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5章 分尸线索

第5章 分尸线索


这时,题安收到梁落的一条信息。

刘丽的案子有了线索,让题安出来一下。

等在审讯室门口的梁落,递给题安一个快餐盒和一瓶水,

“老大,先吃口饭吧,你这样没日没夜工作下去,小心猝死!”

题安捶了梁安一拳,伸手接过盒饭。

他就在审讯室外面的过道窗台上,打开盒饭盖子,准备就地解决。

“说说,查到什么了?”题安边掰一次性筷子边问梁落。

梁落双手拄在窗台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对题安说:“老大,那辆宝马现在是报废状态。”

“刚买的车就报废?一定有问题。

与刘丽同行男子的身份查了吗?”题安问梁落。

“查了,他的名字叫叶安雄,是叶氏国际的总裁。

叶氏国际是一家上市公司。”

“他有家室吗?”

“妻子也是叶氏国际股东之一。

他们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初中,儿子小学。

在国际学校,都是寄宿制。”

梁落是副队长,是题安大学同学兼好兄弟,更是题安的得力助手。

很多事情,不用交代,梁落已经利落调查得清清楚楚了。

题安狼吞虎咽,争分夺秒地将饭扒拉进嘴里:“监控查了吗?”

“买车那天的监控显示,刘丽与叶安雄,开车进了紫城小区的地下车库,一个小时以后叶安雄单独离开。

买包那天,叶安雄去了紫城小区,十五分钟之后离开。

半个小时后耿温开车到达紫城小区。

哦对了,耿温是叶安雄产品开发部负责人。

公司创始就在,也算公司元老,公司也有他的股份。

年龄五十五岁,前年与妻子离婚,至今单身,与前妻没有孩子。

诡异的是,买包的人居然是耿温。

第二天凌晨四点,耿温开着宝马,去了南山方向。

因为南山郊区没有电子监控,所以具体去了哪里,无从查起。

我想如果他开着这辆车抛尸,一定急于消灭这辆车的证据,就查了附近的汽车报废场。

果然,汽车报废场的人,承认有人给了他几万块钱,让他当场销毁了这辆新车。

在此期间,叶安雄再也没有出现过。”

题安问:“刘丽在此期间出过小区吗?”

梁落回答:“没有。”

“梁落,做得好,辛苦了。一直马不停蹄,都没回家吧,现在我命令,去休息室休息去。

对了,让欧阳台去查,最近半个月所有医院的急诊记录,和120急救的记录,排查所有有跌落伤的男子。”

“那你呢?”梁落问题安。

题安用筷子将剩下的米饭,风卷残云般扒拉进嘴里,喝干了矿水水瓶里的水,一撑脖子咽了下去。

他将快餐盒和水瓶收拾进袋子里,往梁落手里一放,扬眉一笑,“问候问候这位上市公司总裁!”

叶氏国际位于市中心,一幢高档写字楼里。

题安按下电梯,电梯稳稳地停在了三十六层。

题安走出电梯,气派的装修,彰显着公司的实力。

“请问,您找谁?”前台姑娘站起来礼貌询问。

“找你们叶总。”

“抱歉,您有预约吗?”

“没有。”

“那真是抱歉,您得预约才能见到叶总。”前台小姑娘专业地拿出预约登记本,让题安登记。

题安拿出警官证,“抱歉,姑娘,我可能现在就得见一下你们叶总。

有些情况需要了解一下。”

前台小姑娘有点吃惊,面对警察,她只得实话实说,“警察先生,叶总全家出国度假了。他暂时不在公司。”

题安拳头攥紧,叶安雄会不会已经逃到国外了?

“你们叶总多会走的?”

“本来我帮叶总订的是一个礼拜前的飞机票,结果公司正好有事,需要叶总亲自处理,就改成了今天的机票。”

“今天?”题安心里燃起一丝希望,“今天几点的航班?”

“下午六点三十分。”前台姑娘如实回答。

题安抬腕看看指针,现在是五点半,希望能来的及。

如果起飞前他赶不到机场,他就向上级紧急汇报,申请限制叶安雄一家的出境。

题安转身走到电梯口,又折回来,挂断了前台姑娘正在拨通的电话。

他微笑着对前台姑娘说:“阻碍警方办案和丢饭碗,孰轻孰重?”

题安在机场成功截住了,就快要过安检的叶安雄一家。

在审讯室,题安直入主题,问叶安雄是否杀人抛尸?

叶安雄全都做了否认。

他主动说,有刘丽住所的监控录像,可以为自己作证。

“刘丽住所为什么会有监控?是每个房间都有吗?”题安问。

“每个房间都有,除了卫生间。

监控是我找人安的。

想必你们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我和刘丽的关系,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

我和她三年前认识,一直保持婚外情关系。

我怀疑,她就是把我当个提款机,还有别的相好的。

我一直想跟刘丽断,给她买了房和车,她还是纠缠我不放。

我怕她到公司闹,那我的家庭,我辛辛苦苦打拼的公司就完了。

于是我就偷着让人给刘丽家里装了监控。

如果能抓到她有别的相好,我手里捏着她的把柄,就可以作为交换条件,和她两清了。”

题安注视着叶安雄的每个表情和每个动作,“你否认杀害刘丽并且抛尸。

那你11月20日那天去刘丽住所,见到的刘丽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叶安雄坦白:“死了。”

题安问:“那你为什么不报警,而要选择肢解尸体呢?”

“题警官,我没有肢解尸体,我没有报警是因为......我有点害怕,这事我说不清楚,就赶紧开车走了。”

题安不放过任何漏洞:“好,我们换个问题,你说你想和刘丽了断。

为什么那天又去了刘丽的住所?”

“那天她打电话给我,让我去见她,要不然她就自杀给我看。

我怕出事,就答应了。

她打电话问我,走到哪里了,我说马上就到了。

其实那时候我还在公司,我是敷衍她的。

谁知,等我处理完公司的事,去了刘丽住的地方。

打开门,看到刘丽吊在阳台上。

旁边倒着一把椅子,舌头都伸出来了,吓得我赶紧就走了。”

“那按你所说,刘丽是以死要挟要和你见面,不是真想死。

那她为什么真的就上吊死了?”题安目光犀利地看着叶安雄。

“我也不知道啊,她之前也假装割腕来要挟我。

她这种小伎俩多着呢,怎么这次就真的给死了呢!”叶安雄摊开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那你怎么解释,你的下属耿温,随后进入刘丽的家,并且三番五次?

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不清楚。

我那天走了,之后再发生什么,就不知道了。”叶安雄撇得干干净净。

题安走出审讯室之前,对叶安雄说:“希望我看到的监控,和你叙述的一样。”

“当然,警官,看了监控,您就会知道,我是无辜的。”

叶安雄这时候,对题安居然微笑了一下,“请问警官,能让我见我的律师了吗?”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204.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