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反派重生 : 女配她不干了 > 第545章 主子有请

第545章 主子有请


殷素素坐在自己的院子里,逗着小芽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猫,看着它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整颗心都不禁柔软了起来。

“嘉贵妃这怀了一胎死了个冯家,又怀了一胎,又死了个柳家。”陈圆圆啧啧两声,“真是厉害。”

殷素素不禁笑了,将逗猫的放在一旁,说道:“也算是好事,解决掉两个大麻烦,现在不论前朝后宫,都干净清爽的很。”

“不是还有个刘家吗?我可是仔细查了,现在那个宅子里,最起码超过五百人了,而且据说马上嘉贵妃生辰,还有人过来庆贺,这简直就是大开城门,迎贼吃饭啊。”陈圆圆瞪大眼睛道。

殷素素低笑一声:“你怎知是迎人吃饭,而不是瓮中捉鳖呢。”

陈圆圆一滞,继而拧眉道:“不会吧,不是吧......”

“为何不会?”殷素素笑问。

陈圆圆抿了抿唇,不理解地说道:“所以,那位有必要拿着自己作践当靶子用吗?”

殷素素撑着下颌,想着这段时间民间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微挑眉道:“还好,不算很坏。”

陈圆圆不禁瞪大眼睛,一脸惊诧道:“我递过来的消息你都看了吗?”

殷素素认真地点头道:“都看了。”

陈圆圆翻了个白眼,一副你没救了的模样。

殷素素不禁笑出了声。

“对了师姐,后日我们出发回乡。”殷素素说道。

陈圆圆起身掐了一下殷素素的脸道:“早准备好了,后日可以直接走。”

殷素素笑着起身,将陈圆圆送走了。

到了秦府门外,殷素素看着陈圆圆上了马车,正准备转身回府的时候,忽然被一人拦住了。

殷素素怒斥一声道:“哪里来的,这般没规矩!”

那人往后退了一步,恭敬道:“殷小姐,我们主子有请。”

“主子?你们主子是谁?”殷素素满脸不高兴地问道,“再说了,你们主子请,我就必须要去?”

殷素素说罢,直接不管那人,转身就走。

那人一着急,再次挡在了殷素素身前。

殷素素眸光一怒,直接抓住那人手腕,手臂微动,将那人直接摔飞了出去。

“谁给你的狗胆,在光天化日敢在秦府的门口拦我?”殷素素怒喝一声道。

那人挣扎着爬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殷素素眼尖地看着那人袖笼里掉出的药包,面色更冷。

要么请去,要么使手段掳去,还真是一位好主子呢。

殷素素双眸一寒,转身便回了秦府。

一会儿之后,巷道深处拐出来一人,将那人直接拉了起来,迅速隐没在巷道之中。

殷素素远远地站在屋檐上看了一眼,循着那人离开的方向,在脑海之中与京城的路线慢慢汇合。

至此已然清楚,请她过去的赫然就是宁王萧明远!

“真是有病。”殷素素啐了一口,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

“主子,是小的办事不周。”

宁王垂眸,仿佛在细心观赏着自己手中精巧的杯具,但是紧绷的下颌充分的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主子,请主子责罚!”

“主子,不能怪小六,那殷小姐实力高强,我们真的是没办法。”

“主子,小六领罪,是小六的错。”

“好了。”宁王有些不耐地缓缓抬眸,望着跪在跟前的两个人,微蹙着眉一挥手。

那人立刻拉着小六跪谢之后,赶紧退了下去。

宁王将茶杯猛地放在桌上,茶杯直接从中间整齐地碎成两半,热水顿时倾泻而出,冒出袅袅热气。

阮芷兰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当下立刻冲向前去,赶紧将滚烫的茶杯拨弄到一旁,抓着宁王的手,仔细检查着,而后用锦帕小心擦着。

“爷,别伤了自己。”阮芷兰眼圈微红,心疼地说道。

“我那次生气吐血吓到你了吧。”宁王低声说着,一伸手,将人揽入了怀中。

阮芷兰还抓着那只手,见确实没烫着,才稍稍松了口气。

“爷,无论发生了什么,您的身体都是第一位的。”阮芷兰抓着那只手,目光恳切地望着宁王。

宁王低低应了一声:“我知你关心我。”

阮芷兰微一咬唇道:“我只有爷了,若是爷伤着哪儿了,就是伤在芷兰的心头了。”

宁王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浅笑,紧接着抬眸看向阮芷兰的眼睛,见她眼眶还红着,眼角的泪珠挂在睫毛根上,便抬手轻轻拂了去。

“我确实是气着了,气那个殷素素不识抬举,连我派人去请,她都敢伤我的人。”宁王轻拂过阮芷兰的脸,嘴里呼出的热气近在咫尺。

阮芷兰面色一红,低声道:“爷,是她不识抬举。”

“不,是因为我被褫夺了封号,不再是王爷了,所以她可能也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宁王垂眸,有些悲哀无力地说道。

阮芷兰眉头一皱,露出一抹杀意。

“她竟然如此对待爷?爷恢复王爷身份是迟早的事!”阮芷兰不满地说道。

“你也不称呼我为王爷了。”宁王扭头望着她,眼眶微湿。

“我,妾身以为王爷不高兴,王爷永远是妾身的王爷,也会是这天下的主子。”阮芷兰情真意切地说道。

“这天下若只属于我,那我也太孤单了,我不想要,我宁愿要你,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宁王轻声说罢,双臂紧了紧,似是要将人紧紧锁在怀中。

阮芷兰耳根一红。

“王爷,这殷家兄妹真的不打算合作了?”阮芷兰问道。

宁王微微摇头道:“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不过从今天殷素素拒绝我来看,他们说不定有别的打算,毕竟在这个节骨眼,忽然回乡祭祖,实在是太奇怪了。”

阮芷兰仔细听着,而后沉吟一声道:“若是王爷放心,妾身亲自去一趟秦府。”

宁王皱着眉道:“我不是不放心,我是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趁着夜色去,让青雉陪着我,快去快回。”阮芷兰急急道。

“辛苦你了,芷兰。”宁王抓握着阮芷兰的手,将脸贴在了上面,“从小时候到现在,只有你会对我好,我希望你一直对我好下去,不是因为我是王爷,而是因为我是你的夫君。”

阮芷兰轻咬唇瓣,面色羞红,重重地应了声。


  (https://www.bqwo.cc/bqw59080773/39712291.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