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3章 人性之恶

第13章 人性之恶


题安笑着帮小女孩,撕开巧克力的包装,递给她。

“叔叔能不能问你两个问题?

昨天你说,你们村庄里有妖怪,是真的吗?”

小女孩单纯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是真的。骗人是小狗。”

题安继续问:“那妖怪现在在哪里呀?能不能带叔叔去看看。”

小女孩想了想,“可是它死了。流了好多血。”

题安追问:“怎么死的?在哪死的?”

小女孩指指山上:“喏,就在后山的山坡上。

妖怪被孙悟空打死了。”

“孙悟空是谁?”

小女孩笑着说:“孙悟空就是我们呀。”

看着小女孩天真的面孔,题安后背一凉,他说:“你能带叔叔去看看,你们打死妖怪的地方吗?”

小女孩爽快答应,“没问题,叔叔跟我来。”

这时候,题安的手机响了,是林姐打来的电话。

“喂,林姐。”

“题安啊,鉴定结果出来了。

这具焦尸是人,不是猴子。

我的老师的意见是,这具焦尸是个畸形儿,女孩,年龄在四岁左右。”

“四岁?只有婴儿的身高?”

“应该是发育迟缓导致的。”

题安不明白,“那林姐,这个孩子和猴子相似的地方怎么解释?比如头骨和尾巴。”

林姐说:“我的老师推断,这个孩子得的是小头畸形症,所以脑容量小,大脑发育不良,伴随严重的智力低下和心脏疾病。

至于她的尾巴,分析了切片之后,我们考虑是脊髓拴系膜膨出导致的。

属于先天性的神经管畸形的一种。”

题安问:“那死亡时间呢?”

林姐说:“五天到一周。”

题安一惊,与村民说的着火时间不相符。

林姐说:“这样吧,我将结果发你手机上,便于你尽快确定侦查方向。”

题安说:“辛苦,林姐。”

林姐说:“不辛苦,就是有点揪心。”

题安跟着小女孩来到了她所说的,后山的山坡上。

“喏,就是这里。”小女孩指着草堆说。

草堆上有已经干涸的大片血迹,和带着血迹的石子。

题安拿出相机拍照固定证据。

小女孩说:“大人们说,秀花婶婶生的是妖怪,不让我们靠近。

于是我们离的远远的,用石头砸它。

砸它一下,它就动一下,最后它流了好多血,大概是死了。

大人们警告我们,不能跟别人说这件事,要不然就要把我们和秀花婶婶关在一起。

秀花婶婶发起疯来会吃人。”

题安问:“你说的秀花婶婶在哪儿?”

“在笼子里。”

“你带着叔叔去好不好?这是我们的秘密。”

“好的,拉钩。”

警车的鸣笛声,响彻整个村庄。

案件告破,这个村庄的秘密也大白于天下。

村庄里的傻子单身汉,家里人给买了一个南方的媳妇儿。

这个媳妇儿不听话,老是跑。

村里人自觉自愿地帮傻子单身汉家,一次次追回逃跑的媳妇儿。

媳妇儿秀花被锁进了笼子。

刚开始嘶吼哭泣,慢慢变得疯疯癫癫。

一年后,秀花生下一个长相奇怪的孩子,面部像猴子,身后还有一条长长的尾巴。

孩子和母亲生活在笼子里。

秀花虽然疯癫,但知道给孩子喂奶。

给孩子唱听不出调的歌,给孩子盖破被子,把饭嚼碎了,喂到孩子嘴里。

在孩子们叫着“妖怪”,朝着她扔石子的时候,秀花会将孩子护在身后。

秀花又怀孕了,傻子家觉得这个病孩子,又费粮食又不能传宗接代。

于是傻子家将这个孩子,从笼子里拿了出来,扔在了后山的山坡上,让她自生自灭。

村里的孩子们,扔石子砸死了她,村里大人怕惹上事。

于是村长拍板,焚尸灭迹。再找机会掩埋。

外乡人来找羊,偶然发现了被焚毁的尸体。

秀花被解救,但她已经精神失常,需要长期吃药控制。

医生给秀花肚子里的孩子,做b超之后发现,还是一个畸形儿。

这是染色体异常,导致的先天畸形。

而且胎儿已经死亡十天。

在秀花家人的签字下,医院给秀花做了流产手术。

各省警方通力协作,顺藤摸瓜抓到了十几年在逃的人贩子。

无论是怎样有缺陷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是一个人,受到法律的保护。

但是杀人者,是一群平均年龄,仅仅在六七岁的孩子。

法律不会追究十二岁以下孩子的刑事责任。

对于集体作恶的村民,也只是批评处罚。

题安因为破案有功,受到了上级的嘉奖。

题安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想起了那个村庄里,碧蓝的天空,清凉的河水,蜿蜒的小山,绿油油的庄稼地,金黄的油菜花田,空气里的槐花香扑鼻。

村民个个勤劳能干,民风淳朴。

是一个世外桃源。

题安想到这里,突然毛骨悚然。

这样的世外桃源下,掩盖着的是人性腐烂的恶臭。

恶的种子在这里落地生根,为非作歹,兴风作浪。

村庄变成了谎言和伪善的污渠。

暴力如果变成一种民主的,正当的,被允许的,心照不宣的,每个人都沉浸其中,进行暴力的狂欢。

人性成为磨牙吮血的怪兽。

恶的最高级在哪?

是一个人的作恶,还是群体作恶?

哪里有净土?

哪里也没有净土。

题安绝望地想。

题安想起了那个孩子,她没有足够的智力来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发生的?

她对世界最后的印象是怎样的?

冰冷的泥土,冰冷的人性,四肢健全却心理扭曲的人们,还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挣扎着却无人怜悯的绝望?

题安喃喃地说:“孩子,你没有病,是这个世界病了。

你没有错,是他们错了。”

电话铃声响起,是赵耀打来的,赵耀听出来,题安话里的沮丧,问清了缘由。

赵耀说:“但至少,她曾在秀花的怀里安然入睡。

也许,母亲的怀抱就是一个孩子的净土。”

接着赵耀命令题安,每隔一段时间,要找自己做心理辅导。

排解案件中的共情情绪。

题安没说话,赵耀接着说:“明天我有事。

这样吧,后天你下班后来找我,我们去打网球。”

题安无精打采,“不想去。”

赵耀笑着坚持,“网球馆的会员卡,用的是你的钱办的,你忘了?

不用就过期了。

说好了啊!后天不见不散。”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196.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