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窝 > 反派重生 : 女配她不干了 > 第65章 这里有东西

第65章 这里有东西


殷素素不相信什么凭空出现的说法,照她看来,人走过必留下痕迹。

虽然左邻右舍对这穷书生了解的不多,但不代表没有人多关注了一些,只要找到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点,就可以抽丝剥茧,将这人真正的身份给挖出来。

“陆大人,这些邻居知道你是大理寺的人吗?”殷素素问道。

陆驿点头,“他们自然知道,大理寺办案,从来不藏着掖着。”

殷素素一滞,继而有些好笑地说道:“陆大人大概不清楚平民百姓是最怕官的,连七品的小县令,他们看到了也会心中打怵。”

大理寺办理最多的都是一些要案大案,这次要不是牵扯到徐太妃,估计这样的案子应该是交给府衙办理的。

“殷小姐的意思是,这些邻居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在我们询问的时候,便敷衍了事?”陆驿面色有些不好看了,他在大理寺这两年,头一次在这种事情上栽了跟头。

“不是敷衍,只是说他们不敢说的太多,怕官大人将他们带回去审问。都是老实巴交的老百姓,怕被用刑也是情理之中。”殷素素说道。

其实这样的事情很正常,所以有的案子才需要暗访,这样才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陆驿沉吟片刻,觉得殷素素说的有理,便立刻招来几人,让他们乔装打扮一下,找机会问问这周边的邻居。

吩咐完这件事后,陆驿便说了自己在这间宅院没有搜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包括连米缸都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找到。

说罢,陆驿有些期待的望着殷素素说道:“殷小姐在找证据这方面让陆某拍马不能及。”

殷素素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帕子包裹着的东西,递了过去道:“这是上次在上善院发现的,后来忘记给你了。”

陆驿搓了下指腹,这不接也不是,接也不是。

殷元辛接过,将帕子打开,将里面的金块拿了出来,看了一眼后递给了陆驿,而后将锦帕递了回去。

殷素素不在意的塞进了袖笼里,四处打量了一眼后说道:“这是那穷书生的卧房?”

陆驿拿着手中的金块,皱着眉头细细看着边缘的纹路道:“是。”

殷素素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便低声让默默启动了查案技能,一点一点开始搜寻这个屋子。

殷元辛见殷素素正在忙,便不做打扰,而是走到了陆驿的身边,问道:“陆大人认识这样的金牌吗?”

陆驿摇了摇头,将金牌递给了殷元辛道:“殷公子是个读书人,可曾在书里见到过这样的模样的金牌。”

殷元辛捏了捏手里的金牌,微一摇头,道:“从未见过。”

陆驿皱眉,这金牌是徐太妃的屋子里翻出来的,徐太妃是忘记了这个金牌,还是觉得估计一把火烧了干净,所以干脆没拿?又或者是被人栽赃陷害?

殷元辛再次将金牌递了回去,眸光微凝,语气罕见的有些冷厉:“这世上唯一能铸造金牌的只有皇家,只有皇上御赐的金牌才是正统,其他各种令牌都会避开全部用金,大多是黑或者紫青色,这金色的令牌与皇上所赐的模样完全不同,所以这是私铸的金牌。”

陆驿拿着金牌的手一紧,他家里就有一块御赐的免死金牌,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是皇家所有,所以这是徐太妃私铸的?

“这金牌被烧毁了不少,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也不知道这东西的作用是什么,所以这要不要上交,对我来说是个麻烦。”陆驿也不避讳,直接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私铸金牌是大罪,又是在徐太妃的屋子里翻出来的,徐太妃难辞其咎。但万一徐太妃是被冤枉的,那他就成了递刀的刽子手,手底下不知会有多少冤魂。

“杀一儆百,就算不是徐家,最终也会是徐家。”殷元辛指着那个令牌,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若是陆驿交上去了,皇上应该会命人彻查,虽然是彻查但是却给了时限,那些官员为了保住自己,自然要把徐家推出去,最终徐家九族都难逃一死。

陆驿一笑,翻手将金牌塞进了袖笼里,说道:“还望殷公子告诉令妹,这事我们就当不知道。”

“陆大人打算继续追查下去?”殷元辛问道。

陆驿点头,他不会错怪一个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一个恶人。这金牌的事情他是肯定要追查下去的,总有一天他一定能将背后之人给揪出来。

“一切如陆大人所愿。”殷元辛拱手道。

“哥哥!陆大人!这里有东西!”殷素素喊了一声。

殷元辛和陆驿立刻快步上前,正好见到殷素素将床铺搬开,在床铺靠墙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块凸起的石砖。

“殷小姐出来吧,我进去拿。”陆驿道。

殷素素心想自己这一身衣裙也是麻烦,便听话退了出来。

如今这屋子里就他们三人,殷元辛便将刚刚的话说了。

殷素素听罢后,面色微变,想到了她还原金牌之时,那上面出现的纹路和字,便准备闭口不言了。

她若是敢说出这金牌上的字和纹路肯定能给陆驿提供一条清晰的路线,让他追查下去,但是她不能,不然肯定会被当做妖孽烧掉的。

“找到了,是一个木匣子。”陆驿拍了拍身上的灰,将从石块里面掏出的东西放在了床铺上。

殷素素上前就要打开,被殷元辛一拦,“我来开。”

殷元辛将木匣子拿起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又嘱咐殷素素躲开后,便伸手打开了木匣子。木匣子没有锁,拨开扣子很容易就打开了,但就在打开的一瞬间,一根银针立即射出。

殷元辛早有准备,直接袖袍一卷,将那银针裹着,甩到了木柱之上,深深地嵌入了进去。

陆驿心中有些好笑,原来这兄妹俩都深藏不露啊。

殷素素裹着锦帕,捏着那银针用内力拔了出来后,仔细看了眼尖头道:“有毒,好像是......”

殷素素有些不能确信的凑近闻了闻,陆驿面色大变,殷元辛瞬间跨步走来,面色紧张。

“啊!是黑蝎子!这是苗疆才有的毒,怎么会来京城?”


  (https://www.bqwo.cc/bqw59080773/39712772.html)


1秒记住笔趣窝:www.bqw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bqwo.cc