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8章 心理创伤

第8章 心理创伤


说着,程蕙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题安给程蕙递了纸巾盒子。

程蕙接过去擦了擦眼睛,低声道歉:“抱歉警官,我情绪失控了。

是因为想起了我女儿出车祸的往事。”

题案宽慰程蕙:“请您节哀。好在有程净陪在你身边。”

“是啊。程净从小就是懂事听话的孩子。

这么些年我们娘儿俩相依为命,就像亲生的母女一样。”

“程女士,只有证言,没有物证等其他形式的证据,不能做出有罪判决。

孤证不能作为证据。

程净的案子现在还有疑点,我们会继续侦查,需要痕迹专家进行鉴定。

如果确实找不到证据,且排除程净杀人的可能。

能确定是程净的妄想,我会向上级禀明缘由。

我没有权力,直接释放嫌疑人,需要走一定的程序。

您在家等候消息吧。”

程蕙哭着走了。

题安拿出在北城派出所调出的档案,仔细翻看当时的苏小妓案。

十几年前相机的像素不是很好,但依然能看出来她身上的新伤旧痕。

当时鉴定中心给出的结果,是一级轻伤。

这是生理创伤的结果,但是心理创伤却没有给出鉴定。

在十几年前还没有“心理健康”,这一明确的概念。

心理创伤无法量化和感知,容易被人们忽略。

没有有效的心理疏导,那些伤害会在受害者心中生根发芽,一点点窃取掉他们的心灵养分,在以后的生活中逐渐显现出来。

题安想,程蕙说程净是三年前发病的。

其实不然,在十岁程净被养父母虐待的时候,已经埋下了发病的种子。

也许比十岁还要早。

伤害是一瞬间发生的,抚平伤害却要用一生。

程净被释放的那天,题安在场。

在程净出来之前,他给了程蕙一个电话号码,是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

这个心理咨询中心,是题安的朋友赵耀开的。

赵耀从国外学成归来,在心理咨询和疏导这一方面,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程净签好字之后,依然是有礼貌地和警察道谢。

程蕙冲上来抱住女儿泣不成声。

程净则不断地拂着程蕙的背,轻声安慰她:“妈妈,对不起。”

好像妈妈比她更需要安慰。

过了好一会,程蕙的情绪终于好了一点。

她去不远处开车,题安和程净并肩站着。

程净突然看着题安,认真地对题安说:“题警官,小伟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我的妄想。”

程净的眼神,依然是一览无余的纯净。

她十分清醒,像在陈述一件真实的事情,丝毫没有精神病人的恍惚。

题安告诉她:“如果你能想起任何关于小伟的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程净点点头,突然她忧郁阴霾的脸上,展现出向日葵一般明媚的笑容。

题安顺着程净的眼光望去,程蕙开着车过来了。

程净向题安道谢,之后坐上了车子的副驾驶座。

题安的目光落在了汽车后视镜上,挂着的一个水晶相片。

相片里的人不是程净,但和程净刚才一样,像向日葵般明媚地笑着。

程蕙看到题安看相片,她解释:“这是我去世女儿的相片,她叫陈净。”

题安点点头,目送她们离开。

两个月后的一天,题安出外警任务结束。

太累了,回到家就大字型躺在了床上,他拿起手机随便地翻着。

突然程蕙的电话号码,映入题安的眼帘。

犹豫了一下,题安还是拨通了程蕙的电话。

“您好,是程蕙女士吗?”

“您好,题警官,我记得您的电话号码。”

“我想问,最近程净还好吗?没有再说自己杀人的事情吧?”题安问。

程蕙说:“没有再提自己杀人的事了。”

“您去过心理咨询中心了吗?”

“......没有。

之前我带着她去过类似的医院,住院病房里各种各样的精神病人,都在一起关着。

程净住了几天,我感觉她受到了惊吓。

所以舍不得把她再送进那种牢笼。”

题安解释道:“您大概是误会了,心理咨询中心和精神病医院不是一个概念。

心理咨询中心偏向于心理疏导和治疗。

这样吧,如果你觉得有顾虑,我可以带我心理师的朋友,去您家里一趟。”

题安听到电话那头的程蕙,犹豫了片刻,“好的,谢谢您题警官。

我用短信把地址发给您。”

程蕙顿了顿:“但......得过了二月份。”

题安去心理咨询中心找赵耀。

赵耀刚送走一个来咨询的病人,一只手揉着太阳穴,一只手接了一杯咖啡。

看到题安走进来,赵耀笑着说:“题安,你小子终于露面了。

我记得最后见你,还是去年冬天。

怎么着?需要点什么心理咨询服务?是不是失恋了?”

题安拿过赵耀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一屁股坐在了赵耀办公室柔软的沙发上,

“失恋你大爷。我没有时间恋爱,更没有时间失恋好吗?”

赵耀白了题安一眼,“那你来找我是干嘛?

我告诉你啊,从你进门,计费就开始了啊。

一会儿走的时候记得结账。”

题安将手里的抱枕扔向赵耀,“你哪天有时间,跟我去个病人家里。”

赵耀一伸手接住了抱枕,“呦,上门服务啊,那价格可高哈。”

题安说:“你钻钱眼儿里了?纯属为人民服务,没有报酬。”

赵耀撇嘴,“那我可不去。”

题安挑眉,“莉莉知不知道你的志向,是交够九十九个女朋友?而她才第十六个。”

赵耀无奈地摊手,“好吧,算你狠。说说情况吧。”

题安事无巨细地给赵耀讲了程净的情况。

赵耀思忖片刻,跟题安确认,“你说,你看到了程蕙车上,依然放着她去世女儿,陈净的照片?”

题安说:“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陈净去世已经十年了,程蕙为什么还把她的照片,放在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题安反驳:“这个挺正常吧?一个妈妈对自己女儿的死,耿耿于怀,忘不掉也是很正常的吧?”

赵耀提醒题安:“忘不掉和不想忘是两回事。”

题安问:“你想说什么?”

赵耀说:“我想说的是,程蕙隐瞒了一些情况。”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20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