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6章 被迫自杀

第6章 被迫自杀


题安侦查刘丽家。

刘丽家已经被清理干净,仿佛不曾发生过,任何可怕的事件。

题安调取刘丽家监控,确实和叶安雄说的一模一样。

而且,刘丽确实是自杀的。

只不过这个自杀,并不是她自愿的。

监控显示,刘丽将绳子和椅子摆好,却没有立即上吊。

而是悠闲地看着电视做了瑜伽,还榨了一杯果汁。

她看了看手机时间,然后打电话给叶安雄,威胁叶安雄如果不来看她,她就上吊。

她拍下了阳台上准备好的绳子和椅子。

本意一目了然,她就是想吓唬一下叶安雄。

没想到,叶安雄骗了她,说马上就到,其实还在公司。

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刘丽家的门,突然响起了钥匙转动锁眼的声音。

刘丽立刻爬上凳子,把绳子套在脖子上,然后踢倒了凳子。

她以为是叶安雄,她以为这一次的威胁,还可以成功。

谁知竟然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题安看了楼道的监控,一个醉酒的人认错了家门,拿着钥匙一通鼓捣。

最后才发现不是自己家,晃晃悠悠搭着电梯上楼了。

刘丽发觉门外不是叶安雄之后,挣扎着想要自救,但怎么也无法正确抓住绳子。

过了一会儿,刘丽挥动的肢体就不再动弹了。

现场出警的人,无人不唏嘘。

这种被迫非自愿的“自杀”,真是头一次见。

叶安雄真的是金蝉脱壳的高手。

他目睹了刘丽的死状,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将门关住。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耿温没有钥匙,也能进刘丽的住所。

叶安雄之后身边,一直有不止一个人,可以为他做不在场证明。

监控明明白白记录着,是耿温将尸体抬下来,拖到卫生间。

电锯的声音,一直从卫生间传出来。

直到耿温出门买包。

法医在卫生间的浴缸,马桶壁,下水道,都提取到了刘丽的毛发指甲,和碎小的尸块等物证。

审讯室,耿温对自己分尸抛尸的罪行供认不讳。

分尸动机竟然是,自己马上就退休了,如果刘丽和叶总的事情败露,公司前途未卜,他担心自己的股权无法兑现。

刘丽父母双亡,唯一的姐姐也在乡下老家,她如果消失,短时间是没人会发现的。

于是他就在刘丽的房子里,把她肢解装进了行李箱,然后开车将碎尸扔到了南山。

耿温没有妻小父母,孑然一身,是叶安雄挑的,最合适的人选。

虽耿温的供述一切都很牵强,题安也知道,一切都是叶安雄指示他做的。

可是目前的证据,不足以支持他的想法。

如果不是程净的案子,也许刘丽的尸骨,在很久都不会被发现。

而叶安雄赌了一把,事情不会败露。

他赌输了,但对他本人并没有实质的影响。

叶安雄没有分尸抛尸的证据,已经被无罪释放了。

而耿温也只是以侮辱尸体罪,即将被提起公诉。

三年以后,他就出来了,他出狱后很有可能,得到叶安雄给的巨额“养老金”。

令题安没有想到的是,法院在判决时,耿温提出自己有高血压性心脏病。

在有关部门鉴定之后,申请保外就医成功。

题安一拳捶在桌上,“我一定要找到蛛丝马迹,让犯罪的人各回其位!”

这时欧阳台和肖鸣回到办公室。

应该是东奔西跑渴极了,一人拿起一瓶矿泉水,仰头咕噜咕噜,只顾着往喉咙里灌。

他俩正好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跑到题安跟前,帮题安松骨敲背。

肖鸣开导题安:“队长啊,消消气。

有时候这种事情,就是没办法的,不怕找不到证据,就怕找到的证据,全是证明真凶是无辜的。

咱以前也遇过这种事不是吗?

你还是要往好了想,幸亏只是放过一个侮辱尸体罪犯,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杀人犯。”

欧阳台打了个响指,“队长来听听,我和肖鸣找到的好消息吧。”

他一个360度转身,坐到题安办公桌上,“我们跑遍了所有医院的急诊。

我和肖鸣筛查出六个,那个时间段有坠落伤的男性。

这六个人的伤有重有轻,没有抢救过来的,有一个两岁的小男孩。

三个和程净口中的小伟年龄不符。

有两个没付急诊费,私自偷偷就出院了。

六个人中,只有这两个有可能性。

程净说的小伟,大名叫什么?急诊记录上都是大名。”

题安无奈地说:“程净不知道小伟的大名。

只有把那两个人的照片,拿来让她辨认了。”

肖鸣说:“受害者受了伤不追究。

程净的罪名,别说故意杀人罪,就是故意伤害罪,都不一定成立,咱准备放人吧。”

欧阳台卖弄学识,“一看肖鸣上刑法课的时候,就打瞌睡了。

受害人如果被鉴定为轻伤,受害人不追究加害人的刑事责任,可免除刑事责任,改为民事赔偿。

如果鉴定为重伤,无论受害者追不追究,加害人都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肖鸣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同志们,程净会不会在混淆咱们的视听啊?

故意说错案发地点,让咱们找不着尸体,找不着尸体,就没有办法定罪啊!

美国就有这样的案子啊。

你们说说,我的脑洞开的是不是时候?”

“南山那么大?咱们怎么搜?”欧阳台觉得困难重重。

肖鸣捏扁矿泉水瓶,一个三分投篮进垃圾筐,“如果真如我的假设,连南山都有可能是假的。

不过......说一句不专业,以貌取人的话哈。

程净这姑娘,真不像是那种人。”

欧阳台跳下题安的办公桌,“你还真别这么说,程净这姑娘,复杂着呢。

那天队长审问她的时候,一副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样子。

队长后头有事走了。

我接着审她,她问我,‘帅哥,有没有烟?困了,借一根抽抽。’

那吸烟的手法,绝对是老烟枪啦。”

题安交代了一下梁落,让他开始调查程净,所有社会关系。

自己回办公室披上外套,噔噔噔噔走下楼梯,开上车一踩油门离开了警队。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203.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