章 催眠治疗


“小美在实习的时候,跟着一个产科的老师。

她接的第一个实习内容。

就是弄死一个孩子。

我问她:‘你回忆起什么了?’

小美抽泣着说:‘我的老师正在给一个产妇做引产,那个产妇流了好多血,昏死了过去。

一般情况下,为了照顾产妇情绪,引产的胎儿在腹中,就要被弄死。

但这个引产出来的孩子,居然还活着。

我手捧着血淋淋的孩子,看着孩子蠕动的双脚。

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感觉眼前一片猩红。

我的耳边响起了老师焦急的喊声:‘别让他哭出来,哭出来就是医疗事故。’

我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办。

那个婴儿浑身是血,黏黏的,牢牢地粘在我的手上。

我的老师骂我:‘用纱布蘸水,给他蒙住口鼻。’

于是我拿了一块纱布,蘸上了水,对着他的口鼻,按了下去......

孩子挣扎了几分钟之后,不再动弹。

我拿开纱布,看到孩子的脸青紫,眼睑出血,四肢僵硬,他的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

我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事后,老师给我的实习成绩,打了不及格,将我狠狠骂了一顿。

她说我,不配当一个医生,适合去当一块木头。

她对我说:‘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放弃他了,你在这儿脆弱什么?

这种心理素质,趁早滚蛋回家!’

老师的嘴巴一张一合,我听不到她的声音,眼前都是血,还有浑身是血的孩子在蠕动。’”

赵耀叹了一口气,“她晕倒了,醒来之后,这段记忆被封存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一切正常啊,却为什么怀不上孩子。

她的内心告诉她:‘你杀了一个孩子,你不配做母亲。’

身体是最诚实的,你以为忘记的,身体都会帮你记得。

身体和潜意识阻止她成为一个母亲。”

“后来呢?”

“后来我给她做了心理疏导,帮她正视了这个问题。

这样的孩子在产妇肚子里,已经被打了很多致命的针,很多器官已经衰竭。

经过心理疏导之后,慢慢地她释怀了。

她半年后怀上了双胞胎。”

题安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网球馆,感慨地说:“人的大脑真的很神奇。”

赵耀说:“对啊,所以,你必须定期来做心理疏导。

看看光一个焦尸案,能让你怀疑起整个世界。

哥们儿,你要面对的是数不清的刑事案件。

无下限的人性。”

赵耀顿了顿,坏笑着说:“我可不想你到时候,因为不孕不育来找我。”

题安追着赵耀打,“你这个乌鸦嘴,欠揍。”

赵耀抱头鼠窜,“人民警察打人了!”

赵耀和题安来到一个餐馆前,正要进门。

题安突然一拍脑门:“今天不能请你吃饭了,程净前几天给我打电话,我这几天忙忘了。”

赵耀忙拦着题安:“你直接把程净喊出来,一起吃个饭不就成了?

程净的病情,多出来和人接触会好一点。

她的性格,平常应该也没有什么朋友。

程蕙结束咨询之后,程净一直没来心理咨询室,趁这个机会,你向她介绍一下我。”

题安敲了一下赵耀的脑门,“还是你的脑袋比较灵光。我现在给程净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程净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在这里!”赵耀看到进入饭店的程净,伸手招呼她到卡座。

“你怎么知道这姑娘是程净?你又没见过她。”题安诧异地对着赵耀嘴型微动。

赵耀也保持微笑,嘴型动了动,“开玩笑!抓人我不行,看人你不行。

你哥们儿我,就是吃这碗饭的。”

这家火锅店,顾客很多,嘈杂喧嚣,人声鼎沸。

门口坐着两排等位的人。

店家给每人发了大蒲扇。

等位的人摇着大蒲扇,也不慌不急,三三两两的下象棋,打扑克。

等到店家吆喝一声:“到您几位了,久等了,送您几位啤酒三瓶。”

“哥哥,送我们吗?我们也等好久了呢。”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笑着问。

年轻帅气的老板手一挥,“送!姑娘们就别喝啤酒了,奶茶豆奶可乐随便喝。”

这家店的老板是题安和赵耀的同学,装修极具烟火气,啤酒瓶饮料瓶撞来撞去,发出热热闹闹的声响。

仿佛在这里,生活热气腾腾,能嚼出千般滋,万般味,通通变成好日子。

这家馆子的烟火气,大概就是抚慰人心的地方。

程净一身白色连衣裙,脚蹬白色球鞋,头发松松地随便挽着。

程净不断侧身,对着端菜的服务员说:“抱歉,借过。”

来到卡座,题安发现她的头发还没干。

程净小声地说:“您的时间宝贵,所以我接到电话就赶快出来了。”

程净的声音,瞬间被火锅店此起彼伏,像火一样的声浪覆盖。

赵耀对服务员说:“哥们儿,麻烦您把我们头顶的空调关一关,这儿有个妹妹,不能吹凉风。”

题安暗暗佩服赵耀,他虽然平常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但照顾女生那是细致入微。

程净忙摆手,红着脸说:“没关系,我的头发已经快干了,不用专门关掉空调的。”

赵耀伸手给程净杯里倒上果汁,笑着说:“要的,要的。”

程净说:“我吃过饭了。”

赵耀还是将筷子放在程净面前,“吃过也可以再吃点嘛!来来来,我们来举个杯。”

题安有点尴尬,赵耀这,不把自个儿当外人的性格啊。

题安看看程净,程净对于这样的环境,本来就有点不适应,再加上赵耀,上赶子地套近乎,脸上更是一片绯红。

题安低声和赵耀说:“差不多点儿得了。”

赵耀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跟程净说:“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赵耀,是题安的好朋友。”

程净拘谨地点头,“您好,赵心理师,我听说过您。”

赵耀挠挠头,“我这么有名?谢谢谢谢。”

在赵耀幽默与段子齐飞,术语与专业共一色的暖场下,程净慢慢地放松了下来,时不时地露出一点笑容。

题安想起了程净来之前,赵耀的话,“信任的基础是放下防备。

对于程净这样,敏感又受过伤害的女孩,坦诚和友善是最好的礼待。”

题安笑着看赵耀,真如一颗小太阳一样照耀散发着温暖。

酒足饭饱之后,题安送程净回家。

在车上,题安问程净,“赵耀挺吵的吧?但他是个好人。”

程净点头,“我知道他是个好人。”

题安以轻描淡写提起了沉重的话题,“哎,对了,你找我想说什么?”

程净没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窗外。

题安没打扰她,静静地开车。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9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