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自首 > 第1章 我要自首

第1章 我要自首


这天的天气反常的有点不像话。

上午还晴空万里,下午天空却沉了下来。

空气中有了先于雪花而来的丝丝寒意。

下班时间早过了。

刑警队办公室,灯火通明,大家都没走,依然处于工作状态。

最近有几个大案需要加班。

题安作为队长,当然身先士卒。

他先是安排已经怀孕的内勤警员林飒飒下班。

然后跟办公室里的其他兄弟说,“林飒飒怀孕,以后抽烟要去走廊,谁破规矩谁请客。”

题安是队长,在队里威望很高。

题安毕业于首屈一指的刑事警察学校。

他年纪不大,外表看起来俊秀儒雅,心思却缜密老成。

实习的时候就侦破过几件棘手的命案。

队长发话,大家嘴上纷纷附和,表情却一脸愁云。

实习警员欧阳台,伸了个懒腰,连打了几个哈欠,“烟已经不管用了,我需要兴奋剂。”

题安提醒欧阳台:“你是警察,注意自己的言行。”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题安知道这段时间,大家没日没夜的加班辛苦。

他准备亲自出去买点宵夜,犒劳犒劳大家,鼓舞一下士气。

大家都埋头工作,丝毫没注意到,悄悄走进办公室的一个女孩。

“请问,我该向谁报案?”女孩怯生生的问话,也没有人听到。

见没有人回答,女孩提高了一点音量,“我要自首,请问该找哪位?”

坐在门口的肖鸣,打开一个档案袋,头也没抬,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犯什么事啦?”

“我......杀人了。”

最后这句话,被买夜宵回来的题安,听的清清楚楚,但他又很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因为来自首的这个女孩,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忽闪着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面容清瘦。

她长发披肩,戴着白色毛线帽子,穿着及膝的白色羽绒服。

女孩说话声音,规规矩矩,轻轻柔柔。

她不像是来自首的,倒像是找不到回家的路,来警察局求助的。

办公室里全是疑惑的眼神,以及头发丝儿掉地上,都能听到的安静。

题安把夜宵递给肖鸣,示意他给大家分一下。

题安对这个女孩说:“有什么情况,你可以和我反映。我是队长,我们去办公室。”

做笔录的是题安的助理梁落。

题安示意来的女孩,可以坐到自己对面的椅子上。

他让梁落帮女孩倒了一杯热水。

题安出门的时候,外面已经纷纷扬扬下起了雪。

从女孩满是泥泞的鞋子上,题安知道,她是走着来的。

“你刚才说,你要自首?”题安开始询问,虽然他怎么也无法,将自己对面的女孩和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女孩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梁落递过来的水,微微欠身致谢。

随后她坐下来,低头双手反复摩挲着杯子。

隔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

她抬起头来看着题安,眼神里有了下定决心后的决绝,“是的,我要向您自首,我杀了人。”

题安问:“杀了谁?什么时候?”

“一个星期前,我杀了他。”

“你杀了谁?”

“一个......一个常年威胁......我......的人。”说完这句话,女孩身体突然瑟瑟发抖,脸色煞白,眼神恍惚。

题安看得出来,面前这个女孩对那个“死者”有着深深的恐惧。

题安不想问话刚开始,对方就处在崩溃与恐惧的边缘,于是他打算先换个话题。

他让梁落拿来一张表格,将一支笔推到女孩面前,让她先填一点个人信息。

题安示意梁落随他出去,让女孩安静几分钟。有利于她梳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和情绪,便于接下来的审问。

题安知道,长夜漫漫,今天晚上,他要听到让他震惊的一段自白了。

这是他的直觉,他的直觉一直如鲨鱼一般敏感。

一支烟的时间,题安和梁落再次回到房间。

看得出来,女孩的情绪确实有了改善。

题安拿起女孩填好的表格,映入他眼帘的是女孩娟秀工整的字体。

女孩的名字叫程净,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都一笔一划,无半点涂改和潦草。

她的职业是一所大学的图书管理员。

当题安的眼神,落到程净毕业院校时,心里着实震惊了一下,因为那是一所非常有名的学府。

题安示意梁落可以开始了。

题安问女孩:“你的名字是......程净。

程净是你身份证上的名字吗?

是你的本名吗?”

女孩从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题安,低低说了一句,“是我身份证上现在的名字?”

“哦?现在?意思是你有曾用名?”题安挑眉。

程净用更小的声音回答:“有。”

“请写下来。”题安将纸又推回去。

女孩拿起笔的手,止不住在颤抖,她用另一只手,按住写字的那只手,想要让它安静下来。

事与愿违,笔“啪”地一声掉落在地板上。

“对不起。”叫程净的女孩道歉。

题安拾起笔,对程净说:“没事,你说,我写。是哪几个字?”

程净涨红了脸,几乎用听不到的声音回答:“苏小妓。”

题安没抬头,“苏州的苏,大小的小吗?哪个ji?”

“女字旁一个支,支持的支。”

梁落和题安同时愕然地抬头。

面前的这个女孩的曾用名,竟然是“苏小妓?”

谁家的父母,会给孩子这么起名字。即使父母不识字,也不会起这样的名字。

题安掩饰住内心的困惑,还是专业地问起与案件有关的问题。

“好的,程净,现在你可以说了。

你杀了谁,在哪杀的?

尸体现在在哪里?

为什么一个星期才来自首?”

“我杀的人名字大家都叫他小伟,是我小时候在孤儿院认识的。

三年前,他突然找到我,勒索我,恐吓我,我实在是不堪其扰。

一个星期前,他约我去郊区南山。

我本来也想与他有个了断,就拿了一万块钱准备给他。

但说着说着,我们有了争吵,结果在纠缠中,我失手将他推下了山崖。”

“那为什么一个礼拜才来自首?”题安目光如炬。


  (https://www.bqwo.cc/bqw42836497/39693208.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