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7章 旧案重现

第7章 旧案重现


题安去的,是自己的师傅家。

题安刚进警局跟着的师傅,是办案多年,已经退休的老邢警周国庆。

见题安风尘仆仆来找自己,老周边浇花边笑着问题安,“小题,你又遇上什么,想不明白的事了?”

题安将程净的案子,跟自己的师傅,详细讲了一遍。

老周没有插话,他依旧用一块抹布蘸上啤酒,仔仔细细擦一盆滴水观音的叶子。

题安说完最后补充了一句:“师傅,您知道那女孩,之前的曾用名是什么吗?

苏小妓!

什么缺德父母,给孩子起这么一缺德的名儿?”

老周停下手里的动作,想起什么似的,

“你说那个女孩的曾用名,是苏小妓,是娼妓的妓?”

“是啊,父母再没文化,也不可能给孩子这么起名。

这父母和孩子,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哪!”题安义愤填膺。

“我是说,我知道这个叫苏小妓的孩子。”老周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题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周沉吟片刻,“大概十五年前,我还在派出所的时候,办过个案子。

这个案子在当时当地,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题安问老周:“这个案子......和苏小妓有关?”

老周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是的,我给你打个电话,你明天去北城派出所。

调一下十五年前苏小妓那个案子的卷宗。”

“谢谢师傅。您能先简单给我说说那个案子吗?”

老周在饮水机上接了一杯水递给题安,“当时给我心理的冲击也很大。

所以有一些细节还记得。

那时苏小妓大概是十岁,有一天邻居来派出所报案。

邻居经常听到她的养父母,欧打她的声音,也见过几次她身上脸上的伤疤。

根据邻居的报案,通过我们的调查,可以判断她的养父母,确实对她有暴力行为。”

“养父母?虐待?”题安重复。

“是的。”老周回答。

题安听到老周的话,差点摔了自己手中的茶杯。

老周叹一口气:“是。小妓这个孩子是天使孤儿院的孩子。

十岁被一个条件挺好,没有生养的家庭收养。

她的养母是全职太太,她的养父是一个事业单位的科级领导。

通过调查,这个养父确实是有问题。”

题安问:“是……?”

老周点头,“是。”

题安觉得不可思议:“他太太知道吗?”

“通过审问,他太太是知道的。

两口子收养孩子就有目的性。

他太太也是属于被他精神控制的那种。

但心里又非常矛盾,在充当帮凶的同时,将仇恨发泄在小妓身上,对她进行虐待。

这就能解释她的养父母,为什么要给苏小妓取这样的名字了?”

题安突然想起程净清澈的双眸,他觉得不忍。

这是怎样一个命运多舛的可怜女孩。

她曾经遁入的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然后呢?那养父母是不是现在还关着呢?”题安希望他们把牢底坐穿。

老周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虽然引起了小范围轰动。

可是当时的法律,也不是很健全,这方面规定没有定性得很明确。

最后只是收回了他们的收养权,然后单位作出罚款决定,就当是惩罚了。”

题安瞪大眼睛:“这也太便宜他们了。”

“是啊,没办法,这类案件收集证据很困难。

而且当事人是十岁的孩子,有很多证词前后也不一致。

只能作罢。

记得我当时和你说了一样的话。”老周拍拍题安的肩膀。

“恶魔没有得到与罪行相应的惩罚,是对受害人的再一次伤害。”题安问,“那孩子后来呢?”

“孩子年纪太小,只有十三岁,就只能再送回孤儿院。

后来我还去孤儿院看过两次她。

大概是过了一年,听孤儿院的老师说,她被一个单亲妈妈收养了。

这个单亲妈妈是中学老师,丈夫和女儿死于车祸,经济条件和教育程度,都符合领养条件。

新的养母供她读书,学钢琴,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从老周家里出来,题安开车,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他的脑子里不断回响着老周的话。

十岁,题安回想起了自己的十岁。

是每天厨房里,妈妈做饭飘出的香味。

是老爸从身后,突然拿出的礼物。

是和同学们踢球打闹的夏天,还有冒着气泡的橘子汽水。

十岁自己的烦恼,不过是,今天打球输了,明天放学爸爸来接晚了,或是哪天自己养的小鸟飞走了。

可是,还有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些不被祝福,不被上天眷顾的孩子,颤颤巍巍提心吊胆地活着,等待命运的分配。

他们没有错,他们只是不小心来到了这个世界。

题安从北城支行回到队里。

肖鸣低声示意题安,“程净的母亲,来接程净回家了,人家已经开好了各项证明,证明程净有心理方面的疾病。”

程净养母叫程蕙,四十左右年纪,彬彬有礼谦逊儒雅,穿着朴素淡雅,是知识分子的气质。

程蕙微微欠身抱歉地说:“十分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家小净,三年前在医院确诊妄想症,俗称为癔症。

发病的时候,会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

题安看了看病历,抬头问她:“之前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我的意思是,她会凭空想出来一件事,然后自己以为是真的吗?”

程蕙担忧地点点头,“是的,不久前有天晚上,我进小净房间给她送牛奶。

我看到她站在阳台上的角落自言自语。

走近了一听,吓得我头发根都竖起来了。

她看着窗外说:‘你怎么来了?’”

“能确定窗外真的没有人吗?”

程蕙肯定地说:“我家住二十楼,阳台外不可能有人。”

程蕙顿了顿:“小净是个可怜的孩子。

在我领养她的时候,听孤儿院的人说,她在上一家收养她的家庭,受过一些伤害和虐待。

可能就是那时,小净的精神受到了刺激。”

题安问她:“那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收养她的呢?”

程蕙的眼圈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时,躲在孤儿院老师背后的小净,怯生生地喊了我一句‘妈妈’。

我一下想起了过世的女儿,抱着小净泣不成声,毫不犹豫地收养了她。”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20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